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唐丰怒了

见苏玄竟然听说过他们小队,唐丰面露狂喜之色,连忙道:“报告大人,那届的冠军就是我。”

苏玄面露意外之色。

在他没被封为玄君之前的职位是“镇疆王”,率领北部军团镇守北部疆土的,可以说整个北部军团在那时都是他的“亲卫兵”。

北部军团共有七个军区,每年各大区都会举办比武赛事,含金量还是很高的,能拿到其中冠军,由此可见唐丰的能力绝对优秀。

但像这种精英不应该会被留在军区吗?

若是再参加战役立下卓越军功,绝对能在部队平步青云,未来封将都是有可能的。

为何会在这一个小城市经商?

似乎知道苏玄好奇这个问题,唐丰略微愧疚地道:“我父母双双病重,为了照顾二老属下不得不退役。”

语气中充满了遗憾以及愧疚。

血战是北部军团与外族的一场大战,他身为四区中的魁首,却没能插入其中和诸多战友并肩作战,足以让他遗憾终生。

“大人,这里不适合说完,要不您到我家里?”唐丰恭声道。

众人见唐丰这毕恭毕敬的样子,眼珠子都快瞪掉了,心中无不翻起惊涛骇浪,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不用了。”苏玄拒绝了,笑道:“我妹妹跟她朋友饿了,我带她们出来吃顿饭。”

唐丰扫视了一下周围,这才发现这是家饭店。

索性也不废话,直接挠头憨笑问道:“正好我中午也没吃饭,能不能跟大人一起?”

唐丰脸上满是期待,浑然没有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比他岁数还小,就感觉有任何不妥。

因为他知道,这位身上的伤疤恐怕都布满了身体吧,玄君的一切荣誉,都是他亲手用血和命铸就而成的高塔!

如果能跟玄君做一张桌子上吃顿饭,再拍张照片发给那些老战友。

踏马的,这后半辈子都够吹嘘了!

苏玄故作沉思:“可是我们得换个地方。”

此话一出,躲在角落里的张贺,韩磊以及向沁三人心里忍不住打了冷颤,都有种不祥的预感!

“为啥?”唐丰疑惑。

这时宋灵眼前一亮,站出来道:“因为这家酒店就剩一个包厢了。”

“明明是我们先订的包厢,结果就因为那个叫韩磊的是什么至尊VIP,这家饭店经理就偏袒韩磊要把我们赶走!”

“他们还羞辱苏大哥。”甘若彤又补了一刀。

“什么!”

如果宋灵所说让唐丰目光一冷的话,那甘若彤说的话,让唐丰顿时就怒了。

玄君,龙国军人心目中图腾一样神圣的存在,居然被一个小小商人之子辱骂了!?

这无异于侮辱龙国军人!

只见唐丰二话不说,怒气冲冲的走到韩磊面前,一巴掌抽在韩磊脸上。

“啪!”

清脆的声音响彻饭店大厅。

尽管唐丰已经多年不锻炼了,但终究还是有些底子的,这一巴掌毫不留情,当场就把韩磊给抽得脑瓜子“嗡嗡”的。

“韩哥!”向沁吓得脸色一白。

“回去告诉你爸,从现在开始唐氏集团永久中止与你们公司的合作!”唐丰冷声道。

“哗!”

此话一出,围观的人们都哗然一片。

但凡了解韩家公司的都知道,别看这家公司规模不小,但其实主要还是个唐氏集团的合作让他们赚的盆满钵满。

一旦唐氏集团拒绝与他们合作,这就等于把韩家公司的命根子给掐断了!

“噗通。”

韩磊经不住打击,竟当场昏了过去。

看到韩磊这样,曾助纣为虐的饭店经理张贺裤子都快吓尿了,整个人双手都忍不住地发抖。

韩磊好歹还有个有钱的爹,可他就是个打工的,唐丰要想弄他都不用发话,那些要讨好的人,都够把他皮给扒了的。

“这里太吵了,换个地方吃吧。”苏玄对着宋灵跟甘若彤道。

她们两人没有异议。

“那感情好啊,我知道有一家味道特别好的地方,环境也极佳,两位小姐肯定会喜欢的。”唐丰脸上堆笑。

听老唐丰对她们用敬称,宋灵和甘若彤皆是受宠若惊,连忙摆手。

“那就麻烦了。”

听闻对方是四区比武的冠军,苏玄也来了兴趣并未拒绝。

唐丰闻言,连忙又来了个标准的敬礼姿势:“能为大人做事,是属下的荣耀。”

苏玄哭笑不得:“这里不是部队,我也已经辞去了军部的一切职位,不用这么严肃的。”

清楚苏玄为何会辞退的唐丰表情依然肃穆:“在属下心中,您永远是镇疆王,永远是龙国的玄君。”

苏玄不禁感到头疼,得了,不愧是单武的部下。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在所有人呆滞地目光下,唐丰像是古代皇帝身边的带刀侍卫一样,腰杆子笔直地跟在苏玄身后。

又像讨好主子的大臣似的,腆着笑脸不停上前搭话,毫无唐氏集团董事长,天河市商业传奇人物的风范。

那画面,就连随唐丰赶来的保镖们都是面面相觑。

他们见过别人这么对唐丰,何曾见过唐丰如此对待别人?

就这样,唐丰带着苏玄三人来到了一家装饰极为内敛低调的小馆里。

唐丰边走边跟苏玄介绍道:“大人,别看这家小馆规模小,但里面的厨师都是从业二三十年的老人了。”

“每天只固定接客五十人,到了这个数,谁来他们都拒之门外。”

“这家店好怪啊。”甘若彤忍不住吐槽道。

唐丰笑了笑:“因为这家店的店长是个不缺钱的家伙,开这家小馆也只是为了圆毕生的一个梦,重在追求美食的极致。”

宋灵和甘若彤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精神层面的东西对于大二学生而言,还是太过遥远。

她们只需知道,这家店好像很厉害就够了。

“小严过来给龙叔安排个包间。”唐丰朝着小馆内还在忙碌的年轻身影喊道。

年轻身影抬头,发现是唐丰,露出一排洁白牙齿,显得很纯真:“龙叔您来了。”

唐丰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记得把你们店的招牌都上来。”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