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玄君之怒

此时远在距离天河市市区还有四五十公里距离的,天河市驻扎军队大本营办公室中。

廉宗见竟有个陌生号码打进了自己的私人手机号里面,出于好奇,就接通了。

但,听到这第一句,他脸色一黑。

这踏马又是哪个孙子来逗爷玩呢!

廉宗张口就要骂。

然而,接下来的电话那边传来的一句话,让他直接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我叫苏玄。”

他是天河市驻扎军队最高级别军官,都统级别。

都统,放在战场上完全可以被属下尊称一句:“将军”了。

因此,像他这种级别的存在,自然可以接触得到,旁人压根都接触不到的圈子。

如果说“我是苏玄”这么逼格满满的一句话,说给那些新兵蛋蛋听。

绝对会招来一句骂娘:“装你大爷呢!”

但在廉宗这里,绝对无异于一道闷雷直接劈在他的头上!

苏玄!

整个龙国高级别将令中,只有一人叫苏玄——玄君!

玄君的大多数消息都是进行保密的,只有他们这种将令才有可能知道一些普通的消息,比如玄君长什么样,叫什么。

所以,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廉宗整个人汗毛都竖起来了。

“怎,怎么证明?”他说话有些结巴。

“我会让龙左中给你打电话。”

天河市属于龙国九州之一巽州,而巽州的州牧便是龙左中。因此负责驻扎在天河市的廉宗就属于龙左中的麾下。

“龙,龙州牧!”

听到这个名字,廉宗双腿都忍不住打了个颤,脑海中不仅浮现出龙左中,那一人一剑,踩着无数尸体,修罗般的身影。

他刚想说话,就发现电话突然挂断了。

“应该是哪个混蛋的恶作剧吧。”廉宗心里安慰自己。

然而,就在他就要将手机给扔一边,拿起铅笔继续工作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备注:龙修罗。

“咔嚓!”

他手里铅笔掰断了。

他不敢犹豫,连忙就接通电话。

当听到电话那边龙左中充满威严的声音后,廉宗的瞳孔充满了惊骇,心里也翻起了惊涛骇浪!

直到龙左中话说完。

“听到了没?”

廉宗瞬间立正,面露严肃地敬礼:“卑职一定完成任务!”

“嘟嘟嘟!”

电话挂断。

“来人!”

廉宗朝着门外大喊:“立即集结三千名战士,全副武装,在大本营外等我指挥!”

“是!”

一道命令下去,廉宗就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瘫坐在了椅子上,嘴里一直喃喃的是:“刚刚跟我通话的是玄君。”

接着,几秒后。

“啪!”

他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自己嘴上:“就你踏马最蠢了,让玄君证明身份!?廉宗啊廉宗,你算老几?”

大本营外。

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三千精兵集结完毕!

个个身着绿色迷彩军衣,目光如野狼般凶狠,气势更是跟下山虎一样震慑人心。

虎狼之师!

面对玄君亲自调兵,廉宗说什么都不敢怠慢,这三千人就是他们大本营里最精锐的一批人。

廉宗泛起回忆,距离上次在表彰大会上,远远看到玄君一次,已经过去两年时间了吧。

一想到等会不但能见到玄君,还有可能近距离交流廉宗心中就激动不已。

调动三千精兵,动静不小,某些鼻子灵敏的媒体自然第一时间就扑了上来。

但面对这些人,廉宗只是简单回了句。

“秘密军事演练。”

仅仅六个字,就让那些跟拍的记着全都缩了缩脑袋,夹着尾巴跑了。

军方,还带着秘密两个字,给他们十个胆子都不敢再拍下去。

廉宗看着自己面前的三千精兵,心里突然开始有些同情青州帮的那群蠢货了。

在一切正统军队面前,这些所谓的地下势力都只不过是群土鸡瓦狗罢了,一碰就碎。

玄君这直接让他们集结三千精兵,让他都有种欺负人的感觉了。

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四个字:“不讲武德。”

…………………………

一路过来,车内气氛都寂静无比。

单武也不敢说话。

玄君之怒,唯以鲜血平息。

这是常识。

这个时候别说是他了,就算是紫禁城那些老不死的都不敢触碰玄君霉头。

他比谁都清楚,苏玄这一生想保护的人不多。

以前就宋清韫一个。

宋清韫死了,苏玄会让所有曾伤害过宋清韫的人为她陪葬。

现在有了宋灵跟苏奈一,却也被人给掳走了,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单武不知道结果会发生什么,但他只知道,玄君的怒火。

唯有以青州帮上上下下所有人的鲜血,才能浇灭!

青州帮的老巢位于天河市郊区的一处麒麟山庄中。

其山庄占地面积极大,风景优美,从风水上而言也是块宝地,绝对算得上天河市顶尖的地皮了。

不知有多少房产商馋的口水都流一地。

可惜的是,这个地方一直被青州帮霸占,没人敢来招惹这头地下势力中的猛龙啊。

此时,一辆灰色奥迪R8静静地停在了山庄门口。

秋风吹动,血红的枫叶淅淅索索地飘动,最终落在地上,结束其短暂的一生。

地面深厚的枫叶堆积,宛若一片血泊。

苏玄下车。

只见他穿着一身黑色风衣,原本的平静淡然早已消失,却而代之的则是铁血冷意!

单武紧跟在苏玄身后,神色冷漠,眉宇之间更是带着杀意。

今日,注定尸山血海。

苏玄和单武两人刚两步没多久,就被负责看守山庄大门的两名青州帮混混发现了。

“站住,你们找谁?”

苏玄脚步不停,面色直接漠视。

见苏玄这么嚣张,敢无视他们俩兄弟,其中一名染着绿毛的混混怒了。

他暴躁脾气一上来,抽出腰间的电棍,就要朝苏玄身上招呼。

然而,还未等他有进一步动作。

“噗嗤!”

单武已经面色冰冷地将手中匕首划破了小混混的颈部动脉。

鲜血狂涌而出。

前一秒还怒气冲冲的绿毛混混,下一秒就向后仰躺在了地上,喉咙处鲜血汩汩流出。

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