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胯下一凉

“很好。”林晟怒极反笑。

“我不得不佩服你,居然会为一个已经死了女人跟我们林家对着干。”

林晟用悲哀且可怜的眼神看着苏玄:“你知道,在天河市林家意味着什么吗?”

林晟的一句话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虽然其中有些人在翘首以盼,希望苏玄能够打打林家的脸,但却根本不认为苏玄能替宋清韫报仇的。

此刻,人群当中。

因下半身骨头碎裂处过多,只能坐着轮椅来参加生日宴会的宋家家主宋河。

他充满怨毒的目光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恨不得现在就放肆大笑!

旁边的宋春山握在轮椅把上的双手激动地颤抖了起来,嘴巴都哆嗦了起来:“二哥,这小子,今天就要死在林家了!”

“你的大仇终于要得报了!”

宋河自从被苏玄蹂躏过后,整个人就像老了十多岁似的,情绪也阴沉了无数。

但!

今天宋河就像是回光返照似的,黯淡的瞳孔重新恢复光芒,激动得老泪纵横!

在疗养的那段黑暗日子里,他已经绝望地接受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苏玄已经不是他们宋家能得罪得起的了,至于心中深仇大恨,恐怕这辈子都没法报仇。

然而,现在老天爷又给了他一个希望?

尽管到时候苏玄是林家人所杀,不是他杀的,但只要能看到苏玄死,那就足够了!

“林家很厉害?”苏玄平淡的声音响起。

林晟冷笑:“你只要知道,今天你必死无疑就够了。”

苏玄轻轻“哦”了一声。

只见他从黑色西装兜里拿出一副洁白手套,低头慢条斯理的戴在手上,又张开手撑了撑。

之后。

他抬起头,深邃的瞳孔瞬间绽放出如鹰眼般锐利的光芒,定格在林晟身上。

“啪嗒,啪嗒,啪嗒!”

苏玄黑色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声音带有节奏,不急不缓。

但又像是暮鼓晨钟般,声声敲击在了众人的心头!

他正面色平静地向林晟走去。

林晟面色一变,知道苏玄是要对他动手了,连忙朝着周围已经赶上来的保镖喊道:“快,快把他拦住!”

“谁把他杀了,我有重赏!”

乌压压一片的保镖们闻言,无不面露兴奋之色。

能被林家聘请过来的保镖,基本上都是从部队中退役的精锐军人,或者是各大保安公司的中流砥柱。

甚至不乏有不少刀口舔血的雇佣兵。

现在让他们去杀一个看上去瘦弱不堪,没有任何危险能力的年轻人,对他们来说,未免有些太过简单了。

所有保镖全都冲了上去,争着抢着想要抢先杀了苏玄,博得重赏。

见一名手持短匕的保镖,已经悄无声息间来到了苏玄身后,只要再有一秒,他就能用手中匕首,贯穿苏玄的心脏。

甄晗见状大急,忍不住朝着苏玄喊道。

“小心!”

从正常情况而言,就算她现在开口提醒,以普通人大脑的接受速度+反应能力,还是无法摆脱死亡的命运。

但!

苏玄脚步依然没停止,还在向林晟走去,甚至连回头都没有回头。

就在那名保镖的手中匕首刺出,并且距离苏玄的心脏只有十几毫米距离的时候。

“嘭!”

单武突然出现,又是一拳势大力沉地轰在了保镖的太阳穴上。

保镖没有被打飞出去,而是直接像是受到重击般,被狠狠砸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没有声息。

唯有鲜血从他的嘴里不停流淌。

苏玄继续行走,只是当他每多走一步,目光就会变得寒冷几分;每多走一步,身上的气势就更凌厉几分;每多走一步,杀意便更浓郁几分!

这群保镖不是临河酒店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保安。

一个人的死亡根本无法动摇军心,只是前车之鉴,让所有保镖都警惕万分,不敢大意了。

然而。

这个世界上始终到处都存在着金字塔。

在武力的金字塔中,这群保镖确实要比临河酒店的保安站的更高。

但,在单武所站的高度面前,这些保镖就算再强,也跟普通人没两样。

单武每挥出一拳,空气中都会多一些鲜血的腥味。

伴随着的就是一个人的死亡。

不到一会儿。

原本一尘不染的纯白色瓷砖地板上就染满了鲜血,躺在地上的具具尸体,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惊恐。

尸横遍野!

与周围张灯结彩,到处都布置的大红喜庆装饰的环境相比,这些尸体不禁更加醒目了!

那些观看的众人都已经快疯了,肝胆俱颤,脸色煞白,更有甚者当场吓尿!

他们这种在和平日子里生活惯了的达官贵族,又何曾见过这种阵仗!?

就连钱绍拿着酒杯的手都在不停颤抖。

至于那些各大媒体的记者们都已经吓得,也不顾珍贵的摄影设备了,直接在惊恐地尖叫声下,抱头鼠窜!

只有甄晗,虽然心里很害怕。

一地的鲜血和尸体让她看了忍不住恶心的想吐,但她还是想忍着没有离开。

因为她还没请苏玄吃饭致谢呢……

“天下很大,百国林立,倒是真有几个地方,我去了会有生命危险,但……”

苏玄已经走到已经被吓傻了的林晟面前,微笑道:“很遗憾,你们林家却不在此列。”听到苏玄的声音,林晟心神一颤,这才发觉苏玄已经到了他面前。

他想要喊保镖把苏玄拦住,但……他们林家现在所有的保镖,都死了!

“你……”林晟喉咙干燥无比。

因为现在的苏玄尽管脸上挂着笑容,那一双眸子却充满了杀意和冰冷,直接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窟!

他恐惧无比,下意识想要后退。

结果被地面上的电线绊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不是很喜欢女人吗?”

林晟慌忙间连忙摆手:“我……”

还没等他说些什么,苏玄脸上笑容消失。

他面无表情地将右腿高高抬起,对准林晟胯部,狠狠踩下!

“啊!”

林晟猛然弓起身子,面部狰狞扭曲,发出声嘶力竭的痛喊声,直通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