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地狱中的魔鬼

见苏玄不听劝,柯诗茗叹了口气:“你知道了青州帮迫害青韫的事了?”

“嗯。”

柯诗茗闻言,就要开口,想借着宋清韫的名义,再去劝苏玄。

但还没等她开口,苏玄带着威严的声音就已经响起了:“我做过的决定,从未改变过。”

此刻苏玄俨然成了沙场上的那位不败将领,语出即法,军令如山,谈何更改!?

见苏玄如此顽固,本该气急的柯诗茗却突然释然了,心中反而感到一丝暖意。

她知道,苏玄之所以会被愤怒侵扰理智,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知道了青州帮曾伤害过宋清韫。

想到这,她心中不禁再一次羡慕起来了宋清韫。

以前,她也觉得宋清韫为苏玄付出那么多,难免不值得。

宋清韫几乎为了苏玄放弃了一切,甚至给她一种,宋清韫就是为了苏玄而来到这个世界般。

但现在,苏玄也给了她一种感觉。

他也是为了宋清韫,而来到这个世界的。

在彼此的视线中,仿佛这个世界只存在对方。

柯诗茗目光恍惚,心中喃喃:“这应该就是爱情的样子?”

她真的觉得,爱情这个本该虚无缥缈的东西,成了实质出现在她的面前。

青州帮虽然是恶名昭著的地下势力霸主,但因其势力较大,并且也对天河市其它地下势力起到了牵制和统领的作用。

所以天河市警方也并不会真的大费周折,要去对付它。

而青州帮也同样如此,虽然他们很瞧不起当地的警方,但要知道如今龙国虽是和平阶段,但谁知道战乱会不会突然再次爆发?

所以龙国每一个城市都有一批规模较大的军队驻扎,而这批部队也正是警方最大的后盾。

青州帮虽强,但他们还没蠢到敢招惹正规军队的地步。

所以双方都达成了某种无形条约般,都不会去过分的招惹对方。

作为青州帮四大堂之一的血手堂,自然也遵从条约,隐藏在天河市暗处,就连扎根的老巢都选在了较为偏远的地带——一栋看上去很奢华的别墅。

夜色中。

一辆红色的速腾停在了距离别墅不远处的地方。

“到,到了。”刀疤男双腿直打哆嗦。

“前面就是血手堂作为领导高层开会的根据地,每天晚上那些高层都会来到这里跟堂主汇报些事情。”

“堂主跟何毅就在里面。”

别墅门口停着的十几辆豪车,也证明刀疤男没有说谎。现在别墅里面应该聚集了血手堂的高层。

只是在众豪车不远处,却停着一辆普通地黑色轿车。

“走吧。”

苏玄丢下一句话,就下车了。

刀疤男苦着个脸不想下去,但想到苏玄杀小弟时的雷霆杀伐手段。他又打了个寒颤,连忙下车。

柯诗茗只是深吸口气,也毫不犹豫地跟了身上去。

路上她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既然都来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苏玄!

看到苏玄从红色速腾走下了车,坐在轿车里面的单武出现后,手里拿着厚厚一沓资料,便向苏玄走去。

“主上。”

单武恭敬地给苏玄作揖,如同君王身旁的侍卫。

看到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对苏玄如此毕恭毕敬,而且就像在这里早就等好了似的。

柯诗茗看着站在她面前的苏玄,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对她而言越来越神秘,模糊了。

不过……她觉着,兴许这才是苏玄真正的面目吧。

此时苏玄并不知道自己老同学心里的猫腻,只是朝着单武问道:“调查清楚了吗?”

“回主上,血手堂共十六名高层以及堂主黄老五都在这里,除此之外还有个叫何毅的男人。”

说完,单武就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了苏玄。

资料里面全是血手堂高层以及黄老五的身份档案,苏玄只是随意地翻阅了一下,目光就阴冷了起来。

档案合上,苏玄冰冷地声音响起:“十七个人,一个不留。”

话音一落,空气都冰冷了几分。

刀疤男眼睛满是惊恐,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干过“脏活”的人都特别注重自己的身份以及档案泄露,更何况是血手堂的那些高层,想调查他们简直比登天还难。

但从得罪这个男人到现在,才过去多长时间?他属下就已经将十六个高层还有黄老五的所有底细都给打探清楚了!

这让刀疤男想到了“神”这一个词汇。

如此无所不能,在他眼里这种人物大概等同于神了吧。

作为血手堂的根据地,这栋别墅周围的防守还是很森严的,十几名看上去龙精虎猛地保镖像雕塑一样守在那里。

每个人手中都标配一把长刀。甚至其中一名看上去是领头的魁梧男子的腰间,还别着黑漆漆的手枪!

随着苏玄等人的接近,为首那名魁梧男子第一时间发现了他们。

“什么人!”

魁梧男子声音一响,其余十几名保镖也瞬间警戒了起来。

苏玄和单武没有回答,跟在他们身后的刀疤男早就胆子都快吓破了,柯诗茗也紧张不已。

见苏玄居然敢无视他们,魁梧男子一怒“唰!”地一下,掏出别在腰间的手枪,就对准了苏玄。

十几名保镖见来者不善,全都摆出严阵以待的战斗架势。

然而,就在魁梧男子打算进一步呵斥苏玄,让他们立刻停下脚步的时候。

只见微弱的月光下,忽然“嗖”的一声,寒芒掠过。

一闪即逝!

下一秒,便听见一声像尖锐物体扎进海绵的声音,很轻柔,但在安静的别墅周围,所有人都听得很清楚。

紧接着。

“噗通!”

手里正端着手枪瞄准苏玄的那名魁梧男子,瞳孔涣散地半跪在地。

昏暗的夜色中。

就像是变戏法一样,一把匕首突然出现,又突然刺穿了魁梧男子的喉咙。

没人看清匕首是怎么刺进去的。

腥红地鲜血顺着匕首的刀尖向下缓缓低落,很有节奏感。

一旁的保镖们尽管也见惯了生死,但被这诡异的一幕给吓到了。

直到单武走到魁梧男子身前,拔出那把匕首。

“呲!”

匕首一拔,喉咙处的鲜血当场喷洒而出,有些溅在了单武那张冷漠地脸上,显得他就像自地狱中爬上来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