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严姓父子

“这小子是馆主的儿子,自幼就因喜好美食,为了能跟他爹学厨艺,多次逃学。他爹无奈之下也不强求,就让他一直在这家小馆里打扫卫生。”

唐丰前边带路,顺便简单介绍道。

“那他一个人在这不会觉得孤独吗?”甘若彤好奇问道。

她左右看了下,这家小馆的服务生貌似就他一人。

唐丰笑了笑:“忠于自己所爱之事,岂会觉得孤独。”

小馆面积虽小,但其中装饰低调中带着华贵之意,由此可见这家馆主是个极有品味和不差钱的人。

独立的包厢内,唐丰与苏玄谈聊当年部队中的趣事,多半是他说,苏玄扮演聆听者的身份。

不一会儿,小严就陆陆续续地将饭菜端于饭桌上。

当第一盘菜进入屋子的瞬间。

除了苏玄之外,宋灵和甘若彤以及就算经常来这的唐丰都是精神一振。

“好香!”

只见一盘上面仿佛浇注了黄金汤汁般的鱼,周围摆着独特得装饰,其中散发而出的香味顷刻间就充斥在包厢当中。

可谓色香味俱全!

不光这一盘菜,后面上的那些菜也都鬼斧神工似的,就像九天之上神仙所食之物。

光是弥漫而出的香味,就让人食指大动,像是一个倾国之姿的舞女,在撩拨着屋内众人的食欲。

这家小馆不光服务员只有小严一人,幕后厨师也只有他父亲老严。

他对老严的厨艺那可是自信得不行。

因此,唐丰满脸期待的望向苏玄,想看看这位玄君的反应。

上完菜的小严见唐丰这幅模样,目光也不由得放在苏玄身上,好奇此人是何方神圣,能被唐丰给带来这吃饭。

似乎是感觉到唐丰期待的目光了,望着这一桌子精致无比的菜肴,苏玄目含意外之色。

意外的是,小小天河市居然有能做出这种菜肴的厨师,实在难得。

不过……

他还是摇了摇头,遗憾到:“还是差了些。”

一直等苏玄回复的唐丰闻言一下就傻了。

“差,差了些?”唐丰嘴角微微抽搐。

他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来了这家小馆后有差评的!

他暗道一声“不好。”下意识转头看向站在后面的小严。

果不其然!

只见小严原本带着笑意的脸上一下就凝固了,转而露出愠色,看上去是非常的生气!

唐丰见状,冷汗直冒,连忙开口救场:“您还没尝呢,怎么知道这菜不好的?”说完他还不停朝苏玄挤眉弄眼,想让苏玄“嘴下留情”。

要知道这小严从小就把他父亲当做偶像看待,否则也不会为了能继承老严的厨艺连学都撒泼不上了。

上次有个饭店同行因眼红老严生意,特意跑来找茬,变相辱骂老严厨艺不行,不注意卫生,结果若不是有人拦着,那家伙差点被小严打死!

典型一看上去挺好的小伙子,生起气来就一愣头青!

他可不会顾苏玄是何身份!

要是他对苏玄出言不逊,或者动起手来……接下来唐丰都不敢想了!

另外,补充一句,当时是老严允许小严动手的……

对于老严而言,跟他玩笑可以开,甚至别人挑衅他都能忍,但唯独不能说他的厨艺不行,这就是他的底线一样,不能触碰!

然而,苏玄就像是没看到他的暗示一样,依然摇头道:“不用尝,这些菜肴距离真正的绝品还差一步。”

这次还没等唐丰开口,就见小严语气极为冷漠地开口,用手指着门外:“你是外行人,口无遮拦我不怪你,但请你现在离开这里。”

“我们小馆不欢迎你。”

唐丰头疼不已,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

不过,他跟老严也是老朋友了,否则小严也不会对他态度那么好,一边是玄君,一边是挚友,这让他很是为难!

“喂,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我们作为顾客,难道都不能评价你们餐馆的菜了吗?”宋灵生气道。

“你们没资格评价我父亲做的菜。”小严清秀的脸上布满了冷漠。

一下就从纯真好相处转变成了冰冷至极的家伙。

宋灵旁边的甘若彤一开始还因为小严长得有点帅,再加上听唐丰所说,少女心有些懵动。

但现在看小严这么过分,那点点好感瞬间消失:“还不配评价,像你们这种无良又不讲理的饭馆能开到现在还真是奇葩!”

相较于宋灵,甘若彤说话更是毫不留情。

就在小严还要愤怒争论的时候,一名还系着白色围裙的中年男子手里端着盘菜,从包厢外走了进来。

与其他因为工作就把洁白围裙弄得满是污渍油垢的厨师不同的是,中年男子身前的白色围裙洁白如雪,甚至连丝丝灰尘都没有。

“严晨,在贵客面前还这么不懂规矩,成何体统!”

一进包厢,中年男子就朝着小严呵斥道。

小严见父亲到来,非但没帮自己反而还呵责自己,连忙道:“可是,他们说你做的菜不行。”

“贵客点评自然有他的道理,我厨艺还没沦落到需要你强词夺理来维护的地步。”中年男子严律己沉声道。

严晨见状纵使心中不服,但也不敢跟自己父亲顶嘴,只能咬牙低头。

“行了老严,你儿子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少说两句行了。”一旁的唐丰打圆场。

严孟辉摇了摇头:“过刚易折。”

“不过……”

严孟辉锐利地目光望向苏玄,回味起苏玄刚刚说的那番话,朗声道:“刚刚我在外,凑巧听到这位小兄弟说在下菜肴距离绝品还差一步。”

“请问这一步,有多远?”

“很近,一步之遥;很远,天地之隔。”

看似僧侣打禅机的一句话,却让严孟辉脸色凝重了起来,他深吸口气,问道:“敢问贵客师承何人。”

正如苏玄所说,他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厨艺上的瓶颈。

每当感受到这一瓶颈的时候,就代表距离突破不远了,届时他的厨艺必然再进入另外一个档次。

但,这瓶颈就像是镜花水月,一碰就碎。

让他苦恼不已,苏玄那一句话,说的不正是现在的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