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宴会开始

林家府邸,一楼只是提供娱乐,食物的地方,用来招待客人的大厅罢了;二楼才是真正开生日宴会和举办拍卖会场的地方。

二楼一处精致房间中,有三名中年男子分别坐在沙发上,聊着一些天河市的最近事宜。

坐在正对着门的便是如今林家家主林遵。

至于左边长相魁梧一副莽夫身材的男子,跟右边有些阴柔的男子,分别是四大顶尖豪族,翁家家主翁天福跟赵家家主赵真。

除了钱家家主钱盛外,天河市四大顶尖豪族家主全部到场。

这阵容可谓豪华至极!

林遵作为主人,示意身边的佣人给翁天福跟赵真倒茶,然后便主动开口道:“对于最近的神秘连续杀人案,翁兄跟赵兄怎么看?”

“嘭!”

翁天福直接一拳愤怒地砸在沙发上:“你不谈还好,一谈老子就生气。”

林遵眉头一挑:“老翁这是……”

旁边的赵真接茬道:“老翁的一位关系较好的朋友,就在前几天晚上,被人杀了。”

林遵闻言,立马端起身前茶杯,歉意道:“老翁,今天是昇儿生日宴会,在没开始前我不宜喝酒,就先以茶代酒向你道歉了。”

翁天福似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用。”

“迟早有一天,老子定要把那个幕后凶手揪出来,把他生生活剥了!”翁天福狠辣地道。

“放心,我跟赵兄定会鼎力相助,帮你查出凶手。”

林遵和赵真两人并不会怀疑翁天福说话的真实性,因为翁天福确实是三人中手段最毒的一位。

与其它城市不同的是,天河市四大顶尖豪族彼此的关系都很好,起码明面上的关系很好。

面对外来敌人时也都会同仇敌忾,这也是为何天河市一直被四大家族所掌控的重要原因之一。

只是……

这种盟友的关系即将要维持不住了。

四大家主看上去相处和睦,但彼此都已经安耐不住野心,都想要吞噬其它三大家族,成为天河市真正的主宰。

不过,即将维持不住,就代表盟友关系还在,三个人坐在这里也依然是“盟友”

“钱盛怎么还没来?”赵真向林遵问道。

林遵喝了口茶,淡淡道:“他儿子来了。”

赵真眉头一皱。

正在气头上的翁天福更怒了:“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林遵没有回答。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房间中的落地窗前,负手而立,在这里他可以俯瞰整片生日宴会场地。

而下面的人却无法透过落地窗看到他。

林遵看着还在忙着收尾的工作人员,眼睛闪烁复杂精光,沉声道:“我有预感,天河市即将有大事发生。”

这句话,自然是说给赵真和翁天福两人听的。

翁天福面色不屑:“在天河市就算是天大的事,对我们来说都是小事。”

赵真见状,暗骂一声“蠢货”。

翁天福这种就是纯粹土皇帝当惯了,真以为自己天老大地老二了,典型的无脑行为。

不过,这也就代表,翁家有此蠢货当家主,不足为虑!

房间内三人,各怀鬼胎,没人知道对方心里想的什么。

但他们都知道。

盟友关系即将破裂,一旦他们互相撕破脸,那天河市的天可真就变了。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十五分,林家府邸二楼提供举办生日宴会和拍卖会的场地已经准备就绪了。

只待十五分钟后,八点半准时进行生日会。

苏玄则静静地坐在一处角落中,细细品尝杯中红酒。

单武依然一副生人勿进的冰冷模样,寸步不离,笔直地站在他身后。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惊喜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苏前辈!”

苏玄眉头一挑,顺着声音望去。

就见一名长相清秀的年轻男子面露狂喜之色,正朝着他快步走来。

但,就在他快到苏玄面前的时候,单武身影一动,挡住了这名年轻男子。

当单武出现在的一瞬间,年轻男子便能清楚地感受到一股如大山般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尤其是当感受到单武那如同凶兽般的恐怖目光,年轻男子顿时汗毛炸立,就不敢动了……

“那,那个,苏前辈,您还记得上次公园里跟你对弈的老头吗?”年轻男子支支吾吾地道。

苏玄眉头一挑:“你是?”

年轻男子急忙中脱口而出:“我是那老头旁边的孙子啊。”

“呸!”

他抽了一下自己嘴巴:“说错了,应该是我是那老头的孙子。”

“您还记得我吗?”

苏玄哑然失笑。

经过年轻男子的提醒,他也回想起了,那天跟自己对弈的老者旁边,确实有这个人在。

“单武,让开吧。”

见挡在自己面前的单武离开,年轻男子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望向苏玄的目光充满了好奇。

自从他爷爷跟这个神秘男人对弈之后,回到家都还一直在叹气:“这半辈子都活到狗身上了。”

以至于每天都会定时定点的去公园,想要再求这个人收他为徒。

然而,自那天后,这个神秘男人就再也没去过公园了,而他爷爷也因此整日茶饭不思,夜不能寐,都憔悴了不少。

甚至还派人去查那个男人的具体住址。

只是他们只知道此人叫苏玄,其它的一概不知,想要找到,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却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遇见了!

他爷爷说过,此人定非等闲之辈。

钱绍一开始没放在心上,但当看到那位气势如洪荒猛兽般的男子,最终居然像个随从一样站在苏玄身后,他便立刻惊醒了。

光随从就如此不凡,更何况是其本人?

钱绍坐到苏玄旁边的椅子上,一脸感慨地道:“没想到苏前辈也来参加林晟的生日宴会了,果真是缘分啊。”

苏玄礼貌性地笑了笑,没有回话。

他跟钱绍仅是一面之缘,并不想跟他多说话。

但钱绍像是没察觉到这一点似的,一直在苏玄旁边滔滔不绝。

“还没向您自我介绍呢,我叫钱绍,我爸叫钱龙,我爷爷叫钱国庆……”

就在他哔哔个不停的时候。

“轰!轰!轰!”

窗外,无数道烟花从地面向导弹一样迅速喷射向天空,绽放出耀眼地炫彩图案以及光芒。

原本昏暗还飘着小雨的天空,在这一刻被瞬间点亮。

钱绍咄咄不休的话也被巨大的烟花爆炸声淹没了。

“亲爱的各位来宾,现在是晚上八点三十分,我宣布,林晟少爷的生日会就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