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上门道歉

“这小子确实有种,就为了个已经死了的女人,敢这么闹。”岑龙砸吧着嘴。

对他这种视女人为衣物的人而言,无法理解苏玄这种看似自寻死路的行为。

“不过……”

他语气一转,舌头舔了舔嘴唇,露出一副玩味地笑容:“那个叫宋清韫的小女人,确实够味。”

“本来我还想暗地里把她玩了,再扔给林晟那废物的。结果谁知道这女人这么刚烈?竟然敢台楼自杀。”岑龙满是遗憾。

他心中只为没能玩到这女人而感到遗憾,却浑然不知,自己在那时的所做的一切压迫,威逼,对宋清韫意味着什么。

硬是将一名无依无靠,已经走投无路的女人,逼得心生绝望。

短短一个月,宋清韫就患上了重度抑郁症,又有谁能体会得到,在那一个月里,宋清韫的精神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以至于后面她的跳楼自杀,很大程度上就是抑郁症导致的!

“无论如何,此子血洗血手堂这是,让我们青州帮在圈子里颜面尽失,面子丢了,就得捡起来。”

岑龙将左轮手枪丢给一旁的聂凤,淡淡道:“不是说宋清韫有个妹妹叫宋灵吗?”

“苏玄跟宋灵的关系很好。”聂凤回答道。

岑龙冷笑:“前段时间不是说林晟因为这女人长得漂亮,还特意串通宋家,雇人把这妞掳走的吗?”

“派人把那个女人带来,让老子玩玩。”

“他苏玄敢灭老子血手堂,老子就玩她女人的妹妹!”

………………………………

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苏奈一就凭借可爱至极的外表,以及嘴甜的这一优点,成功地俘获了宋灵跟甘若彤两个大姐姐的芳心。

这不,昨晚两个大女孩和一个小女孩,在房间里玩到半夜才肯睡。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宋灵和甘若彤两人就精力满满地跟苏玄申请要带小奈一出去逛街,给她买玩具。

苏玄本想拒绝,毕竟奈一刚被他领养回来,环境还没来得及熟悉呢。

奈何他架不住宋灵的软磨硬泡,看宋灵和甘若彤那两双满怀期待的小眼神,再加上貌似奈一也很喜欢这位“宋姐姐”跟“甘姐姐”并没有表示出拒绝的意向。

苏玄只好妥协:“下午五点吃饭前,必须回家。”

见苏玄同意,宋灵两人高兴地都恨不得蹦起来。

别看她们两人都二十多岁的人了,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带小朋友出去逛街,尤其是小朋友这么漂亮!

一想到街道上会有无数人向他们投来“羡慕”的目光,两名新时代女生心理就一阵暗爽。

“不要玩的太疯,注意奈一的安全,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

于是,在苏玄的叮嘱下,宋灵两人就高兴地抱着小奈一出去逛街了。

本以为这栋别墅会就此安静下来,但随着宋灵她们刚走没多久,又有一批人“登门拜访”了。

正打算到书房继续看书的苏玄,听到旁边单武的汇报,不禁面露讶异之色:“什么时候我这里这么热闹了?”

昨晚魅影帮帮主前脚刚走,这后脚第二天中午就又有人来,倒也称得上“热闹”二字。

“叫他们进来吧。”

“是!”单武恭声退下。

不一会儿,就有两名老者跟两名年轻男女子在单武的带领下,来到了书房。

当看到来人,苏玄再次惊讶。

都是熟人。

那两名老者其中一名正是他之前在公园对弈的钱老,另外一人则是那位天河市围棋协会会长徐老。

至于那两个年轻人,一个是钱绍,至于另外那个女人……徐雪儿。

钱老见到此刻坐在书桌前的苏玄,连忙向前踏出两步,向苏玄作揖道:“老朽钱大海携孙儿,拜见苏前辈。”

跟在他身后的钱绍同样跟着自己爷爷作揖,虽然没有说话,但望向苏玄的目光中却充满了敬畏。

那天晚上苏玄的杀伐果断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尤其是林家血流成河,横尸遍野的情形,恐怕他以后都很难忘却。

不光是钱氏爷孙,徐老跟那位被苏玄打了一巴掌的徐雪儿都向苏玄弯腰作揖。

“老朽徐长青携孙女,拜见苏前辈。”

苏玄面色平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要站起身来迎礼的意思,只是伸手礼貌性地道:“请坐。”

钱氏爷孙俩入座,但徐老跟徐雪儿却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终于,徐老深吸口气,朝着徐雪儿怒喝道:“跪下!”

“噗通!”

脸上还印有血红色巴掌印的徐雪儿面露屈辱之色,朝着苏玄双膝跪地。

苏玄不动声色,他基本上已经猜出这些人来他这里的目的了。

见苏玄仍然面露淡然,徐老的心一下跌入无尽深渊。

他牙齿紧咬,也不犹豫,就要弯下双膝,向苏玄下跪。

旁边的钱老见状心里重重叹了口气。

他认识徐老已有二十多年,对这位老朋友的脾气性格是再熟悉不过了,典型的文人傲骨。

清高了半辈子,却要在这里为了自己孙女给一个年轻人下跪……

唉。

大概这就是命吧。

唯一庆幸的是此间屋子里也并没有其他人,这件事也就不会传出去,徐老那清雅的名声倒也算保住了。

见徐老一个都满头白发的老者给自己下跪,苏玄面色平淡地拒绝:“不用了。”

“我只是跟徐雪儿有些矛盾罢了,你又何须向我下跪?”

见苏玄给徐老台阶下,钱老给自己的孙子使了颜色。

钱绍领意,连忙跑到徐老身边,将他身子给扶了起来。

“徐雪儿乃是老朽那惯坏了的孙女,她年少不懂事,在前日晚上林家宴会上得罪了苏前辈”

“今日,老朽特意带她前来向苏前辈赔罪,还望苏前辈能大人不计小人过,饶她这一次。”

徐老苍老的脸上布满了乞求之色。

他与钱老关系极好,林家出事那天晚上,他正好在钱家与钱老下棋对弈呢。

于是就正好听到从林家府邸仓皇赶回来的钱绍,向钱老汇报林家惨案。

当时他和钱老还在惊叹,那名叫苏玄的年轻人果然不是寻常人,不但在棋道一路上堪称绝巅,还敢明目张胆地向三大顶尖豪族宣战。

此等胆量,手段,令人叹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