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花样玩法

天河市中心医院,VIP病房里。

林遵半坐在病床上,脸色依然苍白虚弱。

赵真,翁天福两人分别坐在他一左一右的位置。

“我听说前段时间血手堂案子的凶手也是苏玄?”赵真看向翁天福,询问道。

翁天福点了点头:“没错,不过我也不清楚苏玄是因为什么去灭的血手堂。”

赵真阴鹜地眼神像狐狸一样转动着。

几秒后,他摆手道:“因为什么灭的血手堂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跟青州帮已经结下血海深仇了。”

“那又怎样?”翁天福问道。

要知道这个苏玄可是连林家都敢血洗的狠角色,灭一个血手堂又有什么稀奇?

赵真心里暗骂一句蠢货,这都不明白。

虽然很不想理会这头猪,但为了避免这头猪做出什么蠢操作,所以他也只好强忍不爽,解释着:“我们是明面上的势力,而青州帮则处在暗地里,有些事情,终究不适合我们来做。”

“你的意思是,我们跟青州帮联手?”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林遵开口了。

短短两天一夜的时间,这位昔日风光无限的林家家主,现在就已满头白发,像是苍老了十几岁一样,额头都是皱纹。

“没错,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起码在杀苏玄这个立场上,青州帮是跟我们一致的,平白无故多个强劲盟友何乐而不为呢?”

赵真还是乐意跟林遵多说话的。

“更何况,我们现在只查出了苏玄一个身份——商人。”

“林兄,你相信这种连随从都能一己杀几十名保镖的家伙,会是经商的?起码我赵真不信。”

一提起苏玄,林遵已经骨瘦如柴的身体就开始忍不住颤抖,就连两双手都忍不住紧握得“咔咔”作响。

那双毫无光彩的目光流露出的怨毒目光,让赵真跟翁天福两人都打了个冷颤……

“那你说怎么办?”林遵嗓子沙哑。

赵真喝了口水压压惊,便继续道:“我的意思是,趁着还没摸清苏玄底细,咱们不宜亲自动手,让青州帮的人去踩踩雷。”

“他们若真把苏玄杀了,那省得我们出手了,自然皆大欢喜。”

“不行!”林遵毫不犹豫的否决,沙哑的嗓音掺杂无尽仇恨地道:“那个小畜生只能由我来杀!”

“好好好,我们提前跟青州帮帮主打声招呼就行,他肯定会卖林兄你这个面子的。”赵真连忙安抚。

虽然翁天福也很看不惯赵真这种只会刷阴谋诡计的小人,但这次赵真提出来的办法倒也正中他下怀,也就没开口反对。

见翁天福默认,赵真当即拍掌站起了身子:“那好,就这么定了,我马上就派人去联系青州帮的帮主。”

青州帮,帮主房间内。

帮主岑龙正躺在黑色真皮沙发上,嘴里叼着根古巴雪茄,左手转动着黑色左轮手枪,眯着眼睛地道:“赵真说他们三大家族会支持我杀苏玄,并且提供一切帮助?”

距离他不远处的属下毕恭毕敬地回答:“是的。”

岑龙不屑地冷笑出声:“这群伪君子玩的手段真是令人作呕啊。”

“想利用老子来试探那个苏玄,然后他们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换做往常,兴许老子直接跟那群混蛋翻脸了,真把老子当傻子忽悠了?”岑龙目露寒光。

“但是!”

岑龙寒冷的目光浮现出浓烈地杀意:“那个叫苏玄的混蛋,胆敢杀我血手堂的高层,就凭这笔帐,就算没赵真那个小人开口,老子也已经要忍不住出手杀那个混账了!”

这时,一名戴着眼睛显得斯斯文文的阴柔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动作妖娆地推了推眼镜,说道:“帮主,苏玄的背景我们还没查清就这么动手,会不会有点太冒险了?”

“要知道人家前天还刚血洗了林家呢?林遵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岑龙闻言满脸不屑:“聂凤,你知道我们青州帮跟四大顶尖家族的区别是什么吗?”

“什么?”男子很好奇。

“过来。”岑龙朝着不远处的那名属下招手。

属下连忙面露谄媚地走了过来:“帮主,您有何吩咐?”

岑龙将手里转动的左轮,抛给这名属下,然后抽了口雪茄,悠然地道:“这把左轮里就一发子弹了,你朝自己开一枪试试。”

“啊!?”

属下面色煞白无比,看着自己手里沉甸甸的左轮,顿时跟死了亲爹似的,哭丧着脸:“帮主,你不要玩啊。”

岑龙笑了笑:“放心,我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吗?只要你运气好,脑袋没被崩掉,我赏你两百万,怎么样?”

两百万!?

属下不争气地咽了口口水。

他来青州帮每天过着刀口上舔血的生活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钱吗?

“里面真就一发子弹,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找别人了。”旁边的岑龙煽风点火。

终于,在属下心中天人交战两分钟后,便紧咬牙齿,将左轮地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门。

“帮主,我要没死的话,你一定要把钱给我。”

岑龙依然笑着:“放心,我最守信用了。”

“好!”

属下深吸口气后,像极了电视剧里面的那些西部牛仔,也不犹豫,直接潇洒地扣动了扳机。

然而。

他却不是主角。

“乓!”

子弹毫不留情地从枪口射出,洞穿了他的脑袋。

鲜血四溅!

这名属下倒在地上,毫无生机。

聂凤见状皱了皱眉头:“地板弄脏了。”

岑龙“哈哈”笑了两声,然后走到那名属下的尸体前,拿起那把“只有一发子弹”的左轮,朝着不远处摆着的四个花瓶,连开四枪。

“乓!乓!乓!乓!”

四个瓷花瓶全部炸裂!

左轮的五个弹巢,全部都有子弹!

岑龙又抽了口雪茄,洋洋自得的问道:“他们敢这么玩自己的属下吗?”

眼镜男子摇了摇头。

“他们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吗?”

眼镜男子依然摇头。

“那你现在知道我们跟四大顶尖豪族的区别了吗?”

眼睛男子重重点头。

“那个苏玄身边的随从再厉害,老子一把手枪蹦不死他?”岑龙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