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林晟——死!

“竖子敢尔!”

刚急忙赶到现场的林遵就看到眼前如此“血腥”的一幕,尤其是当看到躺在地上的是他唯一的宝贝儿子后,他睚眦欲裂!

从听到佣人的汇报,到刚刚他就已经怒发冲冠了。

在今天林家这个大喜,又备受各界万众瞩目的日子,居然有人敢杀人,这不是在“啪啪”打林家的脸,打他林遵的脸吗!?

他都已经做好,无论是谁,都得必须死!

否则今天林晟的生日宴会上有人敢杀人,明天等他的寿宴上,是不是都有人敢站在他头上拉屎了?

然而,他气势汹汹的过来,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自己儿子被人当他的面给废了!

那可是他们赵家唯一的男性独苗啊!

“他,他怎么敢的啊……”

众人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崩塌了,这家伙是魔鬼吗?

钱绍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家伙居然把林晟给废了。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简直不光是肉体上的疼痛,更是灵魂上的羞辱啊!

钱绍苦着脸:“爷爷,这次我真的尽力了,就算是您老人家亲自来,都保不住这位苏前辈啊。”

从苏玄参加林家宴会开始。

掌掴徐家千金徐雪儿。

重伤石家少爷石驰海。

随从一拳打死蒙家二爷蒙川。

光是以上所惹的事,就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无法在天河市立足,甚至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一般人犯了以上三件事,绝对会连夜坐火车跑,甚至猛人会觉着火车慢,扛着火车跑,由此来表明自己有多惜命。

但现在苏玄非但没跑,还留在林家,一脚把林晟给废了。

这……

按照林遵睚眦必报,宁可我付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性子!

这时,一名长相臃肿的肥胖中年男子,为了这时候能攀上林遵,一脸愤慨地站出来。

“林家主,此子公然在林家目无王法的杀人不说,居然还敢加害于晟少爷,必不能饶了他啊!”

肥胖男子一脸痛心疾首,怒不可遏的样子,好像躺在地上的不是林遵的儿子,而是他儿子一样。

随后,他用站出来,用短小的手指着苏玄怒斥出声:“小子,你别以为有个能打的随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可知道,你脚下踩的是谁!那可是林晟少爷!”

“我告诉你现在是法治社会,也是热武器时代,你随从再厉害,能厉害得过枪子儿吗!?”

肥胖男子唾沫星子满天飞,一个劲儿的斥责苏玄。

苏玄面露不耐烦之色:“聒噪。”

“单武,掌嘴!”

化作一道黑影的单武,直接欺身来到肥胖男子面前,挥起如蒲扇大小的巴掌,就毫不留情地朝着肥胖男子脸上扇去!

“啪!”

这一巴掌毫不留情,肥胖男子直接被抽飞数米之远,在空中还顺时针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几颗大金牙从他嘴里飞出,还带着点点血沫儿!

一般人被这一巴掌打到绝对会当场休克昏阙,但不知为何肥胖男子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后,竟又站了起来。

大概是肉多的原因吧……

只见他慢慢爬起身子,捂着印着血红巴掌印的半边脸,眼神恶毒,就像是看到杀父仇人似的:“你居然敢叫人打我!?”

苏玄面色平淡:“继续。”

“啪!”

单武再次来到肥胖男子面前,将勉强站稳身子的他,又抽飞了出去。

这次同样在空中旋转了几圈的肥胖男子就像是一条死狗,趴在地面上。

不知生死。

林遵的脸色已经阴的都可以挤出水了:“小畜生,你是不是太过了!”

今天无论如何,林家的颜面都扫地了。

苏玄眉头一挑:“这就过了?”

他眼神深处划过一抹残忍之色。

只见他将踩在林晟胯部,透过裤子还染上了些血的右脚抬起了来,然后瞄准林晟的左腿。

再次踩下!

“啊!”

原本都已经痛昏过去的林晟,被突然袭来的剧痛刺激得清醒过来。

如万千蚂蚁啃噬一样的痛楚,让他整个人都癫狂了!

“昇儿!”林遵咆哮了起来。

别看他平时为了自己的利益,宁愿上成百上千人家破人亡,不皱一下眉头,跟没有感情似的。

确实,他是个为了成功可以不惜一切手段的人,但毕竟血浓于水,虎毒还不食子呢。

他怎能忍心看亲儿子当着自己面被折磨?

林遵胸口起伏不定,尽力让情绪波动的自己平静下来,他知道,这时候不能慌乱。

几秒后。

林遵沉声问道:“你想要什么?”

“钱,女人,还是权利,只要你放了昇儿,我都可以给你。”

保镖全都死光了,他手上也没枪,所以拿苏玄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用这种满足对方要求的办法来试试了。

“我想要什么?”

苏玄的眼睛里泛起一丝追忆。

林遵见状以为有戏,连忙道:“你说,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都可以给你!”

“我想要一个人。”

“谁?”

“宋清韫?”

林遵听名字有些耳熟,却已经忘了这位曾被他儿子逼死的女人:“她在哪?”

“她已经死了。”

“咔嚓!”

林遵双拳紧握,面露怒容:“你在玩弄我!?”

“被你儿子逼死的。”苏玄道。

林遵没有意外,在这方面他对自己儿子还是很自信的。

况且,不是血海深仇,也不至于造成今天这种惨状。

“人死不能复生,换个要求吧。”林遵道。

“那我想要一个人的命。”

“谁的?”

“你儿子的。”

苏玄话音一落。

林遵整个人就化作了一头暴怒的雄狮,充血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苏玄:“你这是真要与我林家不死不休!?”

“爸,救我……”

苏玄脚下的林晟发出虚弱的求救声。

这位昔日为非作歹,逼良为娼,狗仗人势的恶霸纨绔少爷,现在就像是条奄奄一息的败狗。

苏玄面色平静:“我不光与你林家不死不休,四大家族除钱家外,苏某会挨个拜访。”

说完。

他一脚踩在林晟的脖子上。

“嚓!”

颈椎断裂。

林家大少林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