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死亡的感觉

但!

就算他再慌,苏玄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把棺材弄碎,此举已经将他们内心里最后一丝底线践踏的体无完肤了!

再忍下去,他们三大家族以后在天河市还如何立足!?

他向翁天福使了个眼神:不要再阻拦林遵了。

“来人,给我杀了这个小杂种!”

林遵一生令下,广场周围瞬间涌出足足上百名保安,个个龙精虎猛,手握砍刀,气势凶狠至极!

广场上的那些前来祭拜的天河市大人物们,见状早就吓得四处退散。

现在谁不知道,林遵已经疯了!

原本密密麻麻的人群,顷刻间清空。

数千平米的广场上,只剩下苏玄和单武两人,以及那上百名杀气滔天的林家保安!

这样一幕,极其像十月围城中的一个片段。

天空上的小雨,依然在飘摇着。

“杀!”

带头的一名魁梧护卫面露狰狞,怒吼而出!

由此可见,这群人应该是三大家族特意从别的地方挑来的狠角色。

刹那间,喊杀的声音直冲苍穹!

整座广场,杀机四伏。

天空上的阴沉乌云,压的观看人群有些喘不过气来。

地面上,在上百名护卫的践踏下,水花四溅!

苏玄接过单武手中的雨伞,经在原地不动,目光飘向远方,面孔不悲不喜。

当那名带头的魁梧保安,即将冲刺到距离苏玄只有十米距离的时候。

单武从背后的刀鞘中,抽出一把刀身笔直的唐刀。

“唰!”

一道寒芒闪过!

就见天地间血光乍现!

再看那名魁梧男子,已尸首分离,径直倒在了地上,一身鲜血染红了地面上的雨水!

单武右手持着唐刀,无情地扫视着正向他们冲过来的保安,冰冷开口:“近主上十米者,死!”

冰冷的语气,简直比寒冬里的厚冰还要让人心寒。

但那些保安就像是不怕死一样,全都不顾一切地如同蝗虫,蜂拥而至!

他们自幼就被林家花费巨资培养,被灌输着类似古代死士般的思想。

可以说,他们就是一群林家的死士!

然而,在单武眼里,想杀这群人就像砍瓜切菜。

每一次的手起刀落,都伴随着生命的死亡。

在阴沉的雨天下,朵朵血花绽放开来!

一具具尸体躺在地面,无穷无尽的鲜血从他们体内流出,掺杂进地面上的雨水中。

故而,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整座广场就像被鲜血染红了一样。

地上的雨水已经看不出是雨水了,而是血水!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就连小雨都挡不住鲜血的腥臭味,肆无忌惮的弥漫在空气当中。

那些驻足在广场外观看的众人,此刻肠子都快悔青了!

个个脸色煞白,更有甚者当场崩溃得吓尿。

他们这些一生都只生活在和平时代的人,又何曾见过这种阵仗?

不少女性捂着嘴,心中惊恐地向殡仪馆外跑去!

也有人在报警。

总之,一场一人面对上百人的屠杀,在广场上正激烈地上演着,这比任何一部电影都要真实!

各种被单武一刀斩掉的四肢,尸首遍布整个广场!

直到……

广场上,站着的人影中只剩下苏玄和单武两人,杀戮方才终止。

纵目望去,广场上那前十分钟还气势冲天的上百名林家死士,无一生还!

单武手持血刀,身上的衣物包括脸都浸染鲜血。

其目光冰冷,不掺杂任何感情色彩,真宛若个从地狱中爬上来的屠夫!

以一己之力,对抗上百人,竟然还还是一场屠杀!

此人究竟是什么怪物!

然,单武就已如此了。

那位一直站在原地,云淡风轻的苏玄,又是何等存在?

赵真三人,哪怕是已经癫狂了的林遵,看到眼前这一幕都毛骨悚然,心惊胆寒!

对于林家的死士的实力,他们都再清楚不过了……

这时,小雨忽然停了。

乌云在所有人没注意的情况下,悄然退散。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血红地狱般的广场上时。

苏玄收起雨伞,一脸难为情地道:“其实我今天,真的只想好好地祭拜一下林晟公子,仅此而已。”

众人:“……”

赵真:“……”

翁天福:“……”

林遵气得鲜血上涌,差点没当场喷血。

瞧瞧,这他娘的所得还是人话吗!?

突然间,众人都有些同情林家的那些死士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赵真咬牙道。

苏玄掸了掸风衣上的水珠,淡淡道:“就一个目的。”

“来收一个人的命。”苏玄目光望向曾在天河市威风凛凛的三大家主。

赵真和翁天福两人心中一颤!

这时,林遵就像是认命了一样,闭上眼睛,两行清泪从他的眼睛中流下。

“杀了我吧。”

“林兄!”

赵真跟翁天福两人惊呼出声。

“林兄,我们还没输呢!你放心凭借我们的身份,此子断然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杀我们!”赵真急忙道。

他们作为顶尖家族的家主,虽然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对于社会而言还是有大作用的。

起码天河市警方是绝对不会让他们死的!

“不,是我想死了。”林遵虚弱地开口。

赵真懵了。

想死了是什么鬼!?

“我已经将林家的一切全都卖了,这样死也能轻松地死,然后就可以去见晟儿了。”林遵脸上露出解脱的笑容。

他目光望向苏玄,充满沧桑的脸上露出微笑:“我会在那边等你的。”

“我不是好人,而你也是恶魔,我们两人最终都会沦入地狱。”

“苏玄,我在那边等着你。”

想到自己死之后,那位他用整个林家资产请来的杀手会将苏玄杀死后,林遵忽然觉得,死而无憾了!

这一生都圆满了!

“晟儿,我来见你了!”林遵喃喃。

他从衣袖中掏出一把锋利匕首,面露释然之色。

“林兄,不可!”

赵真和翁天福两人见状,吓得连忙就要过去抢夺林晟手中的刀。

然而,他俩终究是慢了。

林遵没有任何犹豫地将匕首贯穿了他的脖子,割断了大动脉……

血液从他脖子处不停流淌,生机流逝,浑浊的眼睛也在慢慢变暗。

在他临死前,道了一句:“死亡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