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很疼,不是做梦

阮富贵一脸的不情愿,要是现在打电话给高天海,事情就真的闹大了。

到最后无论高家乐有没有事,他都得被领导们追究个“失责”的责任,虽说不至于丢了位置,但绝对要挨批的。

唐氏公司大厦二十多层。

一名已经鬓间发白的中年男子,听着电话那边阮富贵秘书的报道,脸色难看至极。

“我马上就到。”

这位便是唐氏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高天海。

高天海是到三十多岁,才有高家乐这么一个儿子,倒不是他结婚后不想要孩子,而是无论他日夜耕耘播种,都不见自家老婆肚子大。

日复一日都成高天海的心病了。

当然,他也曾去外面找过女人,但可惜的是,那么多年来,就连外面那些女人都没怀上他的孩子。

若不是顾忌男人尊严,他早就到医院检查自己那方面有没有问题了。

但!

不知上苍是不是怜悯他,让他三十多岁近乎绝望的时候,自己老婆竟然怀上了。

那个婴儿自然便是高家乐。

故而,高家乐从小生下来就被他当做宝贝疙瘩,凡是都有应必求,才养成高天乐这种嚣张跋扈的性格。

毕竟这可是他们老高家的独苗啊!

但就在今天,他竟然收到下属通知自己儿子被人打的面目全非的报告?

高天海怒不可遏!

同时,不光是高天海,同样在唐氏公司里正躺在办公椅子上养精蓄锐的唐丰也收到了秘书的亲自汇报。

“唐董……”

秘书将高家乐和柯诗茗的事情全都一处不落,详细地汇报给了唐丰。

“什么!?”

唐丰猛然惊得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随后便急忙问道:“那柯诗茗怎么样了?”

这位美女秘书摇头。

她本来就接到唐丰的命令,密切关注柯诗茗,一旦此人有什么事,立刻上报给他。

所以她在一楼大厅看到柯诗茗得罪高家乐后,就赶快前来向唐丰报告了。

至于后面苏玄出现一事,她就不知道了。

“快,马上叫保安部的程勇,让他立刻带人赶到现场维持秩序,务必保护住柯诗茗的安全。”

“告诉他,我也马上赶到!”

见唐丰突然慌忙的样子,美女秘书也吓了一跳。

没明白唐丰为什么得知柯诗茗有麻烦后,就如此大动干戈,神色慌张。

当年唐氏公司在面临金融危机的时候,唐丰可都是面不改色,冷静应对的啊。

怎么因为一个普通小员工的事,就突然失去了往日的沉稳。

莫非……

美女秘书看向唐丰的目光多了一丝古怪。

私生女?

很有可能,要知道现在媒体曝光的有些人私生女案列,可是越来越多了……

殊不知,此刻唐丰不光神色慌张,心里都在骂娘了:“要是柯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子一定让高天海那个小崽子付出代价!”

柯诗茗若是出事,他还有什么颜面去面对玄君?

总之,整个唐氏公司都因这次面试事件产生了绝大的震动!

当知道唐丰跟高天海两人也都即将赶往现场后,众多高层心里全都泛起惊涛骇浪。

谁人不知,柯诗茗是唐丰亲自点名破格录取的员工,能力卓越出众,以后极有可能达到跟他们一样的地位。

而高家乐是高天海的儿子。

这件看上去不怎么大的事情,居然牵动了唐氏公司最有威名的两人!

况且,清楚高天海和唐丰关系的高层心里都隐隐期待了起来。

这两位在董事会里面,就因为意见不一致有了很深的矛盾。

王不见王,有高天海的地方没有唐丰,有唐丰的地方没有高天海。

然,因为今天这件事,两位唐氏公司的“王”要碰撞在一起了吗?

面试间内。

柯诗茗被苏玄搀扶坐在椅子上,她脸色虽然苍白的吓人,但除了因为窒息导致的一些身体不良症状外,并无大碍,休息会就能慢慢恢复了。

空气中的尘土也已经落下,屋内的视线也都变得如往常一样了。

那些已经被吓傻了,站在原地不知发生了些什么的面试官们,一动不敢动地,看着苏玄和柯诗茗……

就是他把门踹开的吗?

众人看着搀扶柯诗茗,动作轻柔,宛若绅士一样的苏玄,全都咽了口口水。

“口渴吗?”苏玄问道。

柯诗茗坐在椅子上,露出牵强的笑容:“不渴。”

苏玄点点头,然后目光就放在周围已经傻眼的面试官们身上,淡淡开口:“如果今天的悲剧酿成了,你们出卖灵魂来保全的工作,就会变得肮脏且不堪。”

“届时,你们拿着每个月的薪水,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他并没有责怪这群人,漠视柯诗茗被高家乐欺负。

当时别说是一群人站出来帮柯诗茗,哪怕是几个人来帮柯诗茗说话,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苏玄能理解这群人的做法。

你能说这群人里没有善良的人吗?

只是他们在生活与良心的选择上,选上了前者罢了。

众多面试官心头一颤。

有些人紧紧抿住嘴唇。

苏玄这句淡漠的话,在旁人听了可能并不觉得有什么,但对他们而言,就像是一把冰剑狠狠地刺入他们心中。

寒冷刺骨!

突然,他们很感谢这个救下柯诗茗的陌生男人。

确实如苏玄所说,若他们为了保全工作,亲眼看着柯诗茗被高家乐羞辱,而无动于衷。

恐怕以后,他们的良心都会惶恐不安,日日生活在煎熬当中吧。

苏玄质问,拯救了他们。

“苏兄!”

这时齐开洲一脸慌忙地从外面冲了进来,焦急道:“高家乐他爹高天海来了。”

话音一落。

等等!

齐开洲愣了一下,苏兄?

他名字叫什么来着。

齐开洲脑海中出现一个画面。

苏玄伸手,跟他的手点到即止地握在一起:“苏玄。”

他叫苏玄!

齐开洲犹如遭到晴天霹雳般,僵直在了原地。

一开始听到苏玄名字的时候,他并未在乎,再加上因为面试的情绪焦虑的原因,根本没往别的方面去想。

但现在……

看着眼前一脚踹飞防盗门,神色淡漠的年轻男子,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很疼!

不是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