第二十七章 备注:畜生

苏玄哭笑不得,这是被威胁了吗?

他都已经快记不清,到底多长时间,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不过……

他很开心。

“你经常来?”苏玄问道。

从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里的杂草有一处小道,那是被人经常踩踏的痕迹。

“是啊,每个星期我都会来这里陪陪青韫,跟她说说悄悄话呢。”

“谢谢。”苏玄真挚地道。

“嗯?”

柯诗茗先是迷惑了一下,当看到苏玄那已经不再吓人,显得清澈深邃地双眸。

她轻柔地挽起挡在眼前的乌黑秀发,望着墓碑,没有回答苏玄的话,而是轻咬嘴唇:“八年前,你去了哪里?”

“经商去了。”

“为什么八年都没有回来看青韫一眼?”

“特殊原因。”

“什么原因?”

“不能说。”

得到这个回答的柯诗茗本该愤怒,但此刻的她面庞平静,眼神也不带任何波澜:“你俩应该是高中同学里最有希望在一起的一对。”

“嗯。”

当回答完这最后一个问题后,气氛便陷入了微妙的尴尬中。

直到柯诗茗率先打破安静,她突然又像是兄弟一样,用拳头捶了一下苏玄胸口,打趣道:“我变化是不是特别大?”

“女大十八变,胖小鸭变成白天鹅也在接受范围内。”苏玄一本正经地道。

柯诗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跟以前一样,毒嘴。”

苏玄耸了耸肩:“但比以前更帅了。”

柯诗茗无语地捂着脸,补充了一句:“脸皮也更厚了。”

苏玄哈哈大笑。

时隔多年碰到关系极好老同学的喜悦,暂时冲淡了苏玄和柯诗茗心中的悲伤。

“要不要到市里喝一杯,庆祝一下老同学相见?”柯诗茗笑着建议。

“好!”

“先说好,是你请客哈。”柯诗茗揶揄着:“你好歹也是在外经商八年的人,请我吃顿好的不过分吧。”

苏玄撇了撇嘴:“我想一位身材优美的女士,应该吃不了太多的东西吧。”

“那我就要让你见识见识!”柯诗茗握紧小拳头。

苏玄哑然失笑。

临走前,柯诗茗走到宋清韫的墓碑前,看着那张黑白照片,她擦了擦眼角的湿润,俏脸洋溢着傲然之色:“本小姐现在要跟你的男神一起去吃饭啦,气不气?”

无人回应。

然后柯诗茗又补充了一句:“你家男神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又帅又有范,到头来,还是你最有眼光啊!”

“走咯,跟你男神吃饭去咯!”

等两人从山上下来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

残阳如血,余霞成绮。

苏玄坐在柯诗茗的车中。

这是一辆红色的大众速腾,并不是什么名贵的豪车。由此可见柯诗茗的生活也不是很富裕。

冬季天色暗得飞快,柯诗茗和苏玄还没刚走多久,天空就已经笼上一层黑幕,点点繁星陆续高挂。

大概是八年未见的原因,两人的话题颇多,聊的几乎都是高中时期的趣事。车上也时不时传来柯诗茗毫无顾忌的笑声。

就在柯诗茗一边撩着被风吹动挡住视线秀发,边打算跟苏玄吐槽某位同学囧事的时候,她发现苏玄忽然不回话了。

她疑惑地转头,发现苏玄正皱眉地看着后视镜。

“怎么了?”她问道。

“后面有人跟踪我们。”苏玄淡淡道。

“啊!?”

柯诗茗惊呼出声,目光也连忙看向后视镜。

只见昏暗的夜色下,有两辆同样是大众的黑车,正紧紧的跟在他们后面,像是两个跟屁虫。

“半个小时前,他们就跟在后面了。”苏玄开口。

“半,半个小时前?”柯诗茗忽然傻眼了。

由于跟苏玄聊的太投入的缘故,她根本就没察觉到有两辆车在明目张胆的跟着他们……

但这家伙明明也一直在专心跟她聊天啊,他是怎么发现的?

“那,那怎么办啊!他们会不是一些坏人啊!”柯诗茗有些慌张。

对于跟踪这个词,她首先就想到谍战港片里的那些有关于恐怖分子的老套剧情。

看到她有些发抖的双手,苏玄安慰着:“有我在,你先别慌,好好开车。”

要是再这样下去,恐怕还轮不到后面那群人,他们就因为柯诗茗握不住方向盘,撞在路边电线杆上车祸身亡了。

柯诗茗闻言,当看到苏玄平静的面孔后,似是受到感染般,她内心的惊慌也消失了些,颤抖的手也慢慢握紧了方向盘。

“你想想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苏玄像是普通聊天间的问话,丝毫没有因为后面有人在跟踪,而表现出任何情绪波动。

柯诗茗紧咬嘴唇,摇头:“我跟周围人关系都很好的,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那你接触过地下势力吗?”苏玄问道。

“没有。”柯诗茗斩钉截铁。

对于她这种普通人而言,地下势力是只存在电视中的势力,很遥远。最多偶尔听人谈起某些地下势力大帮派的名字罢了。

有些时候,圈子就是一个世界。

她碰不到那个圈子,就永远不会碰到那个世界的人。

“你再想想。”苏玄道。

几秒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他们有枪。”

他能清晰的从后视镜看到,在后面两辆车挡风玻璃下,静静地摆着两把白色沙鹰手枪。在月光的照射下,甚至还能反射出微弱的光芒。

在华国这种枪支管理极其严格的地方,能弄到枪支且如此肆无忌惮的,恐怕唯有那些地下势力了。

“吱!”

柯诗茗急刹车,车头一冲,因为惯性,额头差点撞在方向上。

她俏脸满是惊恐之色,颤声道:“枪?”

“先别怕,正常开车,他们应该不会动手。”苏玄道。

如果那些人想对他们不利的话,根本不用跟踪,在渺无人烟的天河山就是最佳的动手时机。

至于他们想干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柯诗茗小心脏砰砰跳,竭力让自己平静,按照苏玄说的做,让车子保持在正常时速上。

苏玄沉吟了一下:“那你身边有没有什么人会得罪地下势力?”

柯诗茗刚想摇头,放在控制台的手机来电话了。

备注是: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