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福利院的潜规则

这位“唐妈妈”长得也很漂亮,只不过此刻她愤怒的样子,落在奈一的眼睛里,却要比动画片里的灰太狼还要可怕。

“奈,奈一,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

女子闻言不禁更怒了:“洗那点碗你就累了?”

“可,可是……”

“给我闭嘴!”女子怒喝。

女子突如其来的吼声,显然吓到了只有五岁的奈一。

她再次低下头,小脸满是委屈,不敢说话。

“快点给我滚过来洗碗,午饭前要是没洗完,就别吃饭了。”

唐蓉说完,就怒气冲冲地朝着奈一走去,看样子是想强行把那个可怜的小女孩拖走。

然而。

不远处觉察到苏玄这边异状的单武,直接一个箭步上来,就挡在了唐蓉身前。

于此同时。

苏玄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奈一的小脑袋,尽量用最温和的语气问道:“这个唐妈妈一直这么对你吗?”

奈一对于苏玄摸自己头的这个举动,明显有抗拒心理,略微胆怯地躲了一下。

但,听到苏玄的问话,她喏喏地点了点头:“每次吃完饭后,唐妈妈都会让奈一洗碗。”

苏玄眼神深处冷光一闪即逝,继续问道:“整个福利院的碗都让你一个人洗?”

奈一摇了摇头,很认真地摆了摆手指头,然后眨着黑宝石般的眸子,回答道:“还有其他三个小朋友。”

苏玄闻言,心中怒火都快遏抑不住了。

像这种规模福利院的小孩数量恐怕都有数百之多了吧!

尤其是当看到奈一那副天真,单纯的样子,让苏玄心中一痛。

他可以从这个小姑娘的眼睛里,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脸。

“奈一,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苏玄目光毫不避让的直视奈一的眼睛,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严肃和认真。

“喂,你是谁啊!”

唐蓉一开始被魁梧的单武吓到了,但很快想到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后,就有了底气,怒声质问道。

单武只是冷眼看着她,没有回应。

“你给我让开!”

唐蓉见怎么都推不动单武,心中气急败坏:“这里可是福利院,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要是再不让开,我就报警了啊!”

“还有那边的那个人,你在干什么呢!?”

唐蓉也注意到苏玄正蹲在奈一面前说些她听不到的话,便连忙朝着奈一大声吼道:“死丫头,快点滚过来,那是坏人!”

苏玄浑然不顾唐蓉的吼叫声,仍然认真地看着奈一的眼睛。

终于。

当奈一听到唐蓉的吼声后,睫毛明显颤动了下,小脸忐忑无比:“可是唐妈妈说你是坏人。”

“那你觉得叔叔是坏人吗?”苏玄微笑。

奈一摇了摇头:“叔叔不凶奈一,不是坏人。”

“奈一猜对了,叔叔不是坏人,所以你想不想跟叔叔离开这里呢?”

苏玄再次宠溺地摸奈一的头。

这次奈一没有躲,显然在她内心里,即将要接受这个“温柔”的叔叔了。

就在她要小嘴微动,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唐蓉的怒吼声再次传来:“奈一,你要是再不滚过来,等会我就过去打你了!”

“聒噪!”

苏玄目光泛冷,怕吓到奈一,强压下心中怒火:“单武,掌嘴!”

单武得到命令二话不说,一巴掌抽向唐蓉。

力度不是很重,但也不轻!

措不及防的巴掌抽在唐蓉左脸上,直接把她给打懵了。

片刻后,感受到左脸火辣辣的疼痛后,唐蓉睁大了瞳孔,一只手捂脸,一只手指着单武,不敢置信地道:“你敢打我!?”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我要报警抓你们,我要让你们蹲牢!”

苏玄淡漠的声音响起:“继续。”

单武点头,不作任何犹豫,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地抽向唐蓉。

为了避免吓到奈一,苏玄站起身子,挡住了奈一的视线。

不到十秒。

唐蓉的脸就肿了起来,原本还硬气无比,嚣张得跟头母狮子似的她,披头散发,狼狈不堪,连连求饶:“别打了,别打了。”

但,单武又岂会听她的?

愣是等再扇完三巴掌后,苏玄喊停后,单武才停手。

只见苏玄淡漠地质问唐蓉道:“为什么要让一群小孩去洗福利院的碗?”

唐蓉知道自己碰到硬茬子了,也不敢再强势下去,只能支支吾吾地道:“这是我们福利院的事,你管不着。”

苏玄面无表情:“一。”

“二。”

就在他快要数到三的时候,唐蓉终于怕了:“我,我只是想锻炼一下他们的动手能力。”

苏玄面色一冷:“单武,继续。”

到现在还油嘴滑舌,显然这个无耻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啊!”

单武的巴掌还没打到她脸上,唐蓉就尖叫出声,哭丧着地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让他们洗碗的。”

“这家福利院是政府带头筹资扩建的,无论是工作人员的薪水,还是福利院孩子们的费用一切开支,均是由政府或者社会慈善机构支出。”

“我想问,你们福利院那些打扫卫生的员工在哪?”苏玄逼问道。

面对苏玄的这个问题,唐蓉苦着个脸。

因为她跟这里院长不同寻常的关系,所以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在他们福利院的员工名单里,有打扫卫生的员工,而且有足足十人之多。

但这是院长谎报上去的,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些员工,福利院内,一切卫生都是他们逼迫这些不懂事的孩童做的。

目的就是为了省下政府拨款下来的那十名卫生人员的工资,然后中饱私囊……

她面露为难犹豫,心里纠结说不说。

说的话,就等于出卖了院长。

但不说的话……

唐蓉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单武地手,紧咬牙关。

唐蓉内心一横,打算开口的时候。

不远处,一名戴着眼睛显得斯斯文文,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正脸色阴沉地朝他们走来。

“是谁敢在福利院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