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棺材碎!

静!

整整千平米的广场上,鱼龙混杂的几百人,伴随着单武的那声枪响,全场寂静无声。

众人呆若木鸡地看着单武。

他,他真的开枪了?

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

就这么,在林晟的葬礼上?

许多人心中惊骇,这是真的要不死不休啊!

下一刻,众人瞳孔微颤。

就在无数人聚焦在苏玄的时候,他动了。

他目光平静的望向前方,哪怕是元军的血溅在他脸上,这个人始终连眼睛都没眨。

双手负后,踏血而行!

在低沉的阴天环境下。

他的背影就像是迟暮老人,显得无比萧瑟,却又露出一种傲视天下的无敌之势!

这一幕,简直震撼所有人的心灵!

那群各大媒体的记者们,在震撼之下,迅速用摄像机拍下了这样的背影!

那些听到枪声,匆忙赶来的保安,都吓傻在了原地,不敢动!

一时间,苏玄独步前行,单武撑伞跟在他身后。

两人,如入无人之境!

“这……”

所有人都被惊得说不出话了。

对于苏玄,他们心里只有骇然,都想不到用什么词来形容现在的苏玄了。

纵使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都忍不住道:“老夫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霸道的年轻人!”

众人心头一颤。

没错,霸道!

光明正大的参加林晟的葬礼,上来就枪杀一人,此举不是霸道,又是什么!?

“此子……”

林遵紧咬的牙齿发出“嘎吱”声响,指甲都深深嵌入掌心当中,溢出丝丝血迹。

浓浓地耻辱感与滔天怒火,让他几近崩溃!

赵真见状,连忙压低声音道:“林兄,小不忍则乱大谋!林晟公子还未下葬呢!务必等下葬之后再处理此子啊。”

翁天福本来也愤怒无比,但听赵真的话,他瞬间清醒,连忙附和道:“林兄,赵兄说得对,你得忍住啊。”

林遵脸色阴沉至极:“这让我如何忍!”

赵真闻言,突然不说话了。

是啊。

这让林遵如何忍?

但……

“忍不了也要忍!”

无论是为了林晟,还是为了三大家族的颜面。

这场葬礼都必须成功完成!

见三大顶尖家族的三位家主,迟迟没有任何一人站出来斥责苏玄,众人就知道。

葬礼之上,三大家族跟苏玄的第一场交锋,败了!

望着那位正缓缓靠近林晟的棺材的年轻男人,众人心里升起了恐惧的心理!

“既然苏某都已经来到这了,于情于理都应该上柱香再走。”

苏玄站在水晶棺前,凝视着林晟的黑白遗像,不急不缓的地点燃三炷香,升起袅袅香烟。

待他放入香炉的那一刻。

林遵终于忍不住了!

“苏玄,你真的要做这么绝吗?”林遵的声音低沉,夹杂着丝丝沙哑之声。

上完香后。

苏玄抬眸,目光如刀,望向林遵。

这一次,两人只有数米之遥。

针锋对麦芒!

“绝?你认为我杀完林晟,再到葬礼上踩他一脚很过分是吗?”苏玄眼中闪烁光芒。

他指着躺在水晶棺材中的林晟,淡淡道:“相比那个曾被他逼入绝路,跳楼自杀,死后连进入祖祠资格都没有的女人。”

“他却能仪表堂堂,体面,光鲜地躺在水晶棺材里,享受哀悼香火。”

“而那个女人至今埋葬在一处荒山野岭,墓碑旁的杂草丛生,无人问津!”

他深吸口气,平静地双眸,望着表情狰狞地林遵,平淡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当年林晟逼一个无依无靠女人,跳楼自杀的时候,做的绝不绝?”

“你有没有想过,林晟的所作所为,给那个女人带来了多么大的灾难?”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女人本该幸福,无忧无虑地像个天使一样生活在世上!”

“你有没有想过,是你的儿子给她带来绝望,让她本来充满光彩的世界,图上绝望的灰色。”

苏玄语气平静,像是在阐述某件事一样。

但!

任谁都能从这平静的语气中,听出一股恐怖的愤怒和骇人的杀意!

“而那个时候,你这个做父亲的,又在哪呢?”

苏玄抬头:“所以,你现在跟我说绝?”

“不好意思,我再说一遍,自苏某踏进天河市的那一刻,所有曾伤害过青韫的人,就已经全是死人了。”

苏玄话音一落,深邃的瞳孔便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

一股磅礴如海的气势从他的体内迸发而出,黑色的风衣随风振动,凌冽作响!

“轰!”

只见高高摆在台上的水晶棺,先是边缘突然发出清脆声响。

紧接着裂痕迅速扩大,蜘蛛网般的碎纹路遍布整个水晶棺!

寸寸断裂!

最终,在无数人瞩目下,装着林遵尸体的水晶棺,当场崩碎!

庞大的水晶棺碎屑就像是子弹一样,向四周崩飞!

躺在棺中的林晟,如同被巨大压力挤压般,冰冷地尸体扭曲得不成人样!

水晶棺的碎屑,崩的漫天都是,最终纷纷掉落在地,溅起小小水花。

“棺,棺材,碎了!”

众人大脑一片空白!

明明苏玄没有任何动作,但棺材的突然崩碎,所有人都认为是他的手笔!

否则,为什么好端端的水晶棺材,等苏玄话刚说完,就配合的炸了?

以一个杀人者的身份,来参加林晟的葬礼,且当着林遵的面上香。

此举已经够明目张胆的羞辱三大家族跟林晟了。

可谓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林遵。

而林遵为了自己儿子的葬礼,全都忍了。

结果……

棺材都给弄碎了!?

看着林晟那具已经不成人样的尸体,就连殡仪馆的殡仪员嘴角都不停抽搐。

尸体毁坏成这个程度,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把祖师爷请过来也没法恢复了!

“死,我要这小杂种死!”

“我要他死!”

望着崩碎的棺材棺材,以及林晟的尸体,林遵当场癫狂了!

他就像是以及挣脱牢笼的疯狗,声音嘶哑的咆哮着:“我要他死!”

赵真的心却跌入谷底。

因为苏玄到现在还依然面色平静,就像一切都运筹帷幄一样。

这是一种自信的表现,让他很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