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女儿奈一

曹寿心里抓狂,本来这就是一件很小的矛盾啊!

至于为什么能演变成现在这一幕,曹寿双目血红,死死地盯着苏玄:“是你!”

“一切都是你!”

“我明明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就是眼前这个混蛋,只是让他的随从打了个电话,就直接把这三个顶尖大佬给喊到了这里!

“不对!”曹寿立马摇头,然后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分析局面。

片刻后。

曹寿又将手指向韩天立,安友杰,孙天林身上:“一定是你们!”

“一定是你们眼红了我一年赚那么多钱,所以就打算联起手来把我给弄下去,等这个位置空出来,就让你们的人坐上来是不是!”

曹寿气得咬牙切齿,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分析的很准确。

一定是这三个家伙眼红他,一定是!

然而。

他这种自以为是的小聪明,落在韩天林三人眼里未免显得太过可笑。

韩天立并没有管曹寿的“污蔑”,仍然威严地道:“曹寿,在我们查清此事之前,我已经向上级通报将你革职处理。”

“如果在我,或者是安会长的基金会查明,你确实有贪污,虐童等行为的话,我们将直接把你送上法院进行审判!”

铿锵有力的话语,就像是一道雷霆般劈在曹寿身上。

他脸毫无血色。

事情已成定局,任谁都无法改变了。

唐蓉也绝望地呆在了原地,此时,她的心在滴血!

“请问,您是……”

这时,韩天林收起威压,朝着单武恭敬问候。

同样安友杰跟孙天林两个人都是摆出了毕恭毕敬的模样。

因为在他们三人碰面的时候,都从对方口中知道,是一个大人物的领导叫他们来的,并举报福利院院长曹寿有问题。

那位大人物在他们心里都是庞然大物,高不可攀的存在了,那这种人物的领导,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三人不敢想!他们自然有十万个胆子也不敢怠慢。

只是他们很好奇,究竟是哪位滔天大人物!

一来到场上,除了唐蓉跟曹寿外,就两个陌生人,一个看上去只是个年轻人,直接被他们给忽略了。

于是他们便将目光放在了单武身上。

只见单武掏出证件,面无表情地将证件递给了韩天立。

那是红色的军官证!

韩天立三人瞳孔一缩,军人!

曹寿同样也看到了军官证,他心脏猛然跳动一下,涌起不祥的预感。

韩天立小心翼翼地翻开军官证,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是名面色冷峻的男子,穿着一身绿色军服,显得庄重而神圣!

下一秒。

韩天立瞳孔突然猛然收缩!

他看到男子肩章上有一颗星星和一棵麦穗。

都,都统!

他再往下看。

姓名:单武,军衔:都统,隶属于龙国北部军团。

韩天立猛然抬头,目光骇然地看着单武,心中早已泛起惊天巨浪,北部军团的都统!

“唰!”

韩天立立正,朝着单武面露崇拜之色地敬礼。

“天河市政务局局长韩天立,见过单都统!”

“都统!?”

韩天立身后的安友杰跟孙天林两人眼皮一跳,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连忙凑上前看韩天立手里的军官证。

不看不知道,一看两人当场吓傻了在原地。

军衔都统四个字体,十分醒目的映在三人眼里!

尤其是隶属于北部军团!

在龙国,北部军团的军衔跟其他军团是不一样的,因为北部军团的领导着是那位玄君!

北部军团是龙国最精锐的虎狼之师!

从中走出来的哪怕是一名参领,到了别的军团那待遇都得提升一个等级!

更何况……

三人面面相觑,都统的话,是不是就等于参加过血战!?

等等!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名参加过血战的北部军团都统!?

三人只觉得一阵窒息,忽然有种给跪了的冲动。

当曹寿知道单武是一名都统时,他心脏突然骤停一秒,然后就觉着大脑有些缺氧。

“噗通!”

他白眼一翻,直接向后仰倒而去!

吓晕了。

唐蓉也是瘫倒在了地上,脸上满是绝望,她刚刚在一名都统面前撒泼?

驻扎天河市的部队最高将领是位都统。

但普通地都统见到北部军团参加过血战的都统,那都是要低上一头的!

“单,单都统,我,我,我,能跟您合个影吗?”韩天立嘴巴都哆嗦了起来,语气充满了恳求。

对于这种见到高官就要合影的举动,韩天立是很反感的,他觉得这很没出息。

但今天,他真香了。

安友杰跟孙天林两人都一副希冀地看着单武。

如果能跟一位参加过血战的都统合照,这人生简直死而无憾了。

以后谁在自己面前装逼,直接“啪!”把照片往桌上一拍,直接豪气冲天地指着自己道:“这是我!”

然后指着单武:“这,是位参加血战还活着归来的北部军团都统!”

简直想想自己都要爽翻了啊!

然而,单武很无情的拒绝了:“不能。”

他没有跟陌生人合影的习惯。

韩天立三人耷拉着脸,很遗憾。

“我想领养这个小姑娘。”

这时,正在跟奈一小声聊天的苏玄,突然站了起来,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身上。

见苏玄跟单武站在一起,显然两者是有关系的。

所以韩天立便笑道:“只要这个小姑娘同意,小兄弟你就可以办理手续领养她了。”

苏玄用手轻轻捏了捏奈一的小脸,微笑道:“奈一,你想不想跟叔叔走呢?”

“想!”奈一露出甜美笑容。

当苏玄听到“想”字的时候,刹那间,他的内心颤动了一下。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见到这个小姑娘没有一天,就会这么喜欢这个小丫头。

为什么就很奇怪的想要有种领养她的冲动。

但现在。

当奈一说出“想”字的那一瞬间,苏玄心里就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似的。

就像……

他有了自己的女儿一样!

没错!

就是这种感觉!

苏玄脸很自然的露出了笑容,蹲下身子,额头轻轻碰在奈一的额头上,说出了他这辈子最甜的一句话:“那奈一要知道,以后你就不能喊我叔叔,要喊爸爸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