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大人物接踵而来

这样乍一听极为负责任的一句话,让苏玄目光微冷:“是有人看上这个小女孩了吧。”

他自幼就生活在福利院,对福利院中的某些潜规则再熟悉不过了。

像奈一这种从小就很漂亮的美人胚子,往往就很容易被某些人给盯上。

这里指的某些人很广泛。

有可能是不孕不育的夫妻俩,想领个孩子回去组建个完整家庭。

有可能是一辈子都没有子女的老人,来领养个孩子陪他度过余后人生。

等等可能都存在。

而在苏玄印象里,就有很多人会来福利院晃一圈,然后跟那时的院长点名,等这些小孩长大到几岁后,就来接他们。

而他们在接走孩子的时候,会给院长一笔不菲的酬劳。同样院长也必须保证到时候这些孩子一个不少。

这样的事情,在苏玄的小时候经常发生。

一辆车就带走好几个小孩,而那位院长则时躺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乐呵呵地数着桌上钞票。

这一幕,他永远不会忘。

至于那些孩子最后到了哪里,又去到什么地方,他根本不会去管。

曹寿面色剧变,脱口而出:“你……”

怎么知道还没说出,他就立马反应了过来纠正道:“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苏玄冷笑。

如今龙国社会虽然已经在重度打击拐卖儿童事件,一旦被发现就会受到严刑。

但!

在金钱的诱惑下,人性就会变得可笑,人的胆子和欲望也会被无限放大。

苏玄的一句话像是触碰到曹寿的底线般。

只见曹寿立马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他的这一举动无疑证明了苏玄心中猜测。

曹寿刚把手机开机,突然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上面的备注是:韩局。

刹那间,曹寿汗毛炸立,拿着手机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这韩局,乃是天河市民政局的局长!一个平时他想巴结都没资格巴结的大人物。

这时候韩局给他打电话干什么?

曹寿下意识看了看旁边的面露冷色的苏玄,心里陡然慌张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

“喂,韩局……”

“曹寿,我在你福利院门口。”

语气平淡,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曹寿瞳孔瞪大,吓得手机差点没扔了,连忙道:“那,那我马上去接您。”

他刚挂断电话,就要去门口。

结果又来了一个电话。

备注:安会长。

曹寿心里又是一突。

天河市只有一个安会长,那就是儿童慈善资金会的会长,一位在天河市慈善界都举重若轻的大人物。

更是他们福利院的大金主!

他咽了口唾沫,接通电话,还没开口,电话那边就传出淡然的声音:“曹寿,我还有一分钟到你福利院。”

电话挂断,又有电话打了过来。

备注:老孙。

曹寿此刻的手都哆嗦了起来,这位老孙正是他们福利院的直系领导,不过在他金钱的诱惑下,已经跟他同流合污了。

放以前他肯定毫不犹豫就接了,但现在,他心肝儿都在颤啊!

三秒后,他手指哆嗦地按下接听键。

电话刚接通,就传来愤怒的骂街声:“曹寿你个混蛋,你想找死别拉上老子啊!”

“你给老子等着,老子马上到你那!”

话说完,连给曹寿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挂断了。

此时,曹寿呆滞地看着自己手机,人已经傻了。

“老曹,发生什么事了?”

唐蓉见曹寿脸色不对,忍不住用手拽了拽他的衣服。

“要,要出事了。”曹寿有些魂不守舍地道。

唐蓉脸色一白:“出什么事了?”

曹寿做的那些破事里面,也有她的影子,若是被人发现,不光曹寿大难临头,就连她都得跟着受牵连。

她今年才二十四岁,正值花样年华,凭借她这几年从曹寿身上赚的钱,足够她以后潇洒了。

她希望以后等着她的是帅气小哥哥,而不是一群牢狱大叔!

“别,别慌,我也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

曹寿也在心里安慰自己,并且深知遇到关键时刻越不能慌!

就在他给自己做思想工作的时间里。

这家福利院的门口。

人影绰绰,接踵而来。

天河市政务局局长,韩天立;儿童慈善基金会会长安友杰;天河市公共慈善部部长孙天林。

这三人一来,如此阵仗,就连唐蓉都吓了一大跳。

尽管她没有资格见到这三人,但这三个人可是电视采访的常客!

“曹寿!”只见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在看到曹寿的第一眼,就怒喝出声!

曹寿看了男子,也不敢再称其为老孙了,只敢恭声道:“孙,孙部长。”

他又看向那位已经白发苍苍的韩局长,唯唯诺诺地道:“韩局长。”

然后朝着身子有些消瘦的男子点头哈腰:“安会长。”

对于曹寿示好的举动,三人全都冷着脸,不予回应。

这让曹寿的心可谓跌入了谷底。

“曹寿,今天我来没别的事,就是想问问你,谁让你强迫孩童进行劳动的!?”安会长冷声质问。

如果是普通人的质问,曹寿可能会从容面对,还能反驳两下,但此刻面对的是这三位大人物。

别说是反驳了,他都快吓尿了。

“安,安会长,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您一定是误会了。”曹寿额头冷汗直冒。

安会长冷哼一声:“有没有不是你说的算,等会我们儿童慈善基金会的人就会亲自过来核实!”

曹寿心凉半截。

“曹寿,现在我怀疑你身为福利院院长,有贪污嫌疑,所以,我将会以民政局的名义,对你所在福利院进行审查!”韩局长面露威严地道。

曹寿整个人如遭雷劈,差点没吓得一屁股坐地上。

对于这种检查,审核之类的,他早就已经有完全的措施来防备了,但那是是因为来审查的领导,都已经被他收买了。

现在……

看着眼前铁面无私的韩局长,以及冷着脸的安会长,还有那个恨不得把他皮给扒了的孙部长。

曹寿内心升起浓浓地无力感。

“完了,都完了。”

如果他那些事全被查出来的话,别说是二十年了,恐怕直接就是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