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接连死讯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一道堪称核弹的爆炸新闻在天河市掀起了今天惊涛骇浪!

青州帮四大堂之一的血手堂,十六名高层外加堂主黄老五,尽皆惨死在郊外的一处别墅中。

这枚消息,几乎将清冷的早晨都给点燃了。

所有在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的,脑袋里都想的是同一件事。

究竟是谁做的!

大多数的矛头全都指向了,同为天河市地下势力霸主的魅影帮。

双方早就积下矛盾,甚至都有不少人预测,青州帮与魅影帮两者间将在不久爆发大战,一决雌雄!

难道……

所有人心中一颤,魅影帮和青州帮的大战已经要开始了吗?

另一边,一处同样豪华,但装饰方面更偏向古风的宽敞楼阁中。

一大早魅影帮的所有高层连早饭都没吃,全都聚集在这里个个面色凝重,如临大敌,互相低声讨论。

直到一名身材高挑的曼妙女人出现,会议室才立即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女人身上。

她就是魅影帮的当代帮主,黎紫娴。

会议开始。

至于为什么会突然开这个会。

外界的人说血手堂的惨案是他们干的,但究竟是不是他们干的,那纯属扯淡!

血手堂那是什么地方,青州帮四大堂之一,黄老五也不是吃素的,除非他们举全帮之力,否则绝不可能一夜间就能将他们抹除。

所以,他们是冤枉的。

但,这时候他们要站出来不承认,那也不会有人信。

这个莫名奇妙的锅让魅影帮的人很是郁闷,只是更好奇究竟是何方神圣,有如此大的能力,一夜屠了血手堂的众多高层!

与魅影帮只是发牢骚的会议相比,青州帮总部开的会却充满了滔天的怒火。

“查,给老子查,那苏玄究竟是什么背景,居然敢如此挑衅我青州帮!”青州帮帮主岑龙都快气炸了。

昨晚刚跟某个情妇鏖战一夜,这还没歇口气,就听属下报道,血手堂高层被人一锅端了!

自青州帮创建以来,还从未收过如此打击!

最可恨的是,他不顾情妇诱人的撩拨,马不停蹄赶到青州帮总部,一问侥幸从惨案中逃出来的刀疤男具体情况。

一问三不知不说,最后只得到一个情报,对方仅两个人就灭了血手堂!

尤其是当刀疤男提起单武或者苏玄任何一人时,眼中流露的恐惧,让岑龙的心情更是一沉。

一切还是等将那个叫苏玄的神秘家伙调查清楚再说吧。

发生了这场天河市十几年以来都罕见的大型惨案,本该忙得不可开交的警方却没了声音。

因为就在秦风准备带着一批手下去调查的时候,吴局就把他叫过去,说了句话:“不用调查,去把现场清理一遍吧。”

说完,吴刚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动作让秦风瞬间明白了。

两人都是老油条,没有多说,秦风就带人赶去清理现场,尽可能的压下舆论就行。

出了警局大楼,秦风抬头看着晴朗的天。他有预感,以后这种事情还有很多。

总之,整个天河市都被搅起了风云。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苏玄正坐在阳台上,品着茶,手里端详着一张布满人命的白纸。

标题:死亡名单。

上面全是曾经深深伤害过宋清韫的人。

有天河市里面高官的儿子,有钱的富二代,某些声名赫赫的大人物也在此列,上面的每一个人身份都不差。

毕竟宋清韫就算再无依靠,也是宋家的人,一些宵小之辈也不敢来欺负她。

苏玄一边看,一边听单武讲上面那些人对宋清韫所做的一切。

半小时后。

“把笔拿来。”

单武旋即将随手携带的笔递给苏玄。

苏玄用笔,在一些名字上划叉。

很快名单上的叉就变得多了起来,直到苏玄画完,将笔跟名单全都还给了单武。

他淡淡开口道:“画叉的就交给你了。”

单武大致扫了一眼,就点了点头。

被苏玄画叉之人,全是些无足轻重的家伙,在这些家伙身上浪费时间没有什么必要。

接到任务,单武也不拖沓,朝苏玄作揖:“属下告退。”

苏玄继续躺在阳台的藤椅上,闭上眼,看似是在享受早上的阳光,其实他正细细感查自己身体的状况。

“还有一年的时间吗?”

随着苏玄的命令下去,在接着血手堂的惨案之后,短短一天内,一则又一则死讯消息在天河石炸开!

不到一天的时间,名单上被苏玄画叉的人,已经被单武手刃十多个了。

“李绅死了!”

“全玉海死了!”

“吕拓死了!”

“……”

天河市的人在还没接收完血手堂惨案带来的冲击后,注意力就被这些死讯全部吸引了!

所有人内心惊骇无比,一天之内十几条人命全部惨遭毒手!

这踏马究竟是什么情况?

就光今天报道的死亡人数,都足有三十多人了!

如果说在得知血手堂惨案后,他们都是吃瓜群众抱着看戏心态的话,那接下来的一条条死讯让所有人都人心惶惶了起来!

幕后凶手为什么杀人?接下来死的会不是他们?

恐惧,以及浓浓地血腥味萦绕在天河市的每寸空气中。

警局内。

刚处理完血手堂事件的秦风满脸愁容的揉着太阳穴,他们警局的电话都快被打炸了!

别看他这边很安静,局长吴刚的办公室现在都堵满了人,有死者家属,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新闻媒体,更有吃瓜群众……

虽然这次吴刚没有告诉他是那个人做的,但他心中已经笃定就是苏玄所做了。

只是,他老脸苦涩,如果说血手堂那件事还能压的话,那这次连续十几条的命案,放在这和平年代,已经是天大的案件了。

搞不好连省领导都会被惊动!

更何况,他观察了死掉的那些人,虽然都不是什么大势力中人,也不是特别有钱,有地位的高层人士。

但每个人的地位也不算低……

这才是让秦风真正头疼的地方。

那位大人做事是不是有点太过杀伐果断,冷厉风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