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女人

电话铃声响了,但柯诗茗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接通,而是转头望向苏玄,有些痛苦地道:“我知道是谁了。”

就在电话快要挂断的时候,她才虚弱无力似的拿过手机,接通电话。

因为柯诗茗没开免提的原因,苏玄只能勉强听出与她通话的是个男人。

不过……

他看见柯诗茗的面孔逐渐变的难堪,然后愤怒,失望等等情绪陆续出现在她脸上。到最后,似乎手机那边的人话还没说完,柯诗茗气得忍不住挂断了。

“嘭!”

她愤怒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因为极度愤怒的胸口起伏不定,怒不可遏的骂着:“这个混蛋畜生!”

“怎么了?”苏玄皱眉。

听到苏玄的问话,柯诗茗强忍住心中怒意,因用力紧咬的红唇都溢出鲜血了:“其实我已经结婚了。”

“刚刚给我打电话的就是我丈夫。”

苏玄眉头更加紧皱了,给自己丈夫备注畜生。那这两人的婚姻关系就不言而喻了。

“他叫何毅,你应该还有印象吧。”

“高中同学?”苏玄脑海中勉强浮现出一道消瘦的身影。

“嗯,我跟他在高中毕业后,报了同一所大学,然后就一直在一起,到现在结婚已经三年了。”柯诗茗道。

经她这么一说,苏玄才想起来高中时期谈恋爱的不止他跟宋清韫,还有眼前的柯诗茗跟何毅呢。

苏玄记得何毅对柯诗茗挺好的啊。

“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会那么不想接他电话,明明是夫妻,给他的备注却是畜生。”柯诗茗貌美的脸上泛起苦涩。

“是有些好奇,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聊家常的时候。他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应该是跟后面跟踪我们的人有关系吧。”苏玄平淡地道。

柯诗茗并没有因为苏玄的拒绝听她倾诉感到生气,无力回答道:“他在青州帮的地盘赌博输了三百万,青州帮的人限他今天夜里十二点前还完欠款。”

“意思是跟踪我们的是青州帮的人?”苏玄问道。

“是的。他说那辆车上的人是青州帮派来收钱的人,如果我在十二点前没拿出来三百万现金的话,青州帮的人不光会杀了他,还会杀了我。”

此刻柯诗茗的脸上也不再惊慌,反而充满了平静,一种绝望下的平静。

对她这种普通人而言,别说是三百万了,就算是一夜里凑齐三十万现金都很有难度,三百万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

况且……对方还是青州帮。

苏玄闻言,沉声道:“他把你出卖了?”

从他跟柯诗茗从天河山上下来的时候,青州帮的人就已经在山脚下等着了,显然是早就掌握了柯诗茗的行踪。

最大的可能就是,何毅在困境之下告知了青州帮的人他还有个妻子,出卖了柯诗茗。

恐怕为了保命,这个人还会吹牛,柯诗茗能交出那三百万现金……

“是的,他出卖了我。”柯诗茗目光黯然。

尽管她已经对那个人失望透顶,但此刻内心仍然很难受。

“你走吧。”柯诗茗忽然对苏玄道。

“他们目的是我,不是你。你要是再不走,恐怕也会被青州给给牵扯进来。”

苏玄没有回答,只是降下车窗,给自己点上了根烟。

没有得到苏玄的答复,柯诗茗以为他顾及两人同学情谊,不愿离开,就打算转头劝说苏玄。

然。

当她转头,看到苏玄的一刹那。

她目光一愣。

就看见苏玄左手夹烟,像是思索的样子,如黑宝石般深邃且闪烁光芒的双眸望向窗外,袅袅烟味在他面前缭绕。

这样的一副景象,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味,似是种淡漠,一种对众生的淡漠。

这跟她在天河山上见到的平易近人地苏玄有点不同;现在的苏玄好像北欧神话中高高在上的神,不带有任何人的感情色彩。

“这就是他的真面目吗……”柯诗茗心中喃喃。

突然,苏玄笑了。他的目光也从车窗外收回,转过头看着柯诗茗,笑道:“停车吧。”

“啊?好。”

柯诗茗心喜,以为苏玄被她劝痛了,于是就靠边停了下来。

那辆一直跟踪的黑色车子,见柯诗茗停车,也纷纷靠边停了下来。

“龙哥,他们停下来了。”

一位小弟朝着坐在副驾驶上,眯着眼睛养精蓄锐地刀疤脸男子恭声说道。

刀疤男子起身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走,把他们围住,别让何毅那小子的女人跑了。”

“是!”

那小弟听到命令,拿起沙鹰后,就连忙下车,屁颠屁颠的跑到副驾驶给刀疤男开门,一脸的赔笑。

柯诗茗透过后视镜看到刀疤男两人后,俏脸一白,然后强装镇定的跟苏玄道:“一会儿我先出去拖住他们,你开车……”

还没等她说完,苏玄突然打断了她,说道:“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

“什么选择?”柯诗茗有些懵。

“其实我练过一些武术,可以轻松解决掉那两个人。”苏玄道,“可是他们有枪。”柯诗茗担忧道。

苏玄摇头:“你不用在意这个,我说能解决就能,到时候你就可以离开这座城市,摆脱青州帮的束缚。”

柯诗茗眸光微亮。

“而且你说的没错,我经商了八年也算小有成就。如果你离开天河市的话,你可以到我旗下的公司工作,职位,薪水都会让你满意的,甚至如果你业务出色的话,整个公司我都可以给你。”

苏玄目光真挚,语气也带着真诚,柯诗茗毫不怀疑苏玄话的真实性。

但……

理应高兴答应的她,突然低下了头,捏着衣角,语气带着三分犹豫,七分复杂地道:“我要是走了,是不是就等于抛弃了他?”

他,自然是何毅。

“你应该很恨他吧。”苏玄道。

柯诗茗点头,否则她也不会就连手机备注,都写上畜生二字。

“既然都恨他,为什么还管他?一个都已经结婚了,还不负责任的出去滥赌欠下一屁股债的男人,到最后还出卖了自己的妻子,像这种人,理应让他自生自灭啊。”

柯诗茗心中挣扎,最终叹息道:“可我心里仍有他。”

在她的心里,仍铭刻着她与何毅以前的美好。

“但你留在这里依然凑不齐三百万,青州帮还是不会放过他,你也只是在送死,毫无意义。”苏玄丝毫不委婉的道。

“选第一个选项,你不但可以摆脱青州帮和这个让你失望的男人,还可以重新开启一段完美的人生,比待在这里送死要好一万倍吧。”

如果让那些熟悉玄君的人,看到一贯雷厉风行,果断地玄君居然如此啰嗦的劝一个人,绝对会惊掉下巴。

听到苏玄的话,柯诗茗内心苦涩:“大概是上辈子欠他的吧。”

苏玄沉默了,他忽然想到了李宗盛的一段歌词。

可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总是为情所困,终于越陷越深。

可是女人,爱是她的灵魂,她愿意奉献一生,为她所爱的人“那很遗憾,那你就只能选第二个选项了。”

“什么?”

苏玄朝着她微微一笑:“帮你把何毅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