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新皇

如果说是因为是晚上,再加上各大媒体记者因为血腥场面吓得四散而逃,导致没能将林家发生的惨剧及时报道出来的话。

那第二天一大早,随着林家遭遇血洗,林家大少被人残忍的废了蛋蛋,毫无人性折磨一番后也被杀死的这则消息传出。

整个天河市就炸锅了!

这绝对是天河市十多年以来,最让人震撼,让人胆寒的新闻!

林家,天河市四大顶尖豪族之一,甚至都有专业人士分析,林家极有可能在未来几年,领先其它三大家族,一跃成为四大家族之首。

这差不多就是天河市的土皇帝了。

结果土皇帝在自家地盘,被人给掀翻了?

据说林遵事后狂喷鲜血,气得昏过去了。

一时间,各个版本的传言在天河市如同瘟疫般迅速传播。

前几天连续杀人案足足死了二十七人,就已经够轰动天河市的了。

今天林家惨遭血洗,让天河市居民都很有默契的,早上只谈论一个话题:林家!

“唉,这些记者的业务水准真是越来越不行了,还有一则重要信息没报道出来呢!”

茶馆里,一名男子抿了口茶摇头叹道。

一名随行伙伴好奇问道:“什么消息?”

男子站起身子,“唰!”手中纸扇瞬间张开,面露笑容地道:“诸位想知道的话,就请位老板,帮在下把这茶水钱付了如何?”

“老井,你又不是差那点钱,就别吊兄弟们胃口了,快点说吧。”

茶馆大厅里,一名光头男子不爽地嚷嚷道。

“那不行,我是个商人,怎么能把消息免费送给你们,这不是商人作风。”男子微微笑道。

“来,你这茶钱我请了,快说吧!就当赌你老井是个厚道人了。”一名穿着西装的男子阔气道。

“啪!”

男子手一挥,扇子又合拢成“一”:“前段时间杀二十七人的幕后凶手,与血洗林家,杀害林晟的凶手,为同一人。”

话音一落。

全场鸦雀无声。

…………………………

因为今天一整天都没课,宋灵跟甘若彤两人早早就出去逛街了。

阳台上,苏玄依旧惬意地晒着太阳。

“主上,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到翁家和赵家,将赵偃和翁帆两人全杀了?”单武不解。

苏玄嘴唇微动,吐出两个字:“累了。”

单武:“……”

苏玄从藤椅上坐了起来,问道:“紫禁城那边怎么样了?”

单武闻言心中一喜,这是苏玄自从离开紫禁城以来,第一次向他过问紫禁城那边的事。

虽然苏玄已经明确地说过,他已经辞去一切职务隐退了。

但在单武心里,苏玄仍是那个据北国城外,带领百万将士誓死守住国门的玄君!

“回主上,新皇登基后颁布了四道法令。”

苏玄眉头挑起,刚登基就迫不及待的颁布法令?

“哪四道?”

“增长税收、增加每年征兵数量、整顿龙国军部进行全面改革、限制极武殿招人数量。”

苏玄目光微眯,他倒不是很在意前面的三道法令,倒是这第四道……

“限制极武殿?”

“没错,原本极武殿每年在龙国招生的人数是三万,如今被新皇勒令至两万人了。”单武回答。

苏玄若有所思:“看来我们的这位新皇刚上位,就已经坐不住了啊。”

“属下也觉得新皇刚刚登基,就动极武殿,未免有些太早了。”单武恭声道。

苏玄点头:“确实太早了,就连他父亲当年最为巅峰的时候,都没有去主动招惹极武殿。”

“不过……”

他眼睛闪过一丝光泽:“这也正代表,我们的这任新皇是位雷厉风行,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果决君主啊。”

早在上任皇帝在位期间,极武殿的势力就已经扎根在龙国的各个地方,早已长成参天大树,正悄悄威胁着皇室一脉在龙国的地位。

“那主上您是怎么看的?”单武问道。

苏玄抬头看了眼天上刺眼的太阳,淡淡道:“我已经卸下一切职位了,除了空有玄君头衔外,就是一介平民罢了。”

“况且,龙国庙堂之上也不乏真正有才之人,新皇不是愚钝之人,知道该怎么用他们。”

“只是……”

苏玄语气一转,揉了揉太阳穴:“新皇年纪尚轻,心性难免有些问题,容易浮躁,易怒过刚。”

“此乃为君之大忌。”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新皇能力手段丝毫不弱于已故的先皇,足以让某些势力感到棘手了。

若是新皇再过分地触碰那些人的底线,那些势力终究会坐不住的。

届时,龙国必乱。

这也是为何,先皇明明视极武殿为眼中钉肉中刺,但却迟迟不肯动手的主要原因!

同样,在苏玄还未辞去职位之前,新皇估计也是把他看做肉中钉吧。

毕竟那时他手中可是掌握了龙国最为骁勇善战的北部军团。

堪称百万雄狮的存在!

哪怕先皇临死前跟新皇再三叮嘱:“玄君乃我龙国真正顶梁柱。”

但新皇仍然敌视苏玄。

只因,只要苏玄愿意,他屁股下的王座随时都会坐不稳!

“罢了。”苏玄叹了口气。

“紫禁城发生任何事,都第一时间通知我。”

单武闻言激动无比:“主上,您要复出了吗?”

“北部军团百万将士,都在期待您归来的那一天,再次带他们出征,脚踏山河!”

“将士热血犹在,只等您的出现,征战天地!”

苏玄脸一黑,难得多说几句,吐槽道:“你当退隐是闹着玩的啊,这么随随便便地复出,就算我答应,新皇也不答应啊。”

单武憨厚地挠了挠后脑勺:“那属下就等您复出的那一天,属下相信那一天也不远了。”

苏玄闻言目光复杂,不知是不是在打趣单武,还是在认同他说的话,回了句:“你的直觉倒是很准。”

他已经大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了。

无论是新皇的种种所为,还是极武殿那群家伙的蠢蠢欲动,亦或者是国境之外,曾被他打的落花流水的外族混账。

三方都已经要开始互相斗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