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玄君之名

脑袋四分五裂,血液,脑浆也都迸射而出。

这种恶心又骇人的一幕,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战场上的那些见惯了死人的老兵,估计都得当场狂吐。

但苏玄只是眉头略微皱了一下,就没有其它反应了。

岑龙已死,他也就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离开了。

至于聂凤,好像被苏玄遗忘了似的,仍然蜷缩着身子在房间里,连一声都不敢吭……

直到苏玄前脚离开房间,后脚聂凤就忍不住地浑身剧烈颤抖。

很快,一股难闻的骚味从他胯下流淌而出。

这个人,吓尿了!

单武在奉命去寻找宋灵他们的时候,就直接拽了个在青州帮算得上领导的家伙带路。

因为见识到单武有多恐怖,所以那名青州帮的领导,“怂”字当头,丝毫不带犹豫,就带单武去负责关押宋灵他们的地方了。

别看这位爷一身的血,你要知道,这位爷身上的血可都是别人的!

当时正有两名负责看守宋灵他们的混混,也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正无聊地调戏已经苏醒了的宋灵和甘若彤两人。

而甘若彤为了保护宋灵跟苏奈一,被两名混混推搡下头部狠狠撞在了墙上,昏了过去。

两名混混毫不在意,就要对宋灵动手动脚。

老大虽然发话不能过分,但过过手瘾应该可以的吧。

就在两名混混想入非非的时候,结果就被赶来的单武,直接当场杀死!

“单大哥!”

宋灵抱着像是受惊小鹿般地苏奈一,看到单武的那一刻,她眼角泪水突然忍不住地宣泄而出。

“你快去看看若彤怎么样了。”宋灵俏脸充满了焦急。

她也就只是个普通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闺蜜为了保护她,而被人推倒撞在墙上,头都流了!

若不是因为还有小奈一在,怕吓到她,宋灵都要绷不住哭出声了。

单武见状,连忙扶起甘若彤,仔细查探她的伤势。

两分钟后,单武道:“宋小姐放心,甘小姐并没生命危险,应该只是普通的脑震荡。”

“不过这毕竟是伤到头部,为了确保安全,还得第一时间送到医院治疗才行。”

听到单武说没有生命危险宋灵这才松了口气,但也依然担心:“我手机被收走了,没法打120,单大哥你手机带了吗?”

单武摇头:“我手机在主上那里。”

“不过现在外面全是军队,等会把甘小姐交给他们,让他们的人直接送到医院就行。”

“好!”

苏玄神色平静地从别墅中走出。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全副武装的三千精兵!

每个人都手持黑色枪械,神色严肃,整装待发!

见有人从别墅里面走出。

“唰!”

几乎同一瞬间,就有无数枪械同时举起!

一股源自三千精兵身上的恐怖杀意,瞬间锁定在了苏玄身上。

无数道黑漆漆的枪口,全都指着苏玄。

只要他们的最高级别指挥官廉宗一声令下。

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把枪放下!”

见到来人,廉宗目光一颤,连忙下令喊道。

用枪指着玄君,若是追究下来,那可是死罪!

只见这位原本站在三千名精兵中央的最高级别指挥官,迅速将脸上的激动收敛起来,转而变极度端重。

他姿势正规地小跑到苏玄面前。

深吸口气,上体正直,抬头挺胸,右手迅速抬起,五指并拢自然伸直!

“敬礼!”

“卑职,天河市驻兵军队都统廉宗,参见玄君!”

看着眼前这位明明比他都小上十几岁的年轻人,廉宗心里充满了崇敬之色!

玄君不满三十岁,这件事在龙国的军部高层,已经人尽皆知了。

就因如此,所有人才会这么崇拜一个人!

三十岁不到,就成了龙国最粗的那根顶梁柱。

三十岁不到,就指挥血战,一举击溃外族敌寇,使得那些宵小光是听玄君之名便闻风丧胆,屁滚尿流!用生命和鲜血,为龙国博得当今太平盛世!

三十岁不到,就已为己任成,被先皇册封玄君,从地位而言,乃是于君王并驾齐驱的存在,可谓位极人臣!

这一身功名,都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没人会因为玄君的年龄,就对他有任何轻视之心。

因为这位的一切荣誉,是用血铸造而成的高楼!

苏玄微微颔首,抬手回礼。

这样的一幕,落在三千名精兵眼里,又是多么的突兀!

自家的首长,竟然屁颠屁颠地跑到个小年轻身边,摆出这么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这简直比见到亲爹还亲啊!

不过因为廉宗刻意将声音压低的原因,所以这群人并没听到廉宗对苏玄的称呼。

让他们只是认为,这估计又是哪位军部大佬的后代。

否则若是让他们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他们心目中的战神,偶像玄君时。

恐怕这群心高气傲的家伙,等回到大本营后,就会因为受不了这打击,集体撞墙自杀吧。

“辛苦廉都统了。”苏玄道。

廉宗立马神色严谨地道:“玄君之名,吾等定皆无条件遵从,谈何辛苦之说!”

苏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早已辞退一切职位,只空剩玄君这个名号罢了。”

“如今强硬让你调兵,已属逾矩了。”

“廉都统应该知道此刻我身份敏感,故此,还望单都统能将今日调兵之事压下,不要上报。”

廉宗闻言,紧绷着脸:“在我等眼里,无论如何您都是我们的玄君。”

“因此还请玄君放心,备注一定谨遵玄君命令。”

见到廉宗这幅忠心耿耿的模样,苏玄欣慰的同时,心里也叹了口气。

如今新皇之所以会视他如豺狼,不就是因为这吗?

将令,士兵的忠的不是他们皇室,而是他这位玄君。

“另外,禀报玄君,单都统让我跟您说一下。”

“宋小姐跟奈一没有事,只是甘小姐脑部受了伤,他们正带甘小姐前往医院接受治疗呢。”

苏玄闻言点了点头:“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