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绅士的苏总

苏玄并不擅长安慰人,但他知道现在的柯诗茗只是在强装坚强罢了。

等到没人的地方,她就会卸下一切伪装,大哭一场,哭的撕心裂肺,因为这将是她一生中最悲伤的时刻。

应该哭。

“我想离开这里了。”柯诗茗强颜欢笑。

“嗯,好。”苏玄点头答应。

“单武。”

“在。”

“一个不留。”

刚说完,苏玄目光就放在还在不停咒骂的何毅身上:“除了他。”

“是。”

留下命令后,苏玄对着柯诗茗道:“走吧。”

柯诗茗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在她迈出第一步的刹那,一枚钻戒“啪嗒”从她手上掉在地上。

苏玄面无表情,跟在她身后。

黄老五见苏玄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要离开,这踏马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了。

杀完老子的人,来装完逼还想跑?

“来人,抓住他!”

一声令下,几名靠着武功闻名的高层,二话不说直接欲要拦住苏玄。

但只见他们眼前一黑。

单武几乎瞬间就挡在了他们面前。

嘭!嘭!嘭!

接连几下,那些放在天河市都排的上号的武道高手,在单武手上跟婴儿一样脆弱,三两下全部放倒在地,奄奄一息。

在打斗期间,苏玄就已经跟柯诗茗离开了别墅,没过两分钟。

“砰!”

数道刺耳的枪声从别墅中传出,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像是地狱修罗场中的正在受虐待的鬼混。

苏玄点上了根烟:“我送你回家吧。”

“我没有家了。”

柯诗茗像是婴儿般蜷缩蹲在地上,乌黑的秀翻散乱着,眼角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向下不停滴落。

听着柯诗茗小声地抽泣声,苏玄吸了口烟,目光便望向空中月牙。

今晚的月亮很亮。

直到柯诗茗哭累了,她站起身子,红肿的双眸还带着泪水。

苏玄递给了她根烟:“试试?”

她接了过来。

“先上车吧,外面冷。”苏玄道。

“嗯。”柯诗茗声音沙哑。

到了车上,苏玄发动引擎,转头向坐在后排的柯诗茗问道:“先给你开个酒店吧。”

柯诗茗低头紧咬嘴唇:“我没钱。”

在得知何毅又欠钱的时候,她就查了银行卡,里面的钱都被何毅输光了。

“我请你。”苏玄笑道。

柯诗茗抬头,乌黑秀发散乱在脸上,别有番韵味。她眼神迷茫地道:“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苏玄深深吐出口烟,目光深邃,又有些严肃地道:“虽然你很优秀,但我还是一心喜欢宋清韫的。”

“噗嗤!”

见苏玄突如其来的幽默,柯诗茗忍不住笑出了声,只不过笑着笑着,脸上又浮现了悲凉之意。

她当然知道,苏玄之所以会这么帮并不光是两人在高中时期关系好,更多还是因为她和宋清韫的关系。

车子开了。

柯诗茗没说去什么地方,苏玄也没告诉柯诗茗要去哪里。

凌晨十二点,一辆红色速腾再次出现在公路上。

“这是我的电话号,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苏玄一只手在扶手箱里翻到了笔和一页纸,将自己电话写在上面,递给了柯诗茗。

柯诗茗接过。

“之前让你做选择是开玩笑的。”

“如果你想的话,我还是可以把你安排到很好的公司,动用关系让你拥有不错的薪水,开启新的生活。”苏玄道。

柯诗茗勉强地笑了笑,拒绝道:“不用,我爸妈还在这边需要我照顾呢。”

苏玄点了点头:“也好。”

“如果想倾诉什么都可以跟我说的。”苏玄冲着柯诗茗同样笑道。

有时他冰冷起来,比北极里的冰山还冷;有时他的笑容,也可以融化北极里的冰山,让人如沐春风。

就这样,柯诗茗也毫不忌讳地跟苏玄讲起了她与何毅的一切,时而悲伤,时而禁不住露出凄美笑容。

苏玄安静地当个旁听者,偶尔说一句话,逗一下柯诗茗笑。

等再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

“累了没?”苏玄问道。

“有点。”柯诗茗点头。

“那就去酒店吧。”

柯诗茗又摇头:“但不困,有点饿。”

经过一路上倾诉,发泄,柯诗茗心中悲伤也消散了不少,但取而代之的则是半天没吃饭的浓浓饥饿感。

苏玄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时间:“那就去吃顿大排档吧。”

现在这个点也就只有大排档依然欢迎客人了。

车子开到一家大排档前。

纵使现在已经很晚了,但大排档还是有不少人坐在路灯下,热闹地喝酒,气氛十足。

“老板来一箱啤酒,烤串每样来都来十份吧。”

柯诗茗坐在一处角落,朝着店里面喊道,然后又冲着苏玄俏皮吐了吐舌头:“就麻烦苏总请客了。”

苏玄当然没异议,只是那一箱啤酒,是要喝完?

果不其然。

柯诗茗用行动证明了苏玄的猜测,一箱啤酒消灭干净!

中间柯诗茗还上了好几次厕所,明明喝不下了,还要咬着牙喝。苏玄想要帮她分担点,都被喝醉后的她拒绝了。

“你要开车,不能喝酒。”

苏玄点了点头,就这么陪着柯诗茗喝酒,听着她吐露的真情实感。

等到周边喝酒的人都尽兴离开后,柯诗茗竟明目张胆,不顾风范的一脚踩在桌子上,大骂何毅混蛋!

老娘以后要为自己而活!

总之,这位平时在公司素以冷静出名的女人,现在彻底不冷静了!

到最后,老板都快熬不住要收摊了,苏玄才强拉着这发了疯的女人离开,找了家不错的酒店。

在女前台怪异的目光下,将柯诗茗带到了酒店房间。

苏玄点了根烟,看着躺在床上摆出大字的柯诗茗,又找了被子给她盖上后,就转身离开了。

就在他即将关门的时候,本来都睡着的柯诗茗忽然开口道:“谢谢你。”

虽然满足酒气,但语气的平静,让人有些怀疑这女人究竟醉没醉。

苏玄脚步蹲了一下,没回头,却笑道:“今天第二遍了。”

“我觉得青韫很亏,没等到你。”

“但我觉得,是我更亏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