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哭着跪求

陆荣光潇洒的左手夹烟,右手拿起电话。

“歪?谁啊,不知道现在是老子的娱乐时间吗?”

“陆荣光,你娱乐尼玛呢!你个王八蛋,你儿子想找死,拉上你就死,别拉上我们啊!”

电话另一边传来愤怒的咆哮声。

陆荣光有些懵逼,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味儿。

他又确认似的看了一眼手机备注,打电话的正是天启传媒占股比仅次于他的大股东。

陆荣光眉头皱起,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老王,有话好好说,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你他娘的居然还敢问我怎么了?我刚收到消息,我们天启传媒被人给收购了!”

“如今董事会以及各大股东都被大清扫了!你已经不是天启传媒的董事长了,而我也不是天启传媒的第二股东!”

“从现在开始,我们跟天启传媒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电话那边传来老王几近疯狂的愤怒咆哮,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平常很儒雅随和的人能骂的出来的话。

由此可见,这位是真的怒了。

“啪嗒!”

陆荣光的手机掉在了地上,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就像是晴天霹雳,把他整个人都给劈傻了!

“妈的,老子早就跟你说过无数遍了,你再惯着你那不成器的废物儿子,他迟早得给你惹出祸端来。”

“现在倒好了,踏马的老子的儿子还没把我家底败光,你儿子就先给我害了!”

“踏马,你让老子上哪哭去!?”

陆荣光沉默了两秒,沉声道:“添儿得罪谁了?”

“好歹咱俩也认识那么多年了,我就直接给你透个底吧。”

“我也不清楚你家那蠢货得罪哪位神仙了,但收购我们天启传媒的那位传闻是军方的人!”

“话已至此,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电话那边就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声,挂断了。

陆荣光如同被抽走了七魂六魄一样,眼神空洞,躺在床上。

他身旁的那个女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又忍不住魅声道:“荣光,人家还要想要吗~”

这一说不要紧,倒是把大脑已经停止思考了的陆荣光给惊醒了。

他勃然大怒!

老子公司都没了,你现在还要老子吭哧吭哧的伺候你?

他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抽在女人脸上。

“滚,你给老子滚的远远的,老子不想再看见你!”

女人吓得惊恐无比。

她也只是陆荣光在外面养的众多情人之一罢了,陆荣光一根手指头就能把她给碾死。

于是,也不敢拖沓,随手拿起衣服,就赤身白条地惶恐跑了出去。

最终陆荣光强忍住怒意,拿起地上的手机,拨打电话。

此时远在天河市,还在趾高气昂,不停嘲讽苏玄的陆添,就接到了自己老爹打来的电话。

他神色一动。

正好来天河市后他一直在浪,银行卡里的钱都快花光了。

本来他就打算等玩完这个叫甄晗的妞之后,就再找自己爹要个两百万继续浪的,结果她爹居然主动给他打电话了?

“喂?老爹吗?你这电话打的正好,有没有啥大事,没啥大事的话,往我银行卡里转个两百万哈。”

姚美丽一听,心中除了震惊就是震惊。

这就是金陵市顶级公子哥的生活环境吗,张口就是两百万的零花钱。

试问普通老百姓,有多少穷极一生都没见过两百万长什么样的?

方森唯有一叹,果然投胎也是门技术活啊。

电话那边一直保持安静,没有说话。

“歪?老爹你那边信号不好吗?我咋听不到你说话啊。”陆添很纳闷。

电话那边始终没有动静。

“你要是再不回我,我就打电话给我妈,让她给我转两百万了啊。”

似乎是电话那边的陆荣光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破口大骂:“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人外有人天外头天,让你整天低调点,好好在公司里帮我处理公务。”

“每天我都不忘跟你讲,低调行事,少给我惹是生非,你个小畜生难道把我的话当放屁了吗!”

陆添吓得缩了缩脖子,电话那边陆荣光的咆哮声,都快赶得上开免提了。

而且他得罪谁了?最近一直在天河市也没得罪谁啊?

但他余光忽然瞥到了,旁边正坐在沙发上,拿着红酒瓶,端详上面的一串俄罗斯文字说明。

他内心否决,肯定不是这货。

毕竟天河市的一个小人物,就算有点能耐,也绝对达不到让他爹这么骂他的地步。

然而,接下来陆荣光的一句话,差点没把他当场吓尿了。

“老子的天启传媒被人收购了!这些都是你割小畜生害的!”

“嗡!”

陆添大脑一片空白。

他猛然抬头望向苏玄。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句话。

“半个小时内,收购天启传媒。”

可是,这连半个小时都没到啊!

陆添整个人都怔住了,这句话就像是带着魔咒似的,一直围绕在他心头。

“总之,无论如何,你哪怕是磕头认错,喊他亲爹,你也得让那个人气消。”

“要不然,我也别当你爹了,你是我爹行吗?”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陆荣光只恨自己身体不行,不能再练个小号了!

都怪年少太放纵啊!

当年就算是射墙上,老子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一步啊!

陆添懵了,喉咙干燥。

下跪?道歉?

他长这么大,何时受过这种耻辱!?

一旁的方森见陆添脸色不对劲儿,连忙问道:“陆,陆总,您这是怎么了?”

“如果令尊不给您钱的话,我这里还有点,您可以先拿去用,没关……”

方森话还没说完,就听“噗通”一声。

陆添直接双膝跪在了地上!

以往他在金陵市,无论惹到什么麻烦,都可以凭借自己的身份,或者是他老子的名号来擦屁股。

但今天,光从他老子说的话中,就知道,他惹到了天大的大人物了!

想起自己刚刚狂傲至极的言语。

陆添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痛哭流涕地朝着苏玄疯狂磕头!

在这一刻,什么礼义廉耻,什么尊严面子,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