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此人,不惧四大势力

“那,主上,我去办理领养手续?”单武恭声问道。

见苏玄居然有心领养一个小女孩,他心里也有些高兴。

这位大人真的太过孤独了。

从他认识苏玄到现在,在单武的认知中,苏玄永远是孤身一人,如果能有一个人陪伴苏玄的话。

无论如何,起码能让这位大人稍微顾忌一下自己的身体。

苏玄笑着点了点头:“去吧。”

两人很简单的对话,落在韩天立三人眼中,却让他们如遭晴天霹雳般,傻在了原地。

“等等,我,我没听错吧。”韩天立喉咙干燥。

安友杰心脏砰砰跳动:“单都统称呼这个年轻人为,主上!?”

“应,应该没听错,我听得也是这两个字……”孙天林结结巴巴地道。

三人彼此互看一眼,皆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惊骇之色!

单武,北部军团都统,放在军中都得尊称为“将军”的存在。

一年前的血战,北部军团全员参战!

任何一个军人,如果身上贴了个北部军团标签,那就等于高其它士兵一等。

那如果上面还贴了个“血战参与者”,那就是镀了层金!

就算是个大头兵,那走出去也得受到各方面的敬仰!

更何况是位可以称呼为将军的“都统”?

然而,就在此时,这位单都统居然称为这个年轻人一句“主上!”

韩天立三人只觉着脑袋都快炸了,嗡嗡作响。

都统的主上,那又是何等级别的大佬?

而他们刚刚可是直接无视这位大佬……

看着不远处正跟奈一温馨玩闹地苏玄,三人齐齐咽了口口水。

“我,我们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韩天立问道。

剩下两人犹豫不已。

“不用了。”单武听到他们的话,直接拒绝。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他是个喜欢安静的人。”

韩天立三人如小鸡啄米点头,心里却是很失望。

不说能跟这种滔天大人物攀上关系了,就算只是混个脸熟,那也是血赚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去打扰了。”韩天立无比识趣。

“嗯。”单武点头。

办理福利院领养手续其实很复杂,申请书,证件,以及福利院还要进一步审核,领养人是否符合领养资格。

意思就是,看领养的人能不能给孩子个正常的家,以及会不会虐待孩子。

但在苏玄这里,一切手续从简。

开玩笑,一个属下就是都统的大人物,没能力给孩子个好生活?

至于会不会虐待孩子。

韩天立余光看着不远处,苏玄和奈一正在很默契地蹲下身子,数着地上蚂蚁,时常传来奈一欢快的笑声。

这样温馨的一幕,让韩天立都忍不住要生个女儿了!

尤其是想到自家那个混账儿子,韩天立就气得喘不上来气,心中恶狠狠:“不行,回家不抽这小子两下,我心里不得劲儿!”

福利院外。

一阵秋风吹过,卷着树上的红枫叶在天上慢慢飘舞。

苏玄没有先带奈一回家,而是轻柔地替奈一将头发扎好后,看到不远处有个卖糖葫芦的摊子。

还没等他开口,单武就很有眼力见的,小跑到卖糖葫芦的大叔那。

付完钱,拿来两根糖葫芦,递给苏玄。

苏玄接过糖葫芦后,一脚踹在单武屁股上,笑骂道:“再滚去买一根去。”

单武不明白,为啥还要再买一根,但苏玄的话,他选择无条件服从。

于是又小跑到大叔那,付完钱,拿了一根糖葫芦过来。

就在他要递给苏玄的时候,就发现苏玄手里一根糖葫芦,奈一手里也有一根。

他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一根糖葫芦。

刹那间,这位平日里杀人无数,被许多人称为“冷面屠夫”的男人,笑了。

“奈一是不是不知道爸爸叫什么名字呢?”

奈一伸出小舌头,舔了两口糖葫芦,摇了摇脑袋。

“爸爸姓苏,叫苏玄,以后你也就姓苏了,叫苏奈一。”

“你喜欢吗?”

苏奈一重重点了点脑袋瓜:“喜欢!”

“叫爸爸。”

“爸爸!”

苏玄深吸口气,目光恍惚地望着晴空万里地蓝天。

他觉得,奈一就是老天怜悯他送来的礼物。

“这位叔叔姓单,你就叫他单叔叔好了。”苏玄道。

苏奈一很听话地娇声道:“单叔叔好。”

单武似是很受宠若惊。

他还是第一次跟小孩打招呼,更何况这位可是玄君的养女。

……………………………

魅影酒吧,三楼。

这里与一楼的舞池,二楼的贵宾包厢不同的是。

三楼就如同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一般,更宛若古代亭阁楼榭,古风气息十足!

甚至,就连假山,水池,鱼儿等等,应有尽有!

一间小楼房外。

一名长相魁梧,脸上还带着道狰狞疤痕的中年男子,对着屋内恭敬道:“禀报帮主,血洗血手堂叫苏玄的那人已经浮出水面了。”

屋内。

一名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媒气息的女子,身着蓝紫相间的汉朝服装,身姿曼妙,正在梳着自己那宛若瀑布般的乌黑秀发。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黎紫娴轻柔地声音从屋内传出:“他做了什么?”

中年男子回答:“血洗林家。”

黎紫娴梳头轻柔地动作停止。

几秒后,她缓缓站起身子,身上的汉服在地面步步拖行着,直到她走到门外,美眸放在中年男子身上。

“怎么个血洗法?”

中年男子低头恭声道:“林家上下所有保镖包括林晟在内全部死亡。”

黎紫娴眼睛微眯:“可曾查探出此人的身份。”

“情报堂那边的人上报说,此人只是一介商人……”中年男子有些犹豫。

显然,这个身份一定是假的。

否则一个商人就能血洗血手堂?一介商人就敢杀林晟,并且扬言与剩下的赵,翁两家为敌?

黎紫娴自然也不会相信,美眸微转:“先是杀尽血手堂高层,得罪青州帮,然后又血洗林家,向除了钱家外的三大顶尖豪族宣战。”

“此人无异于在与整个天河市为敌。”

“他为什么敢这么做?”一旁的中年男子忍不住问道。

三大顶尖豪族,青州帮这四大势力,每一个就连他们魅影帮都不能随便得罪。

当然他们与青州帮之间已经是血海深仇了,得不得罪的也无所谓。

但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一个身份只有商人两个字的年轻人,就只带了随从,然后就将上面的四个势力全都得罪了个遍。

除非……

黎紫娴眉目流光微动:“此人,不惧这四大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