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黎紫娴登门

中年男子心头一颤,不惧四大势力!

“这几日青州帮那边什么情况?”

“一直与我们魅影帮摩擦不断,而且看样子,最多一个月,青州帮应该就会对我们出手。”

黎紫娴点头:“你下去吧。”

“是!”

中年男子退下了。

之后,黎紫娴转身走进房间的屏风内,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褪去,最终在屏风上留下一道曼妙,朦胧,影影绰绰的身姿。

从整体实力上来讲,黎紫娴也不得不承认,魅影帮不如青州帮。

双方一旦到了决战那一刻,魅影帮的胜率也绝对不超四成。

这个胜率还是太低了,她作为魅影帮帮主是绝对不会拿帮派的安危去赌的,因此……

她是时候该采取措施了。

直到晚上八点,苏玄才带着玩得浑身疲惫,都快昏昏欲睡地苏奈一回家。

当来到这豪华无比的别墅前时,原本还困的哈欠连天的苏奈一,突然用小肉手捂住嘴巴。

别墅院内,五颜六色地花园种植着各种名贵花朵。

假山,喷泉,在月光照耀下波光粼粼地游泳池,以及那充满奢华气息,就像是动画片中城堡一样的别墅。

种种场景给苏奈一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爸爸,奈,奈一以后要住这里了是吗?”奈一黑宝石般晶亮的眸子闪烁欢快的光芒。

试问哪个女孩子,在小时候没有幻想过,自己住进属于公主的城堡,拥有只属于公主的粉红色,到处都是娃娃的房间?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

苏玄并未想到自己只是去福利院缅怀一番,就会领养个可爱女儿回来,因此并没有布置属于孩童的房间。

苏玄揉了揉她脑袋笑道:“以后这就是你的新家了。”

“哇!”

奈一从苏玄的怀中下来,就像只草原上欢快地小羚羊一样,在院子内发出各种奶声奶气的惊叹声。

对于一个从懂事没多久,就一直生活在嘈杂,拥挤地福利院中的小女孩而言。

眼前的一切,甚至就连那栩栩如生的假山,都是陌生,稀奇的。

大概是奈一欢呼声太大的原因,此时正在跟打扑克牌的宋灵跟甘若彤两人都被吸引了出来。

两人刚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苏玄,以及在草坪上跑跑跳跳的苏奈一。

“好可爱的小孩啊!”

宋灵和甘若彤两人看到如同瓷娃娃般的苏奈一,全都眼前一亮,小跑到苏奈一身边,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小姑娘。

“哇,这个小姑娘的眼睛好漂亮啊!”甘若彤捂嘴惊呼。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得眼睛,真就像是小说中形容的清澈,蕴含,漫天星辰。

都说美女对小孩子很有亲和力,但像苏奈一这种没见过几次陌生人的孩童而言,宋灵和甘若彤这种举动,无疑吓到了她。

小姑娘脖子一缩,就像是碰到两个坏蛋似的,扭头就朝着苏玄跑去,扑进苏玄怀里,带着哭嗓地喊道:“爸爸!”

“爸爸!?”

宋灵和甘若彤两人瞪大了眼睛,看了眼满脸宠爱,正小声安慰小姑娘的苏玄……

“姐夫!”

宋灵这一下就忍不住了:“你怎么背叛姐姐!”

显然,她是把苏奈一当成苏玄的亲生女儿了。

她可没见自己姐姐生过什么孩子。

苏玄一愣,看了看宋灵愤慨的样子,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苏奈一,他立马反应了过来,不禁哑然失笑,向宋灵解释着苏奈一的来历。

宋灵闻言:“真的?”

苏玄苦笑:“我才回天河市多长时间,去哪生五岁大的女儿啊。”

宋灵心想也是。

于是她脸色一转,二话不说直接朝着苏玄鞠躬道歉:“对不起啊姐夫,我,我有点敏感了。”

苏玄:“……”

以两人的关系宋灵也不担心苏玄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所以乐呵呵地就跟着甘若彤两人来到苏奈一面前,继续逗弄这个可爱的小姑娘。

很快,苏奈一跟这两个美女混熟后,也不怕这两个人了。就被宋灵从苏玄怀里抱了出来。

“走,宋姐姐跟甘姐姐带你到屋里玩去。”

“今天晚上跟宋姐姐睡好不好呀。”

“不对,应该是跟甘姐姐睡!”

就在苏玄也打算进屋的时候。

“主上,外面有人想见您。”

一道黑影略过,单武出现在苏玄身前恭声道。

苏玄转头望向门外。

夜幕中,一辆开着车灯地紫色法拉利488,正在门外发出猛兽咆哮般的轰鸣。

苏玄挑起眉头:“谁?”

“魅影帮帮主黎紫娴。”单武汇报道。

苏玄点了点头。

他知道魅影帮,但也仅限于知道罢了,只清楚它和青州帮是天河市地下势力两大霸主主。

黎紫娴。

苏玄稍微沉吟了两秒,便开口道:“让她进来吧,奈一跟小灵她们在屋里玩呢,我在凉亭里等她。”

在别墅院子里的北边,有个中等大鱼池,鱼池边儿上就建了个凉亭,以方便观赏。

“是。”单武退下。

别墅院子的门打开,紫色的法拉利488熄灭引擎。

很快就有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女子,长发如瀑布般披在肩上,在单武的带领下来到了凉亭中。

当黎紫娴调查到苏玄住在宏豪居这种天河市有价无市的黄金别墅地段后,并没有意外,毕竟若是此人住在个小公寓里,那才让她惊讶。

只是……

当她来到凉亭,看到凉亭内的苏玄后,她目光微微讶异。

好年轻!

心里惊讶归惊讶,黎紫娴表面却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只是微笑道:“请问朋友可是苏玄。”

尽管这栋别墅是属于苏玄的,站在她面前的肯定是苏玄。

但黎紫娴还是再次确认的闻了一下。

她还是有些不愿相信,一个看上去连三十岁都不到的年轻男子,会是那种不惧四大势力的大人物。

在她认为,这种人物不说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好歹也得是个心有城府的中年人吧。

苏玄微微颔首:“是。”

然后出于主人家的礼貌,给黎紫娴倒了杯水,伸出个“请”的手势,示意黎紫娴坐在对面,好好说话。

见苏玄承认,黎紫娴深吸口气,坐在苏玄对面,一双美眸毫不避让地盯着苏玄的眼睛看,直接开门见山:“苏先生可清楚,如今你在天河市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