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噩梦结束

苏玄走了。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云淡风轻,面色平淡的离开了。

完全不像是杀完人该有的样子,就像是……刚踩死了个蚂蚁,不值一提。

苏玄离去的黑色背影,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牢牢地压在众人的心头。

直到苏玄彻底消失在他们视线中,他们才松了口气。

但!

林家府邸现在已经跟鬼村一样,静得诡异!

落针可闻!

所有人像是麻木了一样看着,脸色已经变白的林晟尸体,都说不出话了——宋春山就跟刚跑完马拉松似的,直接虚脱地坐在了椅子上,脸上满是绝望道:“完了,都完了。”

宋河则已经闭上了眼睛,两行浊泪瞬间脸颊流下。

与刚刚高兴得泪水不同的是,这次的泪水充满了无奈和绝望。

就连林家都奈何不了苏玄!

“昇儿……”

林遵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

随着苏玄那一脚的落下,不光林晟死了,更是带走了林遵所有精气神一样。

让这位平日雄姿英发的林家家主,瞬间苍老了无数。

“林家主!”

这时,赵真和翁天福两人也赶了过来,当看到这一幕时,两人全都吓了一大跳。

赵真连忙去搀扶已经摇摇欲坠的林遵,至于翁天福看到此刻二楼的血腥景象后,就连他都心中发寒!

“林家主,这是怎么回事!?”赵真整个人都充满了惊异。

“昇,昇儿死了。”林遵声音沙哑。

“什么!?”

这时赵真和翁天福两人才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具男子尸体,正是今天林家生日宴会的主角,林晟!

赵真和翁天福两个人的大脑瞬间空白一片了。

遍地都是尸体,到处都是鲜血。

林家这是被人给屠了!?

“这是谁干的!?”

翁天福和赵真两人全都面露愤慨之色。

不过那也只是表面上罢了,此刻两人心里究竟在想什么,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林遵没有回答他们,只是在赵真的搀扶下,站在原地,充满血丝的目光僵直地看着林晟的尸体。

片刻后。

一道嘶哑如野兽般的声音从他喉咙里发出:“苏玄,我要你死!”

“苏玄,我要你死!”

林遵发出了这辈子最歇斯底里,最疯狂,最大声,最怨毒的咆哮声:“苏玄,我要你死!”

然而,就在苏玄离开不久。

林家又收到了一份大礼。

一副普通的木质棺材,四对花圈。

当林遵看到棺材和花圈的那一刻。

“噗!”

他喷出一口鲜血,当场气昏了过去。

那些还待在林家的众人也都惊魂未了的离开了。

钱绍坐在车内,心里已经迫不及待要将今天发生的事告知父亲和爷爷了。

毕竟四大家族的联盟关系名存实亡,更何况钱家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跟其它三个家族关系崩坏了。

林家在这段时间也没少打压他们钱家。

否则林家宴会这种大事,钱家也不会派他一个小辈过来。

林家遭此大难,钱家多多少少也得摆两桌庆祝一下!

外面,连绵的秋雨还未停歇。

一场秋雨一场寒,已至深夜,空气中多少带着寒冷气息。

“主上,我们是回家,还是……”

单武在后面给苏玄撑伞。

“让我一个人走走吧。”苏玄道。

“可是,现在还下着雨,您衣物太过单薄了。”单武担忧道。

若放以前,他根本不会因为这种事去提醒苏玄。

但现在苏玄身体每况愈下,说不定一场不起眼的秋雨都能让他生病感冒。

苏玄摆手:“我清楚自己的身体,不用担心。”

见苏玄决心已定,单武叹了口气。

这位大人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听不进人劝,普天之下根本没有人能管得了他。

“唉,那个叫宋清韫的女人要是还活着就好了。”单武心里想着。

就因为苏玄在这事件已经了无牵挂,什么都不在乎了,所以才会这么不看重自己的身体。

在离开前,单武想把伞也留下,也被苏玄拒绝了。

最终单武离开了。

就像是这个世界突然安静起来了一样,苏玄原本杀完人躁动的心,也变得宁静了许多。

绵绵雨水轻柔地落在他脸上。

那种冰凉的触感,正好浇灭他心中的躁动。

他故意踩进小水坑里,也故意将手伸向外面,任雨打湿。

这样看似孩童俏皮,淘气的行为,其实是苏玄想要借助这天地间的水,来洗干净身上的血。

“这雨生于天,死于地,中间的过程就是人生。”

就在苏玄陷入无尽思绪的时候。

突然,他感受不到雨滴了。

“雨停了?”

他面露疑惑,抬头往上看。

结果看到的是粉红色的雨伞。

然后就是一道略带不满的声音:“难道你不知道淋秋雨很容易生病的吗!”

苏玄转身,就看到甄晗那张精巧的瓜子脸上布满了责怪。

“你怎么来了?”

“我来跟你正式道谢了啊。”

“道谢?”苏玄意外。

“是啊,上次你救了我,我也只是匆匆跟你道个谢罢了,那样太不正式了,显得我很没礼貌。”

“所以……”

甄晗眨着眼睛:“这次我要好好地跟你道个谢。”

“现在?”苏玄面露古怪之色。

“是啊!”

“你不怕我吗?”苏玄好奇。

刚刚他在林家大开杀戒的时候,这个傻姑娘就在一边全程观看的吧。

正常人看到杀人这种事,不应该对一个“杀人犯”敬而远之吗?

然而甄晗却瞪大了眼睛,疑惑问道:“我为什么要怕你啊。”

“你不觉得我是坏人?”苏玄忍不住问道。

“不会啊。”甄晗嘻嘻一笑:“像你这种喜欢见义勇为的社会好青年,怎么可能是坏人啊!”

苏玄嘴角抽搐:“社会好青年?”

“是啊!”

甄晗一脸认真。

苏玄:“……”

他这辈子没想到,自己会被冠以一个“社会好青年”的称号。

“好啦,外面太冷,我请你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