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调兵三千

结果晚上他刚回家,就见自己很宠爱的孙女,捂着通红地脸,又哭又闹地喊着,要把姓苏的给千刀万剐。

徐老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便亲自去询问徐雪儿发生了什么事。

当知道徐雪儿竟然得罪了苏玄,徐老整个人都懵在了原地。

他再三确定徐雪儿口中的苏玄,就是那位差点屠了林家的苏玄后,整个人差点没当场气昏。

这可是位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啊!

若换做是其他的孙子,徐长青可能就恨铁不成钢的一巴掌抽过去了,但徐雪儿是他最疼爱的孙女,无论如何他都下不了那手。

于是第二天,他便再登钱家,将徐雪儿的事告知钱老。

万幸钱绍在跟苏玄闲聊的时候,问过苏玄的地址!

两个老者商量一上午,最终还是决定登门谢罪。

“你是怕我会杀了你孙女?”苏玄目光放在徐老身上。

徐老语气一噎,面对苏玄如此直白的话,竟不知回答什么好了。

“让她也起来吧。”苏玄道。

苏玄并不喜欢别人动不动就对他下跪,这会让他感到很别扭。

所谓的她,自然是徐雪儿。

在场的几个人闻言全都眼前一亮,这是有转机?

然而徐雪儿却没有起身,仍然低着头跪在地上,没她爷爷的允许,她是不敢起来的。

到现在那天晚上徐老对她大发雷霆那一幕,都让她心有余悸。

在她的记忆里,爷爷永远是最慈祥,最可爱的形象。别说是骂了,整天都恨不得把全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她。

结果那天晚上知道自己得罪苏玄后,爷爷愤怒的模样,让她很害怕。

“起来吧。”徐老叹了口气。

他还是不忍心看到宝贝孙女受罪。

得到爷爷允许,徐雪儿才敢从地上站起来。

“所以,苏前辈您是想原谅雪儿了吗?只要您能大人有大量饶了雪儿,以后有能用到我徐长青的地方,老朽定义不容辞!”徐老真挚地道。

“还有我。”

钱老也站出来为老友助力:“如果苏前辈您能饶了雪丫头,以后我钱家也定尽力所能及的帮您。”

苏玄见状,就在他要说话的时候,书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是宋灵打来的。

“我先接个电话。”

“没问题,没问题。”

苏玄接听。

不过,电话那边传来的不是宋灵的声音,而是青州帮帮主岑龙粗犷且戏谑地声音。

“苏玄,你灭我血手堂,让我们青州帮颜面尽失,为了能找回点面子,我也就只好把宋灵给抓来杀杀你的威风了。”

“哦不对,据我属下报道,除了宋灵之外还有个女人跟几岁大的小女孩,想必你应该都认识吧。”

“怎么样,是不是既愤怒又后悔?我告诉,这只是第一步,胆敢招惹我们青州帮,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慢慢等待我们送给你的大礼吧。”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只剩下一串“嘟嘟嘟”的忙音。

丝毫不给苏玄任何说话的机会。

苏玄整个人就像时光静止了一样,一直保持接电话的姿势。

直到一分钟后。

一道宛若自九幽之下传来的冰冷声音响起:“单武。”

单武第一时间觉察到苏玄的异状,连忙恭声道:“属下在!”

“备车,青州帮。”

“是!”

当看到苏玄面无表情,但眼眸中弥漫着的浓郁杀意,单武心中一凌!

虽然他不知道究竟怎么了,但他知道,玄君怒了!

于是丝毫不跟拖沓,直接推门而出,去地下车库开车。

一旁的钱老,徐老等人自然也察觉到气氛发生了某种不寻常的变化。

就在钱老打算问的时候,就看到了苏玄那双毫无感情色彩的眼睛!

刹那间!

钱老心脏骤然加速,瞳孔剧烈收缩。

那是一双怎样恐怖的眼睛?

很黑暗,空洞,就像是无尽深渊一样,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沉沦其中!

书房的空气在这一刻都仿佛要降至零度了!

他们不是傻子,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多半是出事了。

“失陪。”

苏玄丢下这句话后,就离开了书房。

“这……”钱老很懵。

但接下来,徐雪儿忽然掩嘴惊呼一声:“啊!”

徐老精神一紧:“雪儿,怎么了?”

“爷爷,你看。”徐雪儿手指着书桌上。

徐老,钱老,钱绍三人连忙看去。

就见那用极佳小叶紫檀制作而成的书桌上面,留下了一道足有五厘米深的掌印!

“卧,卧槽!”

钱绍瞳孔瞪得目眦尽裂!

他清晰地记得刚来书房的时候,他还惊叹于苏玄的财大气粗,居然用如此绝佳的小叶紫檀来做书桌。

那时的书桌上,并没有这掌印的。

那也就是说……

“咕噜!”钱绍喉咙再次干燥了。

这掌印是苏玄刚刚留下来的!

“嘶!”

钱老,徐老倒吸口凉气,面面相觑。

这可不是普通的木材,而是小叶紫檀啊!

更何况,就算是普通实木,正常人都绝不可能办到这种地步的!

怪物!

书房内的四个人心里都默契的出现了这个词汇。

这时徐老忽然觉得,自己做了这辈子最准确的决定——带徐雪儿上门道歉。

而徐雪儿则脸色苍白如纸,如同丢了魂儿般。

………………………………

单武已经将灰色地奥迪R8从地下车库开到别墅门口,等待着苏玄。

直到苏玄坐上车,单武不敢怠慢,脚踩油门,奥迪R8就像是一道灰色闪电般冲了出去。

路上。

当感受到坐在副驾驶上的苏玄,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无尽杀机。

单武深吸口气,再结合刚刚苏玄说的去青州帮,他已经猜到了些什么。

“把你手机给我。”

单武连忙掏出手机递给苏玄。

吴刚。

在警局大楼的时候,为了进一步攀上关系,吴刚跟单武互换了手机号。

电话刚打就通了。

电话那边传来小心翼翼地声音:“请问,是单都统吗?”

“是我。”苏玄有些喑哑的声音响起。

吴刚吓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扔出去!

“你有天河市本土驻兵部队最高军官的联系方式吗?”

“有!”吴刚连忙回答。

“给我。”

简洁明了的两个字,让电话那边的吴刚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很快,吴刚就将联系方式给了苏玄。

苏玄挂断电话,转而给那位天河市驻兵部队最高级别军官打电话。

响铃两秒,通了。

“我命令你,立刻调兵三千,前往龙虎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