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视频

苏玄在得知这事时,只有心痛,并不打算将这事告诉宋灵。

他怕宋灵知道后会当场崩溃。

因为从某种角度而言,宋清韫其实是她害死的。

接下来因为烂尾楼地处偏僻,信号不好的缘故,视频录得也是断断续续,听不太清视频里面的宋清韫跟林晟三人争吵的具体话语。

但画面却很清晰。

宋清韫在满脸愠怒的质问,抵抗。

直到她脸上浮现绝望。

对于一个心里早就有大山般压力,千疮百孔的女人而言。

心灵唯一寄托的妹妹生死未卜。

而她也面临这种场景。

那种令人窒息的绝望感,从宋清韫身上彰显无疑,甚至搁着屏幕,让人看了心都会不由自主得难以呼吸。

这个视频从单武发给他到现在,苏玄都没有看过。

直到现在。

他的身躯在颤抖,平静的目光升起足够焚毁一切的怒火。

在双重精神以及心理压力下,宋清韫选择从六楼一跃而下。

画面暂停。

苏玄整个人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画面停滞在宋清韫跳出烂尾楼,在空中急速下降的瞬间。

就像是一幅画。

女主乌黑秀发在空中很凌乱,绝美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对死亡的恐惧,只有安详和放松。

仿佛对这幅画里的女主而言,死亡对于活着而言好像更幸福。

苏玄手颤抖地将手机关掉。

画面消失。

他就这么坐在椅子上,眼角一滴泪水无声划过,滴落在地。

在热闹充满欢快气氛的酒吧中,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角落里有个人在无声流泪。

就这样,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

苏玄泛起惊涛骇浪的内心重新回归平静,他深邃的瞳孔中再也看不到任何感情色彩。

这一刻的苏玄脸上明明没有任何表情,却给人一种冰冷到极致的感觉。

“服务员。”

不远处的服务员见有人在招呼自己,连忙殷勤地朝着苏玄跑去。

只是当到苏玄身边的时候,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先,先生,请,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服务员看向苏玄的目光中带着恐惧。

当近距离接触苏玄,并且感受到苏玄没有感情的目光后,服务员如坐针毡!

“我要酒。”

“请,请问您要什么酒?”

“这里的所有。”

服务员顿时傻了,所有的酒是什么意思?

眼前这个人要买下他们酒店所有的酒?

换平时他估计早就把对方当脑残处理了,但现在他却只能颤颤巍巍地道:“先,先生,我们这里的酒普遍都很名贵的……”

苏玄没有回答,掏出一张闪烁光泽的黑卡放在桌子上。

服务员懵了。

这,这是要刷卡的意思吗?

要把他们这里所有的酒全买下来需要多少钱?他也不知道。

但他知道,那绝对是一笔恐怖的数字。

“先,先生,您确定吗?”服务员颤声道。

苏玄目光闪过一丝寒意。

服务员一下就觉得自己被死神盯上了似的,差点没吓得跪在地上。

二话不说,直接拿起黑卡,逃也似的离开了。

“小北,你这慌慌张张的干嘛呢,让主管看到小心又扣你工资。”一名年纪较大的服务员见小北这样皱眉道。

见到这位平日里没少照顾自己的老前辈,小北一下就跟看到救命稻草似的:“王,王哥,出事了。”

王哥一听,惊道:“出什么大事了?”

“有个客人说,他要买下我们酒店所有的酒。”小北有些慌张。

王哥:“……”

“我说小北你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咱们这是酒吧,有人喝多喜欢吹牛逼这事还少吗?”

“居然还跟我说出事了,吓得我以为我昨晚跟小娜开房那事被我老婆知道了呢。”王哥没好气的道。

小北闻言有些生气的道:“这些事我当然知道,但那个客人从到我们这滴酒未沾,怎么可能会醉。”

“而且他还拿了张卡出来,意思是要让我刷卡呢。”

王哥一下来了兴趣:“哟呵,还有卡,把卡拿出来我瞅瞅。”

小北把卡从口袋里掏出来。

王哥的目光瞬间呆滞了。

黑金卡!

“小,小北,你,你去刷一下这个卡里有多少钱。”

他虽然是个服务员,但在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混久了,多少是有些见识的,知道能拥有黑金卡的都是些大人物。

一下子就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敢怠慢。

小北拿着卡,跑到前台,放在机器上一刷。

机器上便出来了一行数字。

小北只觉得自己血压“蹭!”的一下就上去了。

好,好多个零!

王哥看到数额后表现更是不堪,要不是有小北搀扶着,估计都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不行,这事太大了不是咱们能做得了主的,你去把这卡还给那位爷,我这就去喊老板。”

王哥寻思下决断,小北无条件服从。

在送卡的路上,小北紧紧地握着黑金卡,生怕因为自己的原因把这卡给弄掉了,想到卡上面的那串让他眼花缭乱的零,他肝脏都颤动不停。

在小北颤颤巍巍将卡双手奉上还给苏玄不久后,赵偃就一脸惊疑地从酒吧三楼的贵宾区走了下来。

他居然听到属下汇报说,有人拿着一张黑金卡要买光他酒吧里所有的酒!

在王哥的引路下,他找到了苏玄。

因为他并未把苏玄放在心上的原因,无论是他还是翁帆都没有关注苏玄在天河市掀起的腥风血雨,依然各玩各的。

除了知道苏玄这个名字外,两人对苏玄一无所知,更是连张照片都没见过。

因此……

他并未认出来面前坐着的这名年轻男子,就是杀了林遵父子,那个让他父亲心生恐惧,扬言要杀了他跟翁帆的苏玄!

他见苏玄眼生,断定苏玄不是天河市人。

黑金卡拥有者身份非富即贵,秉持他爹说的低调原则,赵偃直接命令王哥道:“去端两杯上档次的红酒过来。”

王哥不敢怠慢,小跑似的到前台端了两杯上好的红酒。

“老板,给。”

赵偃接过一杯,朝苏玄指了指:“另外一杯给这位兄弟,就当我免费请他的。”

王哥把酒杯恭敬递给苏玄。

苏玄接过。

“兄弟,你想支持本少酒吧生意的心意本少领了,但你这一下买光所有酒,我还怎么运转下去,你说是不是。”

“这杯酒,我敬你,还望你能卖本少面子,别装逼,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