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死人的荣誉

苏玄没有回答,笑了笑:“我也只是胡诌罢了,不用当回事。”

严孟辉肯定不信,但见苏玄不想回答也不好强求,倒了杯酒,朝着苏玄恭敬道:“刚刚我那个不成器的小子多有得罪,在下自罚一杯。”

说完,杯中辛辣的白酒,一饮而尽。

这一幕让唐丰都看的有些懵。

别人不知道这老严是什么样,他可是清楚的。

一直以自己的厨艺为傲,甚至都称得上自负了。

从小馆一天只收五十名客人,而这五十名客人也只是他用来测试厨艺的“工具”罢了,由此可见这家伙真的算是在厨艺一道入了魔了。

就连他跟这家伙认识数载,都不敢随便拿这家伙厨艺开玩笑。

今天苏玄毫不留情面的贬低,这家伙非但没气炸,居然还自罚一杯?

唐丰看不懂。

但只能感慨,不愧是玄君!

有严孟辉的加入饭局就热闹多了,但让唐丰很是郁闷。

因为老严这货一直跟苏玄聊一些美食上的话题,他根本插不上什么嘴……

不过,到最后有一点值得高兴的是,今天这一顿可谓奢华至极的大餐免费的,严孟辉美名其曰,就当结识苏玄的见面礼。

引得一旁唐丰暗骂不要脸。

玄君何等人物?不知有多少真正的滔天大人物,哭着求着想结识都没路子。

结果你一顿饭就攀上这关系了?

我呸!

一顿饭吃完,唐丰的手机响了。

他一看是自己美女秘书的就知道是公司有事,二话不说,直接挂断加关机。

今天,就算是天大的事,公司倒闭了他也只配玄君一人!

没曾想,这一幕被苏玄看到了:“有人找你?”

别人问唐丰兴许会撒个谎啥的,但是苏玄问,只能老老实实回答:“公司的秘书。”

“大人你放心,估计又是屁大点事,他们能处理好。”

“你秘书要能解决的事,还打电话给你干啥?”严孟辉回怼一句。

唐丰老脸一垮,支支吾吾:“这个嘛……”

“你忙你的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苏玄道。

见苏玄都发话了,唐丰心里也犹豫起来。

一般他不在公司里,除非很重要的事,否则秘书是绝对不会打电话来干扰他的私人时间的。

最后,他一咬牙:“那就听大人的,只好失陪了。”

苏玄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无妨。

唐丰最后向严孟辉告别后,就坐上他那辆豪华加长版劳斯莱斯离开了。

在最后离开之前,苏玄给严孟辉留下一句平淡至极的话后,就带着宋灵跟甘若彤两人离开了。

听到那句话,严孟辉先是整个人如遭雷劈,然后便是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

几秒后。

他目光望向黄昏阳光照耀下的灰色奥迪,肃然起敬!

…………

回到家后,单武正在门口像个站的笔直像个门神似的,等着苏玄。

车子停下。

刚走出车的甘若彤的小嘴成了o形,结结巴巴地道:“小,小灵,你跟你姐夫,住,住这里?”

她是土生土长的天河市人,自然知道宏豪居是什么地方!

本来以为苏玄开着一辆灰色奥迪R8已经很高调了,但现在与眼前这栋豪华别墅看来,奥迪R8瞬间没档次了。

简直配不上宏豪居房主的身份啊!

“主上……”

一旁的单武看着宋灵和甘若彤欲言又止。

“小灵你先带着若彤上去挑卧室吧,有什么需要等会下来跟单武说就行。”苏玄微笑道。

宋灵知道单武是有话跟苏玄说,就拉着小脸满是震惊的甘若彤离开了。

她们去了楼上。

苏玄坐在一楼的沙发上,动作熟练的给自己泡了杯茶,听着单武的汇报。

“林晟的生日会在晚上八点举行,他父亲林遵貌似很看重这次生日会,届时将会向天河市各大势力发放邀请函。”

苏玄抿了口茶。

“这次的生日会还会加入一场特大拍卖阶段,林家以及诸多贵胄都会将在上面拍卖物品。”

苏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单武:“去准备两张请柬。”

单武有些意外,他们本来就是上门大闹一场的,直接一路杀进去就可,为何要准备请柬?

似是为了回应单武心中困惑,苏玄放下手中盖碗茶杯,淡淡道:“送礼还是要有礼貌些的。”

单武心中一凌,旋即低头作揖:“是。”

所谓的礼物:一副棺材,四对花圈。

夜幕悄然降临,天空乌云密布,秋雨绵绵,空气中尽显萧瑟凉意。

林家府邸。

人声喧哗,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作为天河市四大顶尖豪族之一,并且无论声望还是势力都要比其它三大家族还要强上一截的林家,在如今已经隐隐有称霸的趋势了。

更何况当今林家主林遵手段高明,阴毒狠辣。林家在他的领导下一跃成为四大家族之首也并非不可能。

因此,今日林遵儿子的生日宴会,那可谓门可罗雀,所有人恨不得挤破头都想参加,据说一张请柬都已经炒到六位数之高了。

只是可惜的是,能收到请柬的人,都是天河市真正的大人物,又有谁是缺钱的主?

整个天河市的上流社会,都因这一场生日宴会变得热闹了起来。

在热闹地林家府邸不远处,停着一辆灰色的奥迪R8,挡风玻璃下,两张烫金请柬正静静地躺在那。

驾驶座上的单武,透过坐在后排闭眼假寐的苏玄,恭声道:“主上,参加宴会的人已经开始陆续入场了。”

苏玄双眸微微睁开,视线正好看到门口停满了各种各样豪车的林家府邸,任何一辆都是常人一辈子难以企及的高度。

与那些豪车相比,奥迪R8都好像普通了许多。

“就这么杀了林晟,对他是不是有些仁慈了?”苏玄抬眸朝着单武道。

单武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其实无论他是如何死的,只要死在主上手里,都是对他的仁慈,也是他毕生最大的荣耀了。”

苏玄挑起眉头:“确实。”

沙场之上,但凡能亲手被他所杀之人,哪个不是真正的当世之枭雄,声名赫赫之辈。

林晟能被苏玄亲手杀死,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确实是种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