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下辈子做个好人

苏玄走到楼层的边缘,望着距离他足有几十米高度距离的地面。

他面露平静之色。

不大不小的寒风吹在他身上,使得他头发,衣服随风舞动。

看赵偃如此激烈的反应,他缓缓开口:“看来赵公子是没忘记这里。”

“就在这个废弃大楼,就在这个楼层里,有一个女孩被你逼的跳楼自杀,恐怕这件事赵公子终生不会忘吧。”

说完,苏玄坐在楼层的边缘,双脚悬空,像是荡秋千似的摆动着,闭上眼睛似乎是在享受寒风的吹拂一般。

这样的景象看的赵偃可谓心惊肉跳。

“你到底要做什么!?”赵偃怒道。

苏玄微笑道:“替天行道罢了。”

这时,废弃大楼下方传来无数嘈杂的声音,有不少车辆陆续停在了废弃大楼下面,看样子应该是赵真到了。

其实从他离开酒吧的时候,就发现有人在跟踪,却没有刻意甩掉,因为没必要甩掉。

“替天行道?”

赵偃内心一颤,他虽然纨绔,但还是有些文化的,这句话意思不就是要杀了自己?

“你要是动我一根汗毛,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赵偃再次给自己壮胆,朝着苏玄威胁道。

苏玄笑了笑:“天一,给赵公子松绑吧。”

那名叫天一的属下闻言,用小刀将绑在赵偃双手,双脚上的绳子切断了。

四支获得自幼的赵偃,一下就站了起来,连忙朝着楼道外面跑去。

然而,他还没跑两步,天一两步跨出就挡在了他面前。

“滚开!”

赵偃愤怒地用力朝天一挥出拳头。

与单武相比,天一的身材倒是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甚至还要瘦弱些,看上去有点弱不禁风的既视感。

面对赵偃这一拳,天一面无表情地伸出跟手指挡了下来,然后说了句:“太轻,太慢了。”

赵偃受到侮辱,额头青筋暴突!

他是练过一段时间拳击的,并且自信有些天赋,曾将一名职业拳击手打住院过,要不是怕疼他就去参加那些擂台比赛了。

因此,他也有自己的骄傲!

二话不说,赵偃就拉开一段安全距离,摆好姿势,双手抬高到面前,脚步一左一右有规律的跳动着。

他舔着嘴唇,看样子有些嗜血。

突然间,他浑身肌肉爆发,瞬间朝着天一冲去,咆哮出声:“给本少死!”

虽然不知道力道怎么样,但就光看这气势就感觉很猛。

然而,就在他拳头即将打在天一脸上的时候。

“嘭!”

天一很朴实无华地一脚踹在了赵偃的肚子上,将赵偃像沙包似的踹飞了出去!

这栋楼的范围并不大,也就不到十米的长度,在天一的踹踢下,赵偃差点没从六楼上飞下去。

不过他的身体也在地面上滑在了楼道边缘,也就是苏玄的面前。

“咳!”

赵偃疼痛地像煮熟的龙虾样蜷缩着身子,忍不住喷出口血痰,可见天一这一脚带给他的伤害有多大。

“其实,从这里看天河市的夜景还挺美的。”

苏玄看都没看已经被天一踹到自己面前的赵偃一眼,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景色。

灯火阑珊。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苏玄喃喃自语。

在苏玄以前初读这句诗的时候就很喜欢这句,很有意境,给他一种自己就是主角的感觉。

在人潮人海的街道上。

他蓦然回首。

就发现那人正在灯光下,正默默注视着他。

这时,赵偃身上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因为剧痛而动弹不得,苏玄就转身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备注后,递给赵偃道:“你爸的电话。”

陷入剧痛中的赵偃闻言,强忍住疼痛从苏玄手上接过电话。

电话一接通。

“偃儿,你怎么样!”

电话那边传来赵真急切的声音。

赵偃刚想开口,脸上再次浮现出痛苦之色。

“咳!”

他又咳出了口血,然后虚弱地道;“爸,救我。”

此时在废弃大楼下方的赵真,听到电话里自己儿子萎靡的声音后。

他心顿时提嗓子眼里了:“偃儿,那个家伙虐待你了!?”

赵偃余光看到,正朝他微笑的苏玄。

他心中升起无限恐惧,惊恐出声:“爸,你快来,他要杀我!”

“偃儿,你别急,爸现在就在楼下。”赵真连忙安慰。

他深吸口气:“偃儿,你把电话给他。”

苏玄接过电话。

“苏玄,你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放了我儿子。”赵真沉声道。

“你觉得我缺钱?”苏玄反问。

赵真语气一噎,确实,像苏玄这种能以雷霆手段灭了青州帮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缺钱呢?

“那你想要什么,放了偃儿!只要我能给的我都给你!”赵真语气急切。

哪怕赵偃再怎么烂泥扶不上墙,那终归是他唯一的儿子,以后赵家的继承人!

苏玄笑了笑:“一年前,你儿子就在这栋楼里,逼死了我最爱的女人。”

“一年后的今天,我亲自把你儿子从这里推下去,就当是因果轮回吧。”

废弃大楼下面的赵真听到这句话,瞳孔一缩,当即怒道:“你要是敢杀偃儿,今天无论如何你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放了偃儿,一切我们都可以从头商榷,你想让我们赵家和翁家付出什么代价让你息怒,我们都是可以商量的。”

“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

苏玄没听完,就把电话给扔了出去。

手机从几十米高空向下掉落。

“啪嗒!”

摔成了粉碎。

赵真看着掉在他面前摔成四分五裂的手机,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大楼中。

苏玄将已经吓傻了的赵偃,扶在自己旁边,让赵偃跟他一样坐在了楼层边缘。

两人就像好朋友一样。

而苏玄也像是在跟好朋友聊天似的,面露微笑:“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

下一秒。

一道渺小的黑影从高空中坠落,黑影越来越大。

最终。

“嘭!”

高楼下方的一辆劳斯莱斯被砸扁了。

劳斯莱斯旁边站着个目光呆滞,手里还拿着手机地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