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丈夫的怀疑

“我不想滥杀无辜。”单武冰冷地目光扫视着那十几名保镖。

他并不是热血上头的那个年纪了,也随着苏玄在沙场上杀了数不清的人,早已厌倦了杀人这件事。

十几名保镖们面面相觑,单武的这副模样还是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但,他们也都是各大保镖公司中的精英,多少都有些属于自己的骄傲。单武一人当着他们的面如此“侮辱”他们,彻底激发了他们的血性!

“上!”

其中一人怒喝出声,足足十几名看上去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保镖全都拖着手中长刀,就向单武砍去。

单武面无表情,不退反而迎着那群保镖而上。

这一幕,容易让人想起一则成语“羊入狼群”

但,现实证明入狼群的并不是羊,而是一头号称百兽之王的猛虎。

他手中只拿着短小的匕首,却在十几名保镖群中宛若幽灵不停穿梭,每次一道寒芒闪过,就代表又有一人的喉咙被划断了。

在单武面前,那些人就像是麦子般被疯狂收割生命。他手中的匕首在此刻也成了死神手中的镰刀。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十几名保镖全都变成了死尸躺在了地上,个个瞳孔都布满了惊惧和不敢置信之色。

腥臭的血液味弥漫在空气中。

看着眼前修罗一样的画面,刀疤男都快吓尿了,双腿不断打颤,心里不停喊着:“妈妈……”

柯诗茗俏脸更是惨白如纸,早就别过头到一边干呕了起来,脑海中不停浮现出刚刚那幕,心脏速度跳的飞快。今天这一幕绝对会化作噩梦,被她铭刻心头,想忘都忘不了!

苏玄目光却不曾掀起一丝涟漪。

他走到那个用枪指着自己的魁梧男子尸体前,弯下腰,捡起了那把手枪,然后叫了一声柯诗茗。

柯诗茗转过头,就见手枪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砸向了她这边。

她慌忙接过。但下一秒她突然尖叫出声,连忙把手枪仍了,上面还有血迹,沾了她一手!

“人不是你杀的,不需要有心理压力。把枪捡起来吧,说不定你会用到。”苏玄开口道。

虽然有他跟单武在,但不确保会出现某些突发事件,这么做也是保险起见。

柯诗茗心中忐忑,但还是听话将地上沾血的手枪给捡了起来,只不过小手却忍不住发颤。

此时别墅宽敞的大厅角落,看上去颇有年代感的唱片机缓缓转动,放着悠扬的西方古典音乐。

弥漫着属于西方文化的气息。

在大厅中央,有一个很长的会议桌,十几名血手堂的高层们全都安静地坐在那里,听着堂主黄老五下的命令。

“从今天开始,驱逐鑫诚区周围的所有地下势力,在年底前我们血手堂将全力打造一片赌博圣地。”黄老五坐在椅子上,目光扫视众人。

若不是听到他们谈话内容,以及他们的身份,恐怕还真有人会以为这是某家公司的正经会议呢。

毕竟,地下势力的开会不应该是那些浑身纹身的大汉,骂骂咧咧,吵吵闹闹的吗?

“可是堂主,鑫诚区有一半是魅影帮的地盘啊。”一位高层犹豫地道。

在天河石地下势力有两大霸主,一是青州帮,另外一个则是魅影帮。双方才是彼此真正的宿敌,平日里明争暗斗,甚至都曾发生过大规模血拼事件,早已结下血海深仇。

黄老五瞥了那个高层一眼,脸上浮现阴鹜神色:“我们青州帮会怕魅影帮吗?”

了解黄老五的高层连忙摆手:“不怕,不怕。”

“那就明天晚上开始行动,如果人手不够,我再向帮主那要人。”黄老五淡淡道。

“是!”高层低下头,恭敬回复。

黄老五,天河市地下势力中既有名声的一个人,就像是地下势力中的西方绅士,爱好不是女人,也不是任何刺激项目。

反而是西方的古典音乐以及从赌博,是个极其有礼貌的人,但所有了解这家伙的人都知道,此人绝不会是个好东西。

相反,黄老五狠辣手段在圈子里都是极为出名的,曾亲手将一人给折磨致死,属于典型的笑面虎,杀起人来毫不手软。

就因如此在血手堂中,根本无人敢忤逆这位堂主。

黄老五低头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夜里十点多了,他又看了眼用防弹金属做的紧闭着的别墅门。

“联系上刀疤他们了吗?”

一旁的属下摇头:“刀疤跟小山的电话都打不通。”

黄老五点了点头,然后道:“把人给带上来吧。”

命令一下,就见两名属下架着一位满身酒气,脸上也带着猩红巴掌印的男子来到了大厅。

“何毅,我派去监视你老婆的属下全都失踪了。”黄老五坐在办公椅上,目光望向满是狼狈的男人。

他头上到现在还滴落水滴,脸上更是浮现异常的血色,显然是刚被折磨过。

“你确定你老婆是一个人去的天河山?”黄老五问道。

他现在基本上就可以确认刀疤和小山已经出事了,并且也了解柯诗茗,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上班白领罢了,不可能解决得了带枪的刀疤。

何毅大口喘着粗气,颤声道:“我确定。”

黄老五皱眉,他确定何毅不敢骗他。

但……

“堂主,谁知道是不是何毅他老婆,瞒着他去天河山见幽会某个情人呢!”一位长相猥琐的秃顶高层嘿嘿笑道。

“是啊,天河山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没什么人,确实是搞事的好地方啊!哎我说何毅,你老婆跟别的男人乱搞,肯定是不会让你知道的啦。”

另外一名高层也借机逗弄起来了何毅,此话一出,众多高层全都哄堂大笑。

黄老五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么解释倒也合理,毕竟如果多了个成年男性,刀疤被解决的可能性就会大些。

何毅闻言气得血红的脸色更红了,但又不敢反驳,只好跟丧家之犬一样,低着头任由他们侮辱。

同时,在联想他跟柯诗茗这段时间感情上出现的问题后,他心里也有一丝不舒服……竟然在想着柯诗茗会不会真的给他戴绿帽了。

“啪嗒!”

黄老五将一个手机扔在何毅面前,开口道:“打电话给你老婆,看她接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