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绑架

苏玄没有说话,但将那杯中红酒一饮而尽了。

赵偃见状觉得此人居然敢在他面前装逼,按照平常脾气,估计早就一巴掌上去伺候了。

但想到自己老爹的万般叮嘱,再加上他认为苏玄已经给自己面子了。

于是他皮笑肉不笑地把酒杯里的红酒喝光。

“兄弟我楼上还有局,咱们有机会再坐一起喝。”

楼上的贵宾包厢里还有几个漂亮清纯妹子等着他呢,赵偃心里早就抓耳挠腮的等不及了。

“别急,先坐下来陪我聊会儿吧。”苏玄道。

赵偃闻言差点没破口大骂。

爷不在楼上陪漂亮女人聊天,来陪你一个大老爷们?

“这位兄弟,我是真有事,下次,下次一定。”

虽然心里很不爽,但赵偃还是强忍住心中不爽,勉强地笑道。

他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这家酒吧,像这种拥有黑金卡的客户,就等于是他的金主爸爸,衣食父母。

这个年代谁会跟钱过不去?

他自然不会因为一点不爽,就跟金主爸爸翻脸的。

苏玄就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似的,缓缓吐出两个字:“坐下。”

赵偃眼皮忍不住跳了几下,神使鬼差地坐在了苏玄对面,一脸无奈的道:“我说兄弟,咱俩又不认识,有啥好聊的啊。”

“我认识你,你也认识我。”苏玄淡淡道。

赵偃顿时乐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还认识你啊。”

就在刚刚他绞尽脑汁想从记忆中找到面前男子的这张脸,结果发现自己压根没见过这人,谈何而来的认识啊?

苏玄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一句:“带你去个地方,去吗?”

赵偃闻言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面色不善的道:“唉我说兄弟,你是有病吧,咱俩熟吗?你这又让我坐下来陪你聊天,又让我跟你出去的。”

“你把老子当成那些鸡了?呼来使去的。”

苏玄仍然没有回答他这句话,而是反问一句:“你还记得一个叫宋清韫的女人吗?”

赵偃瞳孔一缩!

在现在的天河市,最让人敏感的两个名字大概就是宋清韫和苏玄了吧。

而宋清韫对他来说则是一个让他这辈子都很难遗忘的名字。

赵偃咽了口口水:“你是谁!”

苏玄依然没有回答他这句话,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一句:“她是我的女人。”

话音一落。

苏玄如同鬼魅般,闪到赵偃身旁,就在他手快如闪电地抓住赵偃的脑袋,就像是拿到篮球,打算灌篮一样的动作。

苏玄摁住他脑袋,猛地朝着厚厚玻璃桌子上撞去!

轰!

只见玻璃桌子在恐怖力道之下,轰然破碎,而赵偃整个人则以诡异的姿势被苏玄直接从碎掉的桌子上,摁在了地上。

巨大的声音,一下就盖过了酒吧里嗨闹的气氛,众人纷纷将目光聚集了过来。

刹那间。

全场轰动,当看到苏玄手底下按着的是赵偃后,无数人面露惊骇之色:“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不是赵偃的地盘吗?他怎么被人打了?

而且怎么有人敢打赵偃的啊!

旁边的王哥和小北直接傻了,不是还谈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动手了?

“踏马的,你谁啊,居然敢打赵公子!”

一群赵偃的拥护者见状眼睛一下就红了,拎起红酒瓶就一副要跟苏玄随时开干的样子。

苏玄平淡的目光扫视了一眼众人,淡淡道:“苏玄。”

众人:“……”

那些拥护者:“……”

“啪!”

就见那名刚刚拿着酒瓶带头要找苏玄麻烦的男子,直接拿着酒瓶就朝自己旁边的一个小弟头上砸去!

然后举起双手,一副死了亲爹似的表情:“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紧接着,便是全场哗然!

苏玄!

这下子众人就能理解了。

这位狠人连林遵父子都杀完了,打打赵偃怎么了?

“带走。”苏玄淡淡道。

一道黑影出现,将半边脸已经血肉模糊的赵偃从玻璃碎片中,像条死狗似的拎了起来。

他并不是单武,而是单武的手下。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苏玄在赵偃的地盘带走了赵偃,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众人。

这……算绑架吗?

正常来讲,遇到有人敢在这么多人面前绑架赵偃,估计一下子就能聚集不少为了讨好赵偃的拥护者跟歹徒拼命。

但现在,所有人都站在原地干瞪眼,在刚刚任谁都连个屁都没敢放。

原因很简单。

这个歹徒的名字叫苏玄。

虽然没人敢上去阻拦苏玄,但苏玄走后通风报信还是敢的,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给赵真打电话了。

这里是赵家的地盘,赵偃要是出事了,赵真怪罪下来他们一个人都跑不掉。

此时正躺在椅子上,享受专业美女技师按摩的赵真接到了电话。

当听到苏玄绑架了赵偃后,他“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们要去哪?”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跟上苏玄的那辆车,看他要把偃儿给带到哪去!”

赵真脸色阴沉至极!

没想到苏玄居然这么快就对赵偃动手了!

此刻,一年前曾在这里发生过女子跳楼自杀案的废弃烂尾楼里。

夜,很静。

今晚的天河市温度是令下六度,放在北方并不起眼,但放在天河市,六度已经很冷了。

废弃大楼,六楼。

因为破烂萧瑟,再加上潮湿的原因,这里更是格外的冷。

被绑着双手的赵偃就像是垃圾一样,被扔在了地上。

“啊!”

这对于赵偃这种从小生活在锦衣玉食里的贵公子而言,摔得他那叫一个痛啊!

不过与摔得疼痛相比,他的头更痛!

苏玄可是用他头,硬生生将玻璃桌子给撞碎了!

赵偃来到这里后,一下就认出了周围的环境,正是当年他,翁帆,林晟逼得宋清韫跳龙的废弃大楼!

甚至借助月光,他还能看到不远处墙上他写下来的:“赵大少爷到此一游”的潦草字体。

凉风吹过,他不禁打了冷颤,心中升起无线恐惧,当即破口大骂壮胆:“苏玄,你敢动我,我爸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