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玄君之怒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等刀疤男跟柯诗茗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小弟的尸体,向后倾斜,“噗通”倒地。

他仰面朝天,惊恐二字在他脸上展露无疑……

其实在苏玄即将捏碎他头盖骨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在危险下,就已经驱使他去扣下扳机。

但苏玄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等他手指还没来得及接受大脑传来的信息,就被苏玄所杀。

在苏玄这种绝对速度和力量下,一个普通成年男性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柯诗茗美眸呆滞地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双手捂着嘴,身体止不住的在颤抖。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死在她面前。

“带我去找何毅。”苏玄平静地声音响起。

同样陷入无尽骇然的刀疤男惊醒,当他发现苏玄正看着他后。

夜色下,那两双闪烁光芒却又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平静光芒,就像是荒芜草原上的一头孤寂野狼的眸子,让人忍不住地打颤。

而且……

他心中咆哮,踏马刚刚那是人类能爆发出来的速度吗?

浓烈地恐惧感笼上心头,刀疤男深吸口气,毫不犹豫地道:“好。”

尽管以堂主黄老五的性格,若是知道他非但没有监督好柯诗茗,还把他们带到老巢,一定饶不了他。

但在生死面前,刀疤男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开车。”

对于苏玄冰冷地命令,刀疤男浑身打了冷颤,慌忙点头,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

就这样,刀疤男颤颤巍巍地驾驶着柯诗茗的红色速腾,而苏玄坐在副驾驶上,柯诗茗则坐在后排。

路上。

一路上刀疤男子都是提心吊胆的,因为苏玄竟然假寐了起来。

踏马!

刀疤男子心里抓狂,难道这家伙就不怕自己耍什么花招?

就不怕自己突然从衣服里面掏出把枪,给他崩了?

但,苏玄越是表现的云淡风轻,就越让他心惊,这不正代表人家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

因此,刀疤男子心中最后一丝歹念也被恐惧浇灭了,他惶恐地开着车,目光甚至不敢乱望。

刀疤男子内心抓狂的同时,柯诗茗也同样心乱如麻,紧咬地咬着朱唇。

她看向窗外,想凭借飞速闪过的景象,来分散她的忐忑不安,毕竟说到底她也只是个普通女人罢了。

就算苏玄的平静给了她许多信心,她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惊忧,心绪凌乱。

就在这时。

“滴滴滴。”

苏玄衣服里的手机响了。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黑色全屏手机,但其背部却是镀金制造而成,黑色的背景金丝镶边,显得华贵无比。

苏玄接通电话。

“启禀主上,关于青韫小姐死亡背后的事情,卑职都已经查探清楚了。”

单武恭敬地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唰!”

原本还显得平静,慵懒的眯着眼地苏玄,刹那间睁开双眼,瞳孔中爆发出骇人光芒。

“说。”

“是!”

电话那边的单武跟苏玄详细地汇报着,当年发生的一切,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

无论是幕后操纵全局的人物,还是整个局面里微不足道的喽啰,都查的一清二楚!

不有任何遗留。

这就是单武的能力,哦不,准确来说是苏玄的能力。

单武行事,一切以玄君名义进行。

在龙国之中,就没有玄君查不到的事,因为无人敢隐瞒!

更何况是在这小小的天河市?

只要单武稍微动用苏玄的一些权力,别说是查人了,整个天河市的一切秘密,就像是脱光衣服的美女,展露无疑。

尽管苏玄一直无声的听着单武汇报,但其紧握的双拳,以及身上不知觉间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都证明着,苏玄内心不平静地滔天怒火。

“青州帮?”苏玄目光骤冷。

这时,正在驾车的刀疤男没来由的心中一寒,心里忽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是的,因为青州帮背后是有林家影子,所以青州帮帮主庞辉在得知林晟喜欢青韫小姐。”

“为了讨好青韫小姐,庞辉也曾派人对青韫小姐下过手,只不过那时因为宋河并未掌控整个宋家,所以一些宋家元老为了家族尊严,保护了青韫小姐,让他没能得逞。”

“不过……”

“不过什么?”苏玄怒火中烧。

“青韫小姐自那次也像是受到了惊吓,自此都很少出门,整日待在房间里。”

“在天河市医院中,也曾有过青韫小姐重度抑郁症的病例,因此……”

还没等电话那边的单武说完。

“咔嚓!”

苏玄两指间的纽扣陡然碎裂,他双目爆射惊人杀机,心中已经遏抑不住地想要杀人了。

他无法想象,宋清韫像只受伤的小狐狸,待在那间昏暗的房子,孤独地度过一日又一日。

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也许那时候的她,是最渴望他能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吧。

但他,却远在北境!

“我要灭了青州帮。”

只是短短的七个字。

苏玄那边话音刚落,正在开车的刀疤男子差点没踩到急刹,瞬间扭过头,惊恐地看着苏玄!

他刚刚没听错吧!

这个人,要灭了青州帮?

坐在后排的柯诗茗都连呼不行:“苏玄,你很长时间没回来了,可能不知道青州帮的厉害……”

在她认知中,苏玄有可能帮她将何毅救出来。毕竟何毅惹的只是青州帮四大堂之一罢了,并不会得罪整个青州帮。

况且大不了救出何毅后,他们就立即逃出天河市也行。

但那是逃,并不是灭啊!

这是要在天河市内与整个青州帮为敌?

她知道苏玄很厉害,但也不会相信,苏玄会厉害到可以灭了云苏市霸主级别地下势力之一青州帮!

苏玄宛若没听到柯诗茗的话般。

“属下这就去安排。”电话那边的单武语气恭敬,平静。

就像是知晓自己即将要踩死一只蚂蚁似的。

电话挂断了。

若两人的交谈内容传到天河市中,恐怕当天就会上热搜,标题就是:论神经病的各种行为。

但……

殊不知,从某种程度而言,在苏玄话刚落的那一刻。

青州帮就已经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