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这句话我已经听腻了

高家乐没有任何余力,强大的手劲掐着柯诗茗的脖子,让她几乎窒息。

不到片刻的功夫,那张略施粉黛的俏脸便浮现出苍白之色,她双手不停拍打高家乐的胳膊,但那只是惶恐的挣扎罢了,根本不会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威胁伤害。

看着这一幕的众人,内心胆寒无比。

没想到柯诗茗不是要顺从高家乐,而是在找机会杀了他!

好狠的女人!

不过……

看着在高家乐手里痛苦挣扎的她,不少人都捂住眼睛,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了。

别看普通人看电视里的杀人场景都不会害怕,但实际上别说是杀人现场了。

就算是比较狂暴一些的打架现场,都不知道能吓哭多少内心脆弱的女生。

“要不要报警……”众人心里天人交战。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高家乐面露狠色,手上的力气也愈来愈大,显然是铁了心的想要杀了眼前这个差点把他弄死的女人。

柯诗茗从开始的疯狂挣扎,到最后脸色苍白如纸,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双臂像是脱臼了似的垂了下去。

外面。

前来参加面试招聘的人海,看着关着的房门,全都开始激烈讨论了起来,究竟发生什么了。

有个面善的年轻男子怕出事,去尝试开门,发现门被反锁了,于是便对着人群道:“里面肯定出事了,大家齐力把门给破开吧。”

人群面面相觑,无人回应。

年轻男子怒了:“你们在怕什么?”

众人依然没有回应。

他们又不傻,自然知道里面出事了,但谁敢冒着得罪高家乐的风险,去破门而入?

得罪高天乐,他们还进不进唐氏公司了?

为一个素未蒙面的女人,值吗?

见还真没一个人敢站出来帮忙,年轻男子气得骂一句:“一群怂逼!”

说完,他便一个人在那疯狂踹门,企图把门踹开。

然,就在这时,一名面露淡漠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让开。”

正踹门的年轻男子看到苏玄,他下意识地向旁边靠了两步让出位置。

“兄弟,这是防盗门很结实的,你一个人可能踹不……”

年轻男子“开”还没说完,就见苏玄一脚直接踹在那个岿然不动的门上。

“嘭!”

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尘土飞扬!

只见那扇年轻男子踹了许多脚,连松动都没动一下的防盗门,直接被苏玄一脚踹倒在地!

“我靠!”

年轻男子吓傻了,后面那些观看的众人们也快惊掉了下巴。

要知道这不是把门踹坏,而是直接将防盗门整个从墙上给踹分离出来了!

这得是多大的力道才能做到?

看着苏玄有些消瘦的身体,无论是跟在苏玄后面的齐开洲,还是年轻男子,亦或者是众人脑海里都浮现了两个字。

“怪物!”

不少唐氏公司的员工,保安们本来碍于高天乐不想管这茬子事的,但见到这一幕,自知事情是要闹大了。

不少人连忙打电话给上级领导汇报这件事。

面试间并不是很大,防盗门被苏玄一脚从墙上踹下来,掀起的漫天尘土,微末石屑几乎充斥整个房间。

房间也像是被大雾笼罩似的,能见度极低。

“怎么了!?”

许多面试官都被突然的巨大声响给吓了一大跳,但因为尘土的原因,却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高天乐自然也被巨大声响吸引了注意力。

但!

顷刻间,他瞳孔猛然瞪大。

只见尘土烟雾中,有一道隐隐绰绰的人影正朝着他走来。

高天乐心莫名一紧,自幼学武,以至于让他对危机感也有很强烈的捕捉力。

他现在能十分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浑身周围就像是被恐怖的压力笼罩似的!

以他为中心,方圆两米外的空间都被这股压力隔绝开了!

这是一种令他心脏剧烈跳动,死亡般的威胁。

恐怖的危机感覆盖在他心头,以至于就连想掐死柯诗茗的冲动都被压了下去。

更何况,他如临大敌,哪还管得上柯诗茗?

高天乐松开掐着柯诗茗的右手,目光高度集中地盯着尘土中正朝他逼近的影子,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

高天乐松手的那一刻,柯诗茗就像是快要窒息的鱼儿被放生到湖水中一样。

她直接瘫倒在地,不停喘息,哪怕现在空气中都是尘土她都不在乎,因为现在呼吸,完全是一种生存本能!

如果在晚个十几秒的话,她就会因为窒息身体机能全速下降,从而有生命危险。

“是谁?”高家乐又问了一遍。

却还是没收到回答。

这让他更紧张了无数,因为那道身影带给他的无形中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他身体微动,想要先发制人。

但就在他右脚刚迈动,离开地面的那一刹那。

原本距离他还有段距离的那道隐约身影,突然如同鬼魅出现在了他面前。

伴随的同样是那如滔天巨浪的威压和骇人杀意,让高天乐整个人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浑身汗毛炸立!

“好快!”

他心里诞生这个念头,就要向后逃跑拉开距离。

然而,在他脑海将这个念头传递到身体各处的时候,那道身影就已经抢先一步有了动作。

只见一双修长的大手,突破尘土向高天乐的面部抓去!

高天乐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机械手抓住了似的,他下意识想要挣扎。

一脚向面前踢去。

然!

他却踢了个空,这让高天乐肝胆欲裂,明明自己眼前站着个人啊,怎么没踢到?

就在他还想踢出第二脚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头部忽然传来一股恐怖的劲道。

那只抓着自己面部的手,在用力捏!

就像是在一只手抓着篮球似的,在用力捏着他的头!

很快剧烈的疼痛便通过大脑皮层传入脑海中,让他脸上都扭曲了起来。

高天乐额头青筋暴突,他觉得自己头骨在这种骇人力道下都快要别捏碎了一样!

这个人想杀他!

高天乐心中闪过这个想法,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你要是敢杀我,天河市绝无你容身之地!”

“这句话,我已经听腻了。”苏玄语气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