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我已经杀了二十七个了

蒙川死了!

众人呆若木鸡地看着墙上满脸鲜血,死不瞑目的蒙川,全都傻在了原地。

任谁都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林家生日宴会的时候杀人,而且杀的还是蒙家二爷蒙川!

本该吓得尖叫出声的贵妇,富家千金们,此刻全都满脸惊恐地用双手捂嘴,浑身发颤。

面对如此血腥的一幕,她们直接连尖叫的勇气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

正在跟一群狐朋狗友打牌,嘴里还叼着一张红桃A的林晟听到声响,一脸不耐烦地走了过来。

不过……当他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嘴里的红桃A掉落在地,脸上不耐烦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怎么回事?”

他又喃喃的问了一遍,周围无人回应。

“这是怎么回事!”林晟怒吼出声!

今天,他二十五岁生日宴会,宴请四海,高朋满座,天河市几乎所有大人物全都在场,各大社交平台的记者都在进行现场直播。

结果有人在这里杀人了?

蒙川脸上鲜血淋漓,他认不出来了,不知道死的是谁。

但这不重要,就算在这里杀了个乞丐,那都是在打林家的脸!

房间中,林遵正在跟赵真和翁天福两人闲聊。

“砰!”

房门突然被佣人推开!

林遵面色阴沉,就要责怪佣人没有教养。

“家,家主,死,死人了!”佣人气喘吁吁地道。

“什么!?”

林遵“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顿时阴沉,快步向外面走去。

赵真和翁天福两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震惊。

谁胆子那么肥?

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找死吗!

林晟了解完事情经过后,目光便立马转到苏玄身上。

当看到苏玄那一身肃穆得不行,跟参加葬礼似的黑色西服后,他脸都绿了。

“你是谁!?”林晟声音阴沉。

无论从这家伙穿的衣服,还是杀人的这个行为来看,林晟都确定,这个家伙是来找事的!

苏玄淡漠的眸子放在林晟身上:“苏玄。”

林晟瞳孔一缩,自己这段时间不断派属下去查的那个人,不正是叫苏玄!?

想到就是眼前这家伙坏了他的好事,林晟心里就再次升起满腔怒火。

他见过嚣张的,没见过那么嚣张的。

坏了他好事不说,还明目张胆的跑到他的生日宴会杀人?

这是没把他林晟当人看啊,更是没把天河市四大顶尖豪族的林家放在眼里。

林晟紧咬牙关:“小子,我记得没惹过你吧。”

苏玄点头:“嗯,没惹过我。”

见苏玄承认,林晟气得差点没蹦起来:“那你这么不要命的跟我对着干图什么?”

“图什么?”

苏玄脑海中再次闪过宋清韫那张可爱的小脸,语气平淡的向林晟问道:“还记得宋清韫吗?”

林晟眼皮一跳,他又怎会忘记宋清韫。

那样天河市百年难得一出的绝美女人,怕是他这辈子都忘不掉!

林晟心中释然,这家伙要是因为宋清韫才跟他对着干的话,那就好理解了。

毕竟从某种程度来讲,宋清韫就是被他给逼得跳楼自杀的。

“你是她什么人?”林晟冷声质问。

不过……当他这句话刚问出口,他仿佛猛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旋即脱口而出:“你是她的那个野男人?”

当年宋清韫之所以宁死不从他,就是因为爱上了一个男人。

至于那个男人叫什么他不知道,但宋家人曾亲眼所见过那个男人去宋家找宋清韫。所以那个男人真实存在。

如果眼前这个叫苏玄的家伙,是宋清韫那个野男人的话,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为什么这家伙会突然阻止他迫害宋灵的好事,又为什么他疯狂到敢在他的生日宴会上杀人。

众人听林晟跟苏玄的对话,差不多也都明白了。

对于当年宋清韫被林晟逼得跳楼那件事,在天河市也掀起了不小的震动。

林家和宋家都对外宣称宋清韫是病逝的,但真正的死因圈子里的人早就心知肚明了,只是没人愿意趟这摊浑水说出来罢了。

如今事情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没想到就在大家快遗忘的时候,苏玄突然出现了!

“所以,你是来替那个贱人报仇的?”林晟目含杀意。

苏玄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已经杀了二十七个了。”

“二十七个!?”

这时,一名男子惊呼出声,失声喊道:“这不是前几天被谋杀的死者数量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男子的话就像是丢进湖水中的巨石一样,在人群中激起惊天骇浪。

前段时间的连续杀人案,到现在都是许多人的饭后谈资,大多数人都在讨论,这二十七人为何而死!

奈何,无论是民家高手,还是警局那边的人都查不出任何线索,这二十七人彼此间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线,根本无从查起。

但现在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二十七人是怎么死的了。

被眼前这名叫苏玄的年轻人杀的!

至于原因,恐怕是那二十七人曾经伤害过宋清韫吧……

这一刻,众人再看苏玄脸上的笑容,顿时觉得有股凉意从脚底窜上后脑勺,额头冷汗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苏玄的这笑容,在他们看来未免有些瘆人了!

那……

众人心中忽然有个可怕的想法,这个苏玄难道要在这里杀了林晟!?

他们吓得心脏猛然跳动一下。

在场所有人,都紧张地将目光聚焦在苏玄跟林晟两人身上,心中竟隐隐有些期待了起来。

毕竟看热闹不嫌事大是龙国人的典型特征了。

“咕噜!”

距离苏玄最近,可以说就在苏玄旁边的钱绍硬生生咽了口口水,他现在庆幸自己坐在椅子上而不是站着。

因为他现在双腿都吓软了。

感情这位苏前辈不光要杀了蒙川,还要连林家大少林晟都给办了!

钱绍觉得自己从小胆子就够大了,没少偷摸班级母老虎们的屁股,但跟这位爷比起来,他那点胆子算个屁啊!

想到这,钱绍下意识把椅子搬得靠后了些,与苏玄保持些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