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一眼万年,叶香奈何

“去趟福利院吧。”

正在晒太阳的苏玄脑海突然闪过这一念头。

让他很是意外。

福利院这三个字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的词汇。

他三岁那年,一场震惊整个天河市的火灾,无情剥夺了他父母的生命。

那是一场整个小区都化成火海,就连天空当快要点燃的大火。

当时天河市所有警力,特警,消防队,甚至就连驻扎的军队都惊动了参与救火。

火灾整整烧了两天一夜,死伤无数。

苏玄一个三岁的孩子能从中只是略微烧伤的生还绝对堪称奇迹。

不过,据当时苏玄只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父母用身体将他围在中间,用生命保护了他。

在解救苏玄的时候,救活人员先是发现已经烧焦的苏家夫妇,最后才从夫妇二人尸体里,发现已经苏玄的存在。

这样的场景,几乎让在场所有救活人员绷不住眼泪,无声哭泣。

事后,苏玄便被分到了那家,让他到现在内心都很抵触的福利院。

“就当去缅怀一下吧。”苏玄暗道。

虽然在福利院的那段时间生活的很黑暗,但那里终究是他的过去。

红心福利院,经过十多年的积累,现已成为天河市重点支持的福利院之,无论是环境,资源还是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有了质的变化。

“到了。”

因为是后来被政府牵头的原因,哪怕是十多年过去了,福利院仍然在市中心占据宝贵位置。

从宏豪居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后,就能抵达。

当走下车,看到原本只有几间房子的福利院,规模已经扩大到中小学校一样的地步后。

苏玄不禁唏嘘不已。

“主上小时候就生活在这里吗?”单武跟在后面好奇道。

苏玄笑了笑:“这是扩建后的。”

“以前我住的福利院,到了冬天连暖气都没有,冻得我常常缩在被窝里不肯出来呢。”

看似云淡风轻的话语,但很难想象,一个只要几岁的小孩,在被窝里冷的蜷缩身子,那样子有多可怜。

其实那时候的苏玄连缩在被窝里都是奢侈。

因为他要洗衣服,并且有时候热水不够用,就需要用凉水。

寒冷刺骨的冬天,一双小手冻得通红,发麻。

往往当洗完衣服后,苏玄就基本感受不到手的知觉了。

此时福利院中。

院子内,一群小孩成群结伴,嬉笑打闹,连绵不断地出来纯真又稚嫩的欢笑声。

大家一起无忧无虑的奔跑,追逐,笑容天真无邪。

“嗯?”

苏玄眉头一挑。

在孩童们玩闹不远处的一棵枯树下,一名小女孩正孤零零地背靠在树上,眼巴巴地看着那群玩的正欢的孩童们。

与那些或三三两两地打闹,或几个人结伴玩过家家的小群体而言,这个小女孩未免显得孤独了许多。

苏玄看着小女孩孤单的身影,心弦像是被触动了似的,目光泛起涟漪。

其实就算十几年过后,福利院的环境,生活条件都有了质的飞跃。

可以让这里的孩子都吃饱穿暖,可以招收那些高素质工作人员来照顾着些孩子,减少一些不良工作人员,暴力打骂,欺压孩童的事件。

但……

这终究是群有血有肉的孩子。

经济物质方面做的再好,他们始终都体会不到,普通家里面父母关爱的。

并且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些孩子的内心就会慢慢产生自卑的情绪,以及深深地心理阴影。

这些苏玄都是亲身体会过的。

就算到了高中,他都依然是自卑的,直到遇到宋清韫……

“你现在一旁等着我吧。”苏玄对单武道。

这个人在昨天杀了很多人,一身杀伐血腥气息,到现在还没去掉,很容易吓到这些小孩。

单武很有自知之明地点头。

因为昨晚下过秋雨的原因,所以今天气温很低。

一道冷风吹过,苏玄拉直了身上的黑色狐裘,也不顾把衣服弄脏,坐在了小女孩面前的石阶上,然后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抬起头。

苏玄一愣。

那是一双黑得如同宝石般透露光芒的眸子。

单纯,质朴,清澈。

这么一双理应只能存在动漫中的眸子,给苏玄的内心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他迄今为止,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睛。

“奈一。”

灵动悦耳的声音,传入苏玄耳畔。

“这是你的名字?”

“嗯。”

小女孩像是不敢跟苏玄对视一眼,刚抬起的头就垂了下去。

“一眼万年,叶奈香何。”

苏玄细细品位这句话,基本上可以猜出眼前这名小女孩应该是某个很有文化家庭出身的。

并且小姑娘能记得自己名字,应该跟他一样,是懂事了后才来的这家福利院。

“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玩?”苏玄问道。

奈一仍然低头,小声地道:“他们不愿意跟我一起玩。”

苏玄皱眉:“为什么?”

这个问题像是戳到女孩伤心处了似的,女孩双眼当即就婆娑了起来,有些委屈地道:“因为唐妈妈不喜欢我?”

“唐妈妈?她是负责照顾你们的工作人员吗?”

能被这群孩子称呼为“妈妈”的也就只有一直照顾他们的工作人员了。

“奈一这么漂亮,能告诉叔叔,唐妈妈为什么不喜欢你吗?”苏玄柔声问道。

这么一问,奈一就更委屈了似的,眼角打转的泪水终于止不住似的。

不要钱的钱滴落在地。

“奈,奈一也不知道为什么唐妈妈不喜欢奈一,还经常凶奈一。”奈一声音很哽咽,很委屈。

不知为何,听到女孩抽噎的声音,苏玄的内心都随之一颤,心软了。

他开始有些后悔,在来之前怎么没买糖果之类的。

就在他打算好好安慰女孩的时候。

数米外,一名从福利院楼房里走出来的长相不错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刚走出来,就插着腰的怒声喊着:“奈一,你这死丫头跑哪去了!?”

正在委屈哭泣的奈一,当听到年轻女子尖锐刺耳的怒喊声后,娇小的身躯明显颤抖了一下。

她连忙用还带着泥巴的小手,将眼角的泪水擦掉,然后鼓起勇气地站起来,带着害怕地道:“唐妈妈,奈一在这。”

“死丫头,是不是一天不打你皮痒痒了?碗都没洗好就敢跑出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