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自寻死路

别墅二楼,一处房间门前。

“你去找小灵他们吧。”苏玄对单武道。

虽然他们已经一路杀到这了,却始终没有看到宋灵他们的影子,很大可能是被是被岑龙给关到什么地方了。

单武目光看向苏玄,有些犹豫:“可是您……”

这里毕竟是青州帮的老巢,以苏玄现在的身体状况来看,是绝不容出现任何差错的。

苏玄眼中闪过冷色:“什么时候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面对苏玄冰冷地目光,单武虎躯一震,连忙低头,恭声道:“属下听令!”

现在宋灵他们情况不明,为了防止发生什么意外,必须要第一时间找到保护他们。

如果……

宋灵他们出了什么事。

苏玄面庞不喜不悲,深邃地瞳孔却唯有恐怖杀意在流转!

他会让整个青州帮陪葬。

他用手推开房门。

此刻还在享受两个美女按摩地岑龙,还以为是属下来汇报消息了,眼睛都没睁开,懒散地道:“我不是说了吗,现在是我放松时间,任何人不得打扰。”

苏玄面色平淡:“苏玄,前来拜访。”

闭着眼睛地岑龙听到这段话,双目猛然睁开,连忙从两名美女的怀中挣脱,坐在真皮沙发上,目光立马望向门外。

就见到一袭黑色风衣,神色淡漠,负手而立的苏玄。

岑龙一惊,他并未见过苏玄,但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散发而出的莫名气势,却让他心头一紧。

岑龙不认识苏玄,但作为代岑龙处理青州帮大小琐事的聂凤自然看过苏玄照片,一眼就认出来了他。

故而,聂凤面色剧变。

此人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你就是苏玄?”岑龙目光微缩,沉声道。

两人眼神交接,四目相对。

仅仅相距十几米的距离,一种肃杀之气,瞬间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当看到苏玄黑色大衣边角处的点点血迹后,岑龙心中一沉。

“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从麒麟庄园到他这栋别墅,可谓戒备森严,重兵把守。

但苏玄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他面前,不用想都知道,他的那些属下多半死绝了。

“本来,我还想让你多活段时间的。”苏玄声音淡漠。

因为奈一的出现,让苏玄想要平静一段时间,好好地陪陪这个小妮子,以便增加两人的感情。

起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并不会选择出手。

但……

却不乏有人想要找死。

岑龙闻言,若是在半个小时前,听到这句话,他定然会嗤笑一声:“狂妄。”

但现在,他整个人都严肃了许多。

苏玄能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就已经证明了一切!

尤其是苏玄那一副平静似水,古井无波的淡漠样子,让他心里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两者刚见面。

苏玄云淡风轻,岑龙如临大敌。

气势上的孰强孰弱,高低立判!

不过!

这里可是他的地盘,想到这岑龙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从身旁桌子抽屉中拿出一把半截散弹枪:“既然你能站在这里,就算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你很强。”

“但……”

他将散弹枪上膛,吸了口雪茄烟,眼睛微眯:“这并不代表,你就能威胁到我。”

“帮主,厉血组的人已经赶到了。”聂凤恭声道。

只见别墅周围,再次被一群穿着黑色劲装的人,团团包围,水泄不通。

足足竟有上百人之多。

且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手中都配有精良枪械!

在龙国这个管控枪支如此严格的国度,拥有一支上百名掌握枪支的队伍,除非碰上军队,否则绝对可以横行了。

这支厉血组并不属于四大堂,而是直属青州帮历代帮主。

这也是岑龙最大的依仗!

为什么就算在折损血手堂的情况下,他还会铁了心地去向魅影帮展开决战?

就是因为他手底下有这张王牌!

在这个枪支匮乏的时代,数百个枪械足以横扫一切了!

岑龙听到聂凤的汇报,国字脸上露出一副戏谑地笑容:“外面已经布下天罗地网。”

“苏玄,你插翅难逃!”

聂凤也摇了摇头,他本以为一个敢招惹三大顶尖豪族,外加青州帮的家伙,怎么说也得是个枭雄级别人物。

但现在看来。

“愚蠢!”

聂凤丝毫不加掩饰地表示自己对苏玄这种“送死”行为的不屑。

他成功吸引了苏玄的注意力。

“你是青州帮的副帮主?”苏玄掸了掸衣袖口上的灰尘,淡淡问道。

聂凤轻蔑地道:“难道阁下在触怒我们之前,连我们的情报都不查的吗?”

“我们青州帮只有帮主,并无副帮主。”

苏玄点了点头:“哦”。

“原来如此。”

“那,请问,我与你们帮主谈话,你有什么资格插嘴?”苏玄朝着他面露微笑。

聂凤闻言大感耻辱,众所周知在青州帮帮主之下便是四大堂主。

在青州帮的职位上确实如此,但殊不知,他聂凤虽然在青州帮没什么具体职位。

但他却是如今岑龙最为宠信的军师,曾屡次为青州帮献上奇招,立上大功!

苏玄的那番话,着实刺激到他敏感的内心了,便开口怒声反驳:“我乃是……”

他话还没说完,苏玄冰冷地目光就已经放在了他的身上。

聂凤心脏骤停!

当他看到苏玄那深邃得如同无尽深渊,只有冰冷杀意的瞳孔后,整个人就像是被脱光后,放在北极冰窟当中一样。

一股彻骨凉意涌上脑海。

一时间,他竟然连快说出口的话,都硬生生咽了回去!

“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若再多说一句,我也不介意再多杀一人。”

话音一落。

“啪!”

已经失神了的聂凤,不小心把身边桌子上的古董花瓶碰倒在地,发出清脆的破裂声!

价值数十万的花瓶,摔在地上,成了形状各样的碎片。

花瓶破碎地尖锐声一下就让失魂落魄地聂凤,回过神来了。

想到自己刚刚没出息的表现,这让聂凤更是羞愤不已,自己居然被眼前这个混蛋给吓到了!?

他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都已经死到临头了,还那么嘴硬。”

“嘭!”

一道闷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只见原本还待在原地的苏玄,下一秒就已经面无表情地出现在聂凤的面前,带着白色手套的左拳,结结实实地打在聂凤的腹部。

势大力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