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雷霆杀伐

苏玄的目光放在柯诗茗身上:“趁现在,你还可以反悔。”

“你……要选择哪个?”

他的平静的声音就像是有某种魔性般,让柯诗茗的心神都跟着牵动,并且无来由的确信,苏玄真能帮她把何毅给救出来。

尽管对方是天河市地下势力两大霸主之一的青州帮。

光是这一个称号,就足矣让人心生绝望。

此时,车外。

刀疤男跟他的小弟迈着嚣张的步伐,正在慢慢逼近红色速腾。

见两人停下车后,居然不是逃跑,而是锁在里面不出来,刀疤男眼睛眯了起来:“你说他们是想干嘛?”

小弟见大哥问话,贼眉鼠眼地扫了扫四周,然后贱贱地说了句:“老大,我怀疑他们在车,震!”

刀疤男嘴角抽搐,恨不得一脚踹在这个脑残脸上,满脑子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配做他小弟?

但画风一转,他故作咳嗽一声:“听说何毅那小子的老婆很漂亮?”

小弟小鸡啄食般的点头,连忙附和道:“对对对,老大,我以前见过何毅他老婆。简直比电视里的漂亮女明星都差不了多少。”

刀疤男闻言,伸出舌头舔着嘴唇:“我记得堂主只是说,监督这女人,如果她十二点前没筹完钱把她抓回去就行。可没说不许伤害她一类的话吧。”

“是啊。”

“那……”

刀疤男话没说完,但狰狞地脸上露出的表情让小弟立马心领神会,机灵地他连忙搓手赔笑道:“老大,你完事后能不能让我也尝尝那妞儿的味啊。”

“瞅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刀疤男笑骂一句,并没拒绝。

小弟心中狂喜。他对柯诗茗可是垂涎已久了!

“我选第二个。”

车内,柯诗茗心中只是犹豫一会儿后,就很快下定决心了。

虽然她很恨何毅成了个赌鬼,但心中一直对他抱有希望。

希冀他有一天能戒掉赌博,恢复成原来那个温柔,体贴的男人。两人的生活也会再次步入她梦寐以求的幸福。

看着柯诗茗认真没有任何杂质的眼神,苏玄没有再多说什么,手上的烟还没燃尽。他深深吸了口后,顺着窗户给扔了出去。

“咔。”

车门打开,苏玄走了下去。

柯诗茗大惊失色,她也从后视镜看到刀疤男跟小弟了,尤其是小弟手中拿着的手枪,已经验证了苏玄说的话。

他们有枪!

她本以为苏玄有什么方法能甩掉他们,却没想到是这种“送死”一样的行为。

不过,当回想起苏玄平淡的脸庞后,柯诗茗紧咬牙齿,心一横,毫不拖沓地打开车门,也走了出去!

她选择相信苏玄。

况且,若是苏玄因为她而死,那她还不如跟着他一起死,以此向在天堂的姐妹宋清韫谢罪……

等苏玄跟柯诗茗走下车时,刀疤男跟小弟也已经走到红色速腾旁了。

双方的距离不过咫尺之遥。

当看到从副驾驶上走下来的苏玄后,刀疤男两人当即面露不屑之色。

在他们执行这个任务前,堂主黄五就跟他们说,柯诗茗身边跟了个身份不详的家伙,让他们观察下,小心点别阴沟里翻船了。

现在一看,还小心个屁!

一个看上去病恹恹的家伙罢了,能掀起多大浪?

倒是柯诗茗,从车上走下来的瞬间,就将两人的心神给吸引了过去。

尽管柯诗茗因为去祭拜宋清韫的缘故,只是略施粉黛,穿着上也选择了比较深沉的黑色女性西装。

但较为紧身的衣服以及短裙从某种高程度上来说,更是将其曼妙的S形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

在朦胧夜色下,给人种神秘的诱惑。

“咕噜!”

刀疤男子两人都咽了口口水,腹部同时升起了一股燥热。

两人对视一眼。

刀疤男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对着柯诗茗道:“你就是何毅他老婆?”

面对刀疤男地目光,柯诗茗心生厌恶,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

但小弟却不认了,撸起衣袖就要动手的样子:“踏马没听见大哥问你话呢吗!?”

刀疤男子挥手示意他别乱来,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锋芒毕露的匕首,用余光瞥向柯诗茗。

“你应该知道如果十二点前,你还不上那笔三百万赌债,就得跟何毅那赌鬼一起死的吧。”

与小弟咋咋呼呼不同的时,刀疤男子这一行为再加上其脸上狰狞如蜈蚣的疤痕,凶相尽显无疑!

柯诗茗吓得脸色一白。

然而,当她看到苏玄依然面色平静地站在她身旁时,心中又莫名升起了浓浓地的底气!

只见她深吸口气,冷声道:“知道又怎么样。”

“那你能在十二点前筹到三百万现金吗?”

“不能。”

“哟呵。”刀疤男子一乐,转头对着小弟道:“这妞儿还不怕死呢。”

“这样吧,我也不跟你废话。小爷我看上你了,只要你陪小爷睡一次,我跟堂主求情,让他放你一条生路,如何?”刀疤男子掂起手中匕首,目光死死盯着柯诗茗。

柯诗茗顿时俏脸寒霜,心中作呕。没想到眼前这个刀疤男子思想这么肮脏!

“大哥问你话,你怎么就装听不见!?”

见柯诗茗仍是不回话,小弟那暴脾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面露狠色地掏出腰间沙鹰手枪。

“嚓!”

上膛,黑漆漆的枪口精准地对准了柯诗茗。

“老子平时就烦这种墨迹的人了,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说话,老子就开枪了!”

小弟面露怒意,气势威猛,那样子好像真敢开枪似的……实则这家伙也只是吓唬吓唬人罢了,这柯诗茗还得带去见堂主呢。

“一!”

小弟响亮地声音,在黑暗,无人的公路上响着。

“二!”

小弟的手已经放在了扳机上面。

但柯诗茗却也鼓足了勇气般,装作没有听到。

这让小弟很是纳闷,按照正常情况,当他数到二的时候,这女人就该被他吓得跪在地上,崩溃求饶了啊。

“三!”

他面露狠色,似是真要开枪。

然。

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秒。

“嘭!”

夜色下的公路上,一道残影闪过。

在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苏玄如鬼魅般地来到了他面前。

五根修长的手指,如同章鱼触手般按在了小弟脸上。

一用力。

“咔嚓!”

头盖骨一声脆响。

原本还气焰嚣张的小弟,瞬间就像是被苏玄的手摄取了灵魂,七窍流血,双目无神,翻起了骇人的白眼。

这名仗着青州帮平时好不威风的混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