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放眼天河,谁人能敌?

从宋家,常家,青州帮,再到林,赵,翁三大顶尖豪族,这群人的势力加起来,说在天河市足以只手遮天都毫不为过!

不对,别说是这些势力加起来了,就算是被其中最弱的宋家给盯上,普通人在天河市也绝无任何的生存空间。

更何况是那么多天河市的霸主势力联手?

然。

就是这么一股可以在天河市称霸的势力,在苏玄面前也如同土鸡瓦狗,一碰就碎!

宋家,当代家主的后半生只能以轮椅度过。

常家,唯一嫡孙身死,常山身死,常家老太爷因悲痛欲绝病入膏肓已有数月,恐没多久便会撒手人寰。故常家几乎算得上名存实亡。

青州帮,堂堂天河市地下势力霸主,在苏玄的雷霆手段之下,上千名帮众,最终活下来的恐怕都不足百人!

林家,林氏父子尽皆身死,数十年的顶尖豪族直接泯灭。

如今就连赵真亲眼所见,自己儿子被苏玄从高楼推下摔得面目全非,脑浆横流。

到最后非但没跟苏玄拼命,反而就跟哑巴了一样,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就连那些平日里狂舔四大顶尖豪族的家伙,都开始逐渐认为,他们认知中所谓的霸主级别顶尖豪族。

可能在犹如神兵天降的苏玄面前,不过弹指可灭的蝼蚁罢了。

这些势力便都如此了,一个唐氏公司董事的儿子,居然扬言让这天河市无苏玄立身之地。

此事传出去,难免让人笑掉大牙。

这年头真是什么不怕死的奇葩都有!

苏玄淡漠的声音落在高家乐耳中,让他不禁打个冷颤,头部传来的疼痛也让他面部开始扭曲了起来。

“饶,饶了我。”

他开始求救。

苏玄并没有搭理他。

多年以来的铁血军旅生涯,在横推敌方国家的时候,因为立场原因,苏玄已经杀了太多的人了。

哪怕是无辜的人,对于一场战争而言,只要对他们能造成任何威胁的人,那都是敌人。

他满身的罪恶。

当他杀一个跟他无冤无仇的无辜人时,他面不改色。

那杀一个平日里为非作胆,只会造孽的纨绔少爷,他更是不会皱一个眉头,就像是碾死微不足道的害虫。

苏玄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到最后竟硬生生一只手紧抓着高家乐的脸部,将他给拎在了半空!

在这过程当中,高家乐就像柯诗茗一样,从开始疯狂的挣扎拳打脚踢,到最后因筋疲力竭,再加上头部传来的剧痛让他几欲疯狂。

他就像是一条死狗,被苏玄拎在空中。

“咳咳。”

瘫倒在地上的柯诗茗,疯狂喘息之后已经恢复一些神智了。

她有些困难地抬起头,就看到充满尘土的空气中。

高家乐被一道看上去有些模糊的身影给举了起来,悬在半空中,表情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

尽管看不清脸,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定出来了苏玄。

她贝齿紧咬红唇,语气又有些虚弱地道:“苏玄,别杀他。”

正打算直接捏碎高家乐头骨的苏玄,突然停下了手中动作。

而高家乐因为头部的剧痛,导致精神涣散的原因并未听到柯诗茗对苏玄的称呼。

“为什么?”苏玄问。

柯诗茗十分勉强地从地上支撑起身子,站起来,脸上满是自嘲的笑容:“可能是善心泛滥了吧。”

作为一个普通女性,就算眼前的高家乐刚刚想要杀她,但柯诗茗还是无法下这个狠心,默认苏玄杀死他。

苏玄没有再多说,就像是甩垃圾一样,直接将高家乐朝门外扔了出去。

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子在苏玄手里就跟玩具一样,随意玩弄!

“嘭!”

高家乐被苏玄从面试间内扔了出去,重重摔在外面满是尘土的瓷砖地板上。

“啊!”

见高家乐突然被扔出来,且头上满是血迹的骇人样子,吓坏了周围不少吃瓜观看的众人。

“高少!”

公司内,一些听到消息就慌忙赶来的高层们,当看到高天乐这幅惨状后,全都吓了一大跳。

其中的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更是魂儿都快吓没了!

他便是此次面试招聘的负责人,唐氏集团人事部部长阮富贵。

眼下突然出现高家乐面试期间出现问题这种事,本就让阮富贵如坐针毡,连忙从办公室跑过来查探情况。

然而,他刚来到这就看到高天乐这么一副样子!

这简直就跟电视剧里出了严重车祸似的。

阮富贵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跑到高家乐的身旁,失声喊道:“高少,你,你怎么样!”

别看他是唐氏集团的部长级别人物,怎么说也算得上高管了,但就算是高管那又如何?

说到底还是个打工仔。

唐氏集团真正的大佬是董事会里面的那些家伙,而高家乐的父亲高天海,在董事会那些大佬当中排第二。

第一是唐丰!

像高天海这种级别的大佬,他根本得罪不起,要是高家乐在面试阶段出现什么事,他这个负责任难辞其咎。

“倒霉倒霉倒霉!”

阮富贵心里不停地狂呼,嘴里则也在不停喊着高家乐:“高少,你醒醒,你快醒醒啊。”

万幸的是,高家乐还有呼吸,没死!

“快,快叫救护车!”阮富贵朝着身旁的秘书急道。

秘书也慌忙掏出手机打电话。

“不,不用了。”

这时,躺在地上的高家乐,突然发出蚊蝇般细小的声音,满是鲜血的眼皮也缓缓睁了开来。

阮富贵惊喜出声:“高少您醒了!”

见高天乐醒了,阮富贵差点没激动地蹦起来,只要高家乐没有什么大碍,那就一切好说。

“噗!”

就在阮富贵打算搀扶他的时候,高天乐嘴里一口鲜血突然忍不住喷出,乌黑的血全都落在了阮富贵的衣服,脸上。

阮富贵吓了一大跳,也不顾身上的血,连忙道:“高少您要有事,您就说,我马上把您送医院您,您可千万别逞能啊。”

高天乐病白的脸上浮现血红之色,虚弱地问道:“打电话给我爸。”

“啊?”阮富贵愣了一下,旋即立马义正言辞地道:“高少您放心,有我在一定会给您讨个公道的。”

“高董事他日理万机,就不需要劳烦他了吧。”

“我让你打,你就打!”高天乐怒目圆睁。

阮富贵吓得不敢吭声,只好让助理给高天海打电话了。

“我要那个杂种死!”高天乐浑身颤抖。

要不是他自幼习武,恐怕此刻性命就已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