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世事无常

“陆总,您这是怎么了?别吓我啊。”

方森见陆添痛哭流涕的样子,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快步跑到陆添身边,想要把他给扶起来。

但却被陆添直接一手推开。

“滚开!”

方森被推的措不及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摔得脸上肥肉都布满了痛苦之色。

“老方。”

姚美丽见状也吓得不行,这究竟是怎么了!?

堂堂金陵总部那边来的总经理,对他们而言天大一样的人物,在接完一个电话后,就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又哭又磕头地求饶。

剧情的突然反转,让姚美丽跟方森都措手不及。

“公司被收购了。”陆添嗓子有些沙哑。

因为不停给苏玄磕头的原因,额头多次狠狠撞在地面,都明显地红肿破皮了。

“什么!?”

姚美丽和方森两人惊恐出声。

再联想到苏玄打的那个电话,以及陆添接到电话后对待苏玄的态度,一时间两人手脚冰凉。

不到半个小时,说收购天启传媒就收购。

这得是什么级别的大佬啊!

这种操作,两人打这辈子活到现在都没听过,一个电话就能当场收购公司!?

此人背后得有多大的资金运转?

那可不是什么小资产业,而是已经可以称得上商业帝国的天启传媒啊!

“现在我不想杀人。”苏玄平淡的声音响起。

还在不停磕头的陆添闻言,面露惊喜之色,抬头像条狗一样向苏玄张望。

“但。”苏玄语气一转,目光冰冷地望向陆添。

陆添连忙低头,不敢与其对视。

“哪根手指头碰过甄晗,就剁了哪根吧。”苏玄淡淡道。

“唰!”

陆添脸色一白。

哪跟手指头碰过甄晗?

他刚刚就那一段功夫,双手可就在甄晗身上没少占便宜啊……十指都碰过。

陆添身体抖动不停,向苏玄乞求着:“大人我错了,我不该打甄小姐的主意的,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苏玄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和Zippo打火机。

“嚓!”

打火机点燃。

苏玄将水果刀放在蓝色火焰上面缓缓炙烤:“我已经饶过你了。”

陆添身体一僵。

是啊,苏玄已经饶过他一条命了。

但……剁了十个手指头,这对他来说未免有些太残酷了吧。

苏玄面色仍然冰冷。

他并不喜欢咄咄逼人。但陆添今日所为,就像是触碰到他内心深处的某根弦一样。

他在想着,要是他能将血战提前一年结束。

提前一年,回到宋清韫的身边。

那事情的结局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陆添内心已经挣扎到疯了。

直到苏玄将刀刃已经烤的发黑的水果刀,插在他面前的柔软地毯上。

“已经消过毒了,现在打120砍完,等救护车到了之后,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苏玄淡漠的声音响起。

陆添看着面前锋利的水果刀,听着苏玄冰冷的语气。

他心中绝望,这个人是魔鬼吗!?

苏玄没有管他心里想的什么,回到沙发前,将甄晗公主抱了起来,就向包厢门外走去。

当走到姚美丽跟方森两人面前的时候。

苏玄脚步一顿:“你们两个就从天河市消失吧,若我再看见你们出现在甄晗面前,我会杀人的。”

姚美丽跟方森两人心中一寒。

若放在平常,以姚美丽泼辣的性格,估计都直接劈头盖脸的骂了。

但现在无论是她还是方森,两人面对自己的“判决”连个屁都不敢放!

苏玄抱着甄晗离开了,单武跟在身后,就像是苏玄的守护神。

只留下个寂静得诡异的包厢,跪在地上额头冒血的陆添,以及吓傻在原地的方森,姚美丽两人。

大约过去了五分钟。

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陆添身体忽然动了。

他泪流满面,鼻涕都跟泪水掺杂在了一起,双手抖得厉害,朝着插在自己面前的水果刀伸去……

“姚编辑,帮我打个120吧。”陆添声音哽咽。

方森内心一颤:“陆总!”

陆添没有回复,方森的心瞬间跌入谷底。

姚美丽求助地目光望向方森。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电话究竟打还是不打?

方森叹了口气:“打吧。”

姚美丽这才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拨打120。

打完后,姚美丽颤声道:“陆总,打完了。”

陆添深吸口气,拿起那把匕首,对准自己的左手。

他闭上眼睛,心里一狠!

直接插了下去!

“啊!”

刺骨锥心般的疼痛,刹那间袭上心头,陆添嗓子都在尖叫中发出了颤声。

他虽然不务正业,但以前上学时的专业是医学。

这一刀,虽然没有把手指给砍掉,但却相当于将左手的手筋跟神经全部摧毁!

他这只手等同于废掉了。

对于这种血腥的一幕,姚美丽早就提前把眼睛捂上了,但听到陆添那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她还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方,我们该怎么办?”姚美丽带着哭音地问道。

方森苦笑一声:“怎么办?我们还能怎么办?”

陆添这种大人物都认裁了,他们还能有什么选择?

“等会回家收拾行李,离开这座城市吧。”

姚美丽闻言,怔怔地向后倒退了数步,不停地往下滴落。

她二十二岁来到这个城市,如今已经二十八了,可谓是将自己最美的六年留在了这个城市。

从一个滴酒未沾的单纯女孩,到现在的这幅模样,她得到了什么?

方森心里同样滴血,换座城市就代表他放弃了这些年的所有心血。

到了别的城市,可就只能从头再来了。

就在两人心里五味杂陈的时候。

陆添已经强忍住疼痛,深吸口气,鼓起勇气,喊道:“方森!”

方森惊醒:“陆总,怎么了?”

尽管陆添已经不是什么总经理了,但对方森来说,这位依然是个大人物。

“拿着刀瞄准我右手中心位置,帮我把这只手废了。”

“啊!?”方森吓了一跳:“陆总,这,我不行啊!”

“我不会怪你的。”

方森仍然连忙摆手:“我平常连只鸡都不敢……”

“咣当!”

就见陆添勉强费力地转过身,朝着方森重重磕了个头,嚎啕大哭:“我求你了!”

他怕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