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为什么不敢杀你?

苏玄朝他微微一笑。

林遵睚眦欲裂!

只见他双目就像是一头已经发疯了的藏獒一样,充斥血丝,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地暴戾气息。

“他过分了!”林遵声音喑哑。

今天举办的可是他儿子林晟的葬礼。

苏玄作为杀害林晟的凶手,不居然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葬礼上,出现在他的面前。

此等嚣张之举,是完全没有把林家放在眼里,没把他林遵当人看!

赵真和林遵两人那么大的反应,翁天福自然也注意到了苏玄的到来。

他面露愤怒之色:“此子真是欺人太甚!”

“赵兄,林兄要不要我喊人?”

其实他们早就已经做好苏玄会出现在葬礼上的准备了,光是布置的保安力量就要比平常多上数倍。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不行!”赵真否决。

“林晟公子的葬礼无论如何都要成功举办下去,中间决不能出现任何岔子!”

“否则我们三大家族现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葬礼出现意外,不光林家丢脸,赵家,翁家也要在天河市颜面尽失!”

“我们只能等葬礼成功举报后,才能对此子出手。”赵真有些无力地道。

尽管他们已经算到苏玄有可能会出现在葬礼上,已经布置很多的安保力量了。

但葬礼没结束,他们是肯定不能轻举妄动的。

事关重大,决不能出现哪怕一丝的差错。

任何事都得等到葬礼后处理。

但,任何地方都绝对有几个会察言观色的人物。更何况还是这种各种商业老狐狸聚在一起的场合?

早就有几个人注意到了苏玄的出现,以及三大家主看到苏玄时那种愤怒的表现。

现在谁人不知,苏玄这位突然出现的“狠人”,直接向三大顶尖家族宣战。

纷纷都在猜测,究竟是称霸了天河市几十年的三大家族厉害,还是苏玄这位刚以雷霆之势灭了青州帮的“狠人”更胜一筹。

甚至在天河市的一处黑市里,都有相关的赌博。

有人看好苏玄,有人看好三大家族。

而在林晟的葬礼上,自然看好三大家族的人居多。

只见一名浑身精瘦,跟个竹竿儿似的男子,双手负在背后,眯着小眼就朝着苏玄走了过来。

“小子,你杀了林晟少爷,还敢参加他的葬礼,胆子不小啊。”

“就不怕竖着踏进这殡仪馆的广场,横着出去吗?”精瘦男子冷声道。

他打老远就发现出现在人群当中的苏玄了,可把他吓一跳。

世界上哪还有比杀了人家亲儿子,结果又大摇大摆出现在葬礼上,更嚣张的行为?

不过在震惊苏玄敢这个时候捣乱的同时,他心里也在大喜过望。

他还正愁因为自己咖位低,没法攀上林家高枝呢。

眼下,苏玄这种挑衅林家威严的行为,不正是给了他一个向林家示好的机会吗?

指不定,他就能借此一步登天,直上青云!

精瘦男子也就是郝剑在说话时,并未把声音压低,他那有些尖锐的嗓音在肃静的广场上,难免显得太过出众。

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看过来。

当众人看到苏玄的那一瞬间。

“嘶!”

全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在场的可都是天河市名贵人物,甚至都有人亲眼目睹苏玄是怎么杀林晟的,自然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苏玄。

“我靠!”

“此子也太嚣张了吧!”

当发现苏玄后,众人觉得自己世界观都差点被颠覆了。

杀了人家儿子,还光明正大的跑来参加死者葬礼?

见过嚣张,狂妄的,还没见过这么狂的!

不过,更多的人则是羡慕,嫉妒地望向正在苏玄面前一副小人得志模样的郝剑,全都忍不住暗骂一声:“这家伙是真剑(贱)啊!”

如此向林家表现的好机会,就被这个死瘦棍抢先了。

“不要以为现在是林晟公子葬礼,林家主没工夫搭理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告诉你,今天既然你让我郝剑逮到了,那不好意思,我是一定会为林晟公子伸张正义的,是绝对不会轻饶你的!”

郝剑昂这个脑袋,语气高傲无比,像极了法官在宣布死刑判决书的样子。

尤其是当郝剑感受到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的时候。

这让他忽然有一种,三十多年了,终于迎来人生巅峰的美妙感觉。

苏玄淡漠地扫了他一眼,直接无视,便要转身离开这里。

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这番无视行为,落在郝剑眼里,气得他哇哇直叫,竹竿儿似的身体都颤抖不停!

他三两步就抢到苏玄前面,怒道:“你居然敢无视我!”

这场上可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看呢,怎么也有个几百人吧,而且全是天河市的大人物。

在这种高光时刻,说什么气势都不能弱咯!

他撸起袖子,就摆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骂骂咧咧地道:“我踏马刚刚跟你说你呢,你小子耳朵聋了,没听见是吗?”

就在他嘴里第三个唾沫星子要落到地上的时候。

“唰!”

郝剑整个人静止,定格在了原地。

脸上的凶狠表情,一下子就突然僵住了。

不光如此。

周围所有将目光望向这边看热闹的人,都突然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单武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面色冷淡地出现在郝剑左边。

手中的黑色手枪,枪口死死地顶在郝剑的太阳穴上。

苏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吐出一口烟,淡淡道:“你若再多说一句,葬礼就跟林晟的一起办了吧。”

一丝平静地杀意从苏玄身上散发而出。

郝剑额头冷汗不停分泌。

不过,尽管他心中恐惧无比,但还是强压下心中胆怯,脸色涨红,底气十足地不屑道:“你敢在林家葬礼上杀人吗!?”

“嘭!”

单武扣下扳机。

子弹直接从郝剑的太阳穴洞穿了过去。

“噗通!”

郝剑消瘦的身体,轰然倒地,摔在水泊中,溅起水花。

苏玄面无表情:“林家宴会上,我敢杀林晟。”

“为什么,会不敢在林晟葬礼上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