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岑龙——死!

“哇!”

在恐怖的力道下,聂凤瞳孔瞪大,从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

苏玄这一拳,并非一个普通人就能抵挡得住的!

“放肆!”岑龙怒了!

他没想到苏玄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动手,而且打的人还是他最为崇信的聂凤!

别看聂凤这一副阴鹜的模样。

岑龙能够成为青州帮的帮主,自然是有他出众之处的,而他所看重之人,也定然有那人的独特厉害之处。

聂凤就是他手底下,头脑最好的家伙,许多管理青州帮的方法,以及其它高招,妙招皆出自他之手。

最重要的还是对他忠心耿耿,可谓是他在青州帮中最为倚重的亲信了。

然而,苏玄却当着他的面打了聂凤?

这不光是在打聂凤,还是在打他岑龙的脸啊!

剧痛之下,聂凤痛苦地抱着肚子,直接瘫倒在地上,像是一条被蒸熟了的虾仁,整个身体都蜷缩在了一起!

他感觉,苏玄这一拳几乎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都给打炸了一样的疼!

“苏玄,你若敢在动聂凤一下,老子定要让你碎尸万段!”岑龙都快气炸了。

现在青州帮许多事都是聂凤一人处理,经营的,若是聂凤出了什么事,那将是整个青州帮的损失!

更何况,以后他上哪去找这种头脑超绝,又重新耿耿的属下了啊。

苏玄面色不变,但右腿却直接毫不留情地踩在了聂凤的肩膀上,目光平淡地望向岑龙:“告诉我,你们有没有伤害宋灵他们。”

岑龙闻言,这时才猛然想起来,踏马的,自己有人质在手里呢!

“苏玄,你要是敢再伤害聂凤,你信不信我马上就派人把宋灵给杀了!”岑龙威胁着。

现在苏玄跟聂凤两人站在一起,散弹枪的攻击范围太大,很容易误伤聂凤。

所以他只能采取这种语言上的威胁,来尽量的保住聂凤。

但苏玄却浑不在意似的,踩在聂凤肩膀上的右腿力度加大了几分。

“啊!”

聂凤再次尖叫出声。

放在古代他这种只能算是一国谋士,别说是上战场了,长这么大以来恐怕连架都没打过几次。

细皮嫩肉的,又怎能忍受得了苏玄这种折磨?

“苏玄,你这是铁了心的要与我青州帮不死不休!”岑龙怒不可遏!

苏玄挑眉:“不死不休?”

他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平静地目光直视岑龙的眼睛:“从你帮林晟迫害青韫的那一刻开始,你们青州帮就已经与苏某不死不休。”

“不光是你们青州帮,林,赵,翁三大家族,以及那些曾经伤害过青韫的人。”

“当你们伤害青韫的那一刻起,无论是任何人,哪怕是九天之上的神仙,都已经与我苏玄不死不休了。”

此刻,苏玄的平静,突然给岑龙一种太古苍龙看待渺小蝼蚁的感觉!

岑龙强压下心中慌张,他拿起桌子上的半截散弹枪,面露阴狠之色:“你不会以为,光是拿聂凤当人质,你就有资格在老子面前耍横了吧。”

聂风对青州帮故而重要,但并不是必不可少!

岑龙的耐心已经被苏玄彻底磨没了,尤其是当听到苏玄刚刚那番话后,他心里的就有种莫名的恐慌感。

以免夜长梦多,他现在就要直接杀了苏玄。

“从谈判角度而言,你认为你的筹码是手里的一把半截散弹枪,以及别墅外面上百个持枪亲卫。”

“所以你会认为,徒手无物,没有任何筹码的我,没有资格跟你谈判。”苏玄淡淡道。“你想说什么?”岑龙面色阴沉,心里的莫名慌张感更浓郁了许多。

“咚咚咚!”

这时,二楼的楼梯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嘎吱”

房门被突然打开。

“帮主!”

一名属下喘着粗气,直接闯进了房间里,神色惊恐地道:“帮主,出事了!”

岑龙心顿时跌入谷底,他倏地一下,转头看着面色平淡的苏玄,然后沉着脸向属下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只听属下不知是累的,还是被吓到了,脸色惨白一片:“山庄外面来了一群军队!”

“你说什么!?”

岑龙瞪大瞳孔,不予分说,连忙走到窗户那,当看到一群穿着绿色迷彩军服的三千名精兵。

正从山庄外面迅速,井然有序地包围进来!

“乓!”

这时。

他的那上百名亲卫,当发现从外面涌入进来的军人时,不知是谁,突然开了枪!

一道枪响声划破寂静的天空这一开枪不要紧。

作为此次行动最高指挥官的廉宗,见对方竟然也有一支上百人的武装队伍,并且还向他们开了枪。

顿时就怒了!

这他娘的,这群小兔崽子敢向他们开枪,从小就这么勇敢的吗?

“敌方有上百名武装人员,立即进行火力压制,生死不论!”

廉宗一声令下。

这边足足三千名精锐士兵,便立马朝着岑龙那引以为傲的上百名亲卫,进行了一场恐怖的火力压制!

双方立即进行了短时间的交战。

至于说时间有多短……

二十秒。

那一群被岑龙每年都斥巨资培养的厉血组,在真正的正规军精锐面前,就像是上百个靶子。

别说是这次来的特喵足足有一个独立团人那么多了。

就算只来五十人,此战顶多会费点劲,但也绝对是场屠杀!

岑龙怔怔地看着那上百名躺在血泊中的尸体,又看了看气势浩荡的三千名精锐正规军队,大脑一片空白。

“你究竟是什么人。”岑龙声音有些恐惧。

这些可都是军队!

能随意调动军队的是什么级别人物?

岑龙不知道,因为他连听都没听说过这种事的存在,居然有人能肆意调动军队为自己所用!

这不可能!

但事实就摆在了他面前。

苏玄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淡淡的问了一句:“是我动手杀你,还是你自己动手?”

岑龙脸色一僵。

紧接着,他凄惨地笑了笑:“没想到我堂堂青州帮帮主,今天竟然回沦落到这般下场。”

“这是你从害青韫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的命运。”苏玄道。

岑龙无言。

谁又能想到,一个女人,居然会他举起手上的散弹枪,朝着自己的脑袋。

“嘭!”

散弹枪的恐怖威力,直接将这位青州帮帮主,天河市地下势力真正霸主级别枭雄的脑袋,给崩炸了。

岑龙——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