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到处都有的傻缺

清脆地巴掌声压过了众人的喧嚣声。

在座的所有人都中止了话题,以疑惑地目光投向苏玄和徐雪儿两人的身上。

大厅也变得寂静无比。

因此。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有下次,我会杀人。”

这句平静中夹杂着浓郁杀意的话,也清晰地落入所有人的耳中。

“嘶!”

有些人倒吸口凉气,尽管这句话不是对他们说的,但还是忍不住原地打了冷颤。

仿佛周围空气都因为这句话冷了几分。

一众看客吃瓜群众,看到徐雪儿脸上的巴掌印后,无不面色一变。

“那不是徐家那女娃吗!”

天河市上流社会的圈子就那么大点,很多人一眼就认出来了徐雪儿。

众人难免心惊肉跳。

堂堂徐家千金,居然被人给当众掌掴了?

静!

大厅顿时就陷入了一场诡异的寂静。

无数人都将目光放在面色依然平淡的苏玄身上,心中暗暗揣测,这是哪路神仙,居然连徐家的宝贝疙瘩都敢打。

“雪儿!”

这时,人群中,一名穿的名牌衣服的年轻男子忽然惊呼出声,赶忙从人群里面挤出来,跑到徐雪儿的身旁。

当看到徐雪儿脸上醒目至极的血红巴掌印后,一腔怒火直充脑海,石驰海怒目而视:“你居然敢打她!”

徐雪儿感受到右边脸传来火辣辣地疼痛感后,她整个人都快疯了。

自己居然被人打了?

而且还是在这种到处都是熟人,大人物的公共场合?这还让她以后出去怎么见人啊!

“石驰海,我要他死!”徐雪儿目光充满了怨毒:“你不是想追我,让我今天晚上陪你睡吗。”

“只要你把他杀了,我不光同意你的追求,今晚我就把身子给你!”

她的声音不大,只有苏玄,单武还有石驰海听到。

只见原本脸上满是愤怒的石驰海闻言,瞬间转化为惊喜之色:“雪儿你说真的?”

他早在半年前,看到徐雪儿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奈何石家虽然也是一流势力,但却比不上徐家,只是有个还算上得了台面的石氏公司撑着而已。

再加上徐雪儿嫌弃他长得丑瞧不上他,对他的疯狂追求一直爱答不理,让他很是心伤难受。

以至于他都快死心绝望了。

但现在,徐雪儿的话又将他心中火焰重新点燃了起来。

徐雪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要是不乐意,我可以去找别人,追求本姑娘的人还没死光呢。”

“没没没,我愿意。”石驰海连忙道。

强烈的幸福感都快把他整个人都给砸晕了,没想到能在这时候迎来转机,这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他调整心态,生怕自己乐得太过在徐雪儿面前丢人。

“咳咳。”

他轻咳一声,用手指着苏玄,声色厉茬地道:“我不管你小子是什么人,在本少面前打了雪儿就罪该万死!”

“不过,念及今天是林少生日会不宜杀人的份上,我先让你苟活一会儿。”

“石驰海!”

一旁的徐雪儿听石驰海居然要饶了苏玄一命,顿时怒了:“你要是不杀他,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石驰海闻言吓得连忙解释道:“雪儿,咱们在林少的生日会上杀人,岂不是在打林家的脸啊。”

“相信我,等林少生日会一结束,我就马上把他这小子带到你面前,要杀要剐全听你的,如何?”

徐雪儿这才脸色好看些,不过还是别过脸去,以示心中不满。

见她没有再多说,石驰海松了口气,然后继续摆出一副威严无比的模样,对着苏玄几乎命令地道:“快点下跪道歉。”

饶是苏玄都快被逗乐了,转头向身后的单武有些头疼地问道:“我们龙国这一批的年轻人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没脑子的家伙?”

单武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我要是现在走的话,你是不是会拦住我?”苏玄问道。

石驰海冷哼一声:“除非你马上下跪给雪儿磕三个响头,否则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你也不能走!”

苏玄平静地“哦”了一声,给单武留了一句:“快点结束,然后上二楼找我。”

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他都会选择这种做法。

这也是为什么他无论去什么地方,都喜欢带单武的原因之一。

无论何时何地,最不缺的只有一种人——脑残。

“是。”单武恭声回答。

在他的世界里面,对于苏玄的命令只需要无条件服从即可,哪怕是苏玄立刻让他赴死,他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于是,苏玄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这边石驰海已经在幻想晚上让徐雪儿穿什么情趣内衣,就见苏玄已经转身离开,只给他一个背影。

“踏马的,我让你走了吗!”

石驰海精虫和怒火同时上脑,顿时就愤怒得无以复加,二话不说,也不管对方战斗力有没有自己强,直接就要跑过去拦住苏玄。

然而。

下一刻。

他刚动两步,就觉得眼前一黑。

随后,有种剧痛感从他脸上传来,紧接着就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一拳打飞了似的,然后又像是撞在了什么地方似的,背部也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再后来,他就没了意识。

众人呆呆地看着被单武一拳打飞,将摆满了意大利面桌子撞翻,名牌衣服上都是汤汁和意大利面,如死狗般躺在地上的石驰海。

他们又惊恐地看着站在原地,身材如同小山般巍峨的单武。

一拳就能把成年人打飞。

这得有多么恐怖的臂力才能办到?

徐雪儿也被吓了一跳,差点尖叫出声。

“你们居然敢打我跟石驰海!你知道徐家跟石家在天河市有多大的能量吗!?”徐雪儿气得十指颤抖。

“我徐雪儿也记住了今天的奇耻大辱,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我要让你,还有那个打我的混蛋,都……”

徐雪儿一脸恶毒,不过她“死”字还没说出来,单武冰冷充满杀机的目光就看向了她。

快到嘴边的“死”字,突然就像卡住了似的,说不出来了。

而她脸色也骤然惨白,像是被距离她还有两米远的单武隔空捏住了脖子,难以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