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廉宗电话

“偃,偃儿。”赵真喉咙微动,一行行老泪从他眼里流出。

那辆被砸坏的劳斯莱斯车顶,赵偃的尸体还在不停往外冒血,整座豪车都几乎被砸废了,由此可见冲击力究竟有多大。

车都是如此,更何况是人?

恐怕现在赵偃体内五脏六腑早就严重受损,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家,家主您节哀吧。”一名跟在他身后的贴身助理见状安慰道。

“家主?”

赵真满是泪水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恍惚。

自己是赵家家主?

是啊,他是赵家家主,而赵家则是天河市四大顶尖豪族之一,屹立在这座城市数十年的霸主。

他作为赵家家主,在天河市权势滔天,站在金字塔的最顶尖俯瞰天河市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

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都毫不为过。

兴许手段还谈不上只手遮天的地步,但在天河市的绝对能排的上前十。

谁见到他不是恭敬地喊一句:“赵家主。”

卑躬屈膝,溜须拍马?

但……

赵真目光放在赵偃的尸体上,心中悲凉至极。

他却连自己儿子的性命都保不住啊!

“我要他死!”赵真低沉的咆哮声响起!

“是!”

旁边的助理似是早就料到赵真有这一决策,毕竟赵真性格纵使在内敛,让人看不透。

但亲眼目睹人杀死自己的儿子,恐怕全天下没有任何一个父亲能够坐得住吧。

助理代表赵真一声令下,直接就将周围附近的道路全部封锁,将那些闻风赶来的媒体记者全都给拦到了百米之外。

并且一个电话打出。

紧接着,就有无数量面包车从场外开了进来。

车门打开,就有一大群赵家的人从面包车走了下来,这群人是赵真特意为提防林家那样意外提前准备好的。

另外就在前段时间,他还从国外托人弄来了一批枪支用来自保,只是因为事情紧急,他还没来得及给手下这些人装备罢了。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足足三百人将废弃大楼围成了一个圈。

纵使赵家在地上不允许任何人进行拍摄,但面对这么劲爆有料的新闻,各大媒体又怎能忍心放过。

数架直升机在低空盘旋着,上面便是各大媒体的记者们,用摄影装备对全场进行直播。

既然地面上你不给播,那在空中你总管不着吧!

而赵家的人确实也没那心思搭理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媒体记者。

“先把偃儿带走。”赵真心情沉痛。

自己在天河市打拼了那么多年,跟林晟,翁天福,钱盛三个人争了那么久。

到现在,竟落得这番地步!

他恨啊,恨是自己无能,在这么长时间里都没有想到对付苏玄的方法。

“我要这小畜生死无全尸!”赵真睚眦欲裂!

废弃大楼上的苏玄,依然坐在高楼边缘,双腿悬在空中,一摇一摆。

因为不远处有直升机的原因,高空上的风更大了,吹得苏玄头发飞舞,黑色风衣也在凌冽作响。

看着下方的热闹的场景,苏玄伸出一只手,像是如来佛镇压齐天大圣孙悟空一样的手似的。

他张开手化为掌,向下轻轻按去。

最后在苏玄的视线中,下面的一切场景宛若被他一只手覆盖了般。他手一捏,像是抓住了下方的一切。

微微用力成了拳,修长的手上青筋突出。

“咔嚓!”

骨骼里发出一声脆响。

半分钟后,他缓缓张开手,又像是扬沙似的,将手里刚刚抓到的一切洒向空中。

“我不问前生,只修来世能与你相遇。”

“但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我虽有缘分,却命中注定只能止于八年前的最后一面。”

“我苏玄这一生中最遗憾的事,不是没有汉阳关外杀死那异族排行前十的家伙,而是错过了你。”

“如今我自知性命所剩不久。

“故而,我祈求你,能在下面再多等我一段时间,待我将事情全部处理结束,你我共修来世!”

天一就是苏玄的影子,只要苏玄不呼唤他,他也就不会出现。

故而,整个废弃大楼,就只剩下苏玄一人。

他这句话像是说给空气听,又像是在说给天地听,亦或者是说给自己听。

望着下方芸芸众生,苏玄平淡的瞳孔中忽然闪过一抹傲然。

众生茫茫,都不过沧海一粟。

而他苏玄,早已屹立于众生之巅,于龙国青史留名,万古功臣,这一世的功名倒也算修得圆满。

他心里有种冲动,想要像宋清韫一样,从这栋楼上一跃而下。

但,他遏抑住了这个想法,因为他还有事情没处理完呢。

他还没等到宋灵结婚那一天。

以及……

他还没等到龙国真正安稳的那一天。

苏玄目光复杂。

无论他怎么告诉自己,是时候该为自己的时代画下一个句号了,但每当听到前线战况,龙国庙堂那些乱事后。

他仍放心不下。

谁叫他是苏玄,龙国的玄君呢?

今晚的苏玄吹着夜风,神游天外,思绪万千。

赵真却正在楼下拼命发疯咆哮:“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所有人都给我上去,把他活捉过来!”

“我要一步步折磨他,让这个小杂种生不如死!”

三百多名赵家家臣听到家主命令,旋即整装待发,面露肃重之色。

只需领头队长一声令下,他们便会登上废弃大楼,按照命令将苏玄活捉回来。

然而。

就在赵真心中悲痛,愤怒交加的时候,他助理身上的电话响了。

助理看到电话备注,屏住呼吸,立即毕恭毕敬地将电话递向赵真:“家主,您的电话。”

赵真怒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让老子接电话?”

助理擦了擦额头冷汗:“是廉都统的电话。”

赵真瞳孔一缩:“什么!?”

他二话不说就将电话拿过来,看到上面备注是廉宗后,他心脏一沉。

赵真身为天河市四大家主之一,地位尊崇,自然会在某种场合遇到廉宗。

而廉宗作为天河市驻扎军中的最高指挥官,官至都统,对于这些本土势力而言,那简直是天大的人物,谁不想结攀讨好一下?

这个电话便是两年前一次饭局上留的。

只是,这时候作为代表驻扎军的廉宗,会给他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