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蛮横父子

想到刚刚自己因为外面高天海的到来,就吓得慌忙跑进来,让苏玄想办法。

毕竟高家乐被苏玄都打成那样了,先不说高天海是不是个讲理的好人,但凡一个父亲看到自家孩子被人弄的头破血流,岂能轻饶对方?

更何况,高家乐都是这种脾性了,他爹又能好到哪去?

但现在……

齐开洲心里激动,差点没忍住喊出来。

想个锤子的办法啊!

这位可是就连三大顶尖豪族都拿着没办法,翻手可灭青州帮的存在。

如今天河市真正的风云人物,论流量热度,都能甩那些偶像小鲜肉十条街了。

高天海虽然是唐氏公司的第二大董事,在普通人眼里也是惊天的大人物。

但在眼前这位面前,就是个屁啊!

“刚刚那个人就是高家乐。”柯诗茗给苏玄解释道。

苏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齐开洲道:“先在这里照顾一下她,你面试的事情,我会跟唐丰说的。”

唐丰!?

齐开洲脸上浮现出狂喜之色,平日在周围亲戚眼里很聪明,有出息的孩子,突然就跟傻子一样,口齿都不伶俐了。

“好,好,有,有我在,我,我一定照顾好柯小姐。”

别人说出苏玄那句话,齐开洲绝对一脚踹过去,骂骂咧咧一句:“拿我当傻子骗呢?”

但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位的真实身份!

这种级别的大人物又何必骗他?

齐开洲就像古代后宫里应付娘娘的太监一样,对柯诗茗那叫一个殷勤,谄媚。

从他脸上洋溢的狂喜来看,这绝对是他发自内心愿意的。

苏玄离开了面试间。

望着苏玄离去的身影,柯诗茗的美眸微动,心中涟漪未曾停止。

她是过来人,清楚的知道自己貌似对苏玄有了一种不应存在的情感。

但正是因为是过来人,她也知道,这种情感只会慢慢萌芽,越长越大。

若是在过程中,她企图强行终止这种感情的发芽,只会让她更痛苦,同样效果也会适得其反。

如果对方不是苏玄的话,她绝对会奋不顾身的去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大胆的对他进行追求。

但正因为“他”是苏玄,无论是从理智,还是现实上,她都不会做出这种行为。

故而,柯诗茗几乎很快就下了决定。

将这感情的萌芽,从出现就隐藏在她内心深处,除了天地知晓,不会再让第二人知道。

这大概就是暗恋?

一种有些悲哀也有些幸福的感情状态。

………………

“家乐!”

刚刚赶到现场的高天海本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看到高天乐的惨状后,他还是忍不住心疼万分。

他快步走到高天乐身旁,双手颤抖地摸着高天乐沾满鲜血的脸颊,颤声道:“家,家乐你怎么样?”

高家乐剧烈咳嗽两下,喷出的唾沫也全都带血。

他的伤势不光是头部的创伤。

苏玄将他扔出那么远,重重摔在地上的那一刻,高家乐的五脏六腑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损害。

之所以没死,全是托他自幼练武的福。

“咳咳,爹,我还死不了。”高家乐勉强挤出惨笑。

高天海见状心都快碎了,他儿子从小练武,却又何曾受过这等苦啊!

“叫救护车了吗?”他向旁边的阮富贵问道。

阮富贵露出副苦瓜脸:“我也想叫救护车,但高少不让啊!”

高天海顿时急了,这都咳血了!

“家乐,听爹的话,你先去医院检查治疗,好不好?”

“不行!”

高家乐立刻回答,然后一脸阴狠地道:“爹,我要亲眼看到那个杂种给我下跪道歉的样子!”

“这些爹都会帮你办到的,你先去医院行不,我一定把他带到医院给你磕头道歉。”高天海拍着胸脯承诺。

“不行!就在这里,否则我哪也不去!”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的原因,高家乐又忍不住剧烈咳嗽了起来,这次喷出的血沫,要比上次的还多。

深知自己儿子秉性的高天海闻言,也不犹豫拖沓,直接答应道:“好,爹这就派人把那个伤你的小杂种给拽出来,逼他向你下跪道歉!”

高家乐惨白阴冷的脸上这才露出些许笑容。

“来人啊!给我把屋子里伤害我儿子的家伙给我拽出来!”高天海昂声道。

旁边听话的保安刚要有动作,就见面试间内的苏玄已经缓缓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

“爹,就是他!”

虽然因为当时尘土太多,看不清苏玄的脸。

但苏玄身上的那种如沧海之水般平静且浩瀚的气息,让高家乐这辈子都不会忘!

“好!你们这些人谁能先把他带到我儿面前,让他下跪,我重赏五十万现金!”

本来为了讨好高天海,那些保安们都会不尽余力的执行命令。

如今一听居然还有五十万现金的奖励,他们都激动不已!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能来唐氏公司当保安,那绝对都是有两把刷子的。

很快就有数名魁梧大汉朝着苏玄冲去。

但就在这时。

一道爆喝声猛然响起:“给我住手!”

只见一名身材壮实,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其身上爆炸性肌肉的中年光头男子,龙行虎步正朝着这边赶来。

此人便是唐氏集团的保安部部长程勇。

听到熟悉的命令声,那些冲向苏玄的魁梧大汉,就像是听到军令似的,立刻停了下来,在原地待命。

见到赶来的程勇,高天海怒目而视,质问道:“程勇,你叫住他们干什么!”

面对这位唐氏公司的二把手,程勇气势丝毫不落下风,粗犷的声音充满威严的道:“我负责公司秩序,在未查清楚事情缘由之前,就算你高董事也不能胡乱抓人!”

高天海怒了,没想到半路会杀出来个程勇,但既然能坐上唐氏公司的二把手,高天海肯定不是好惹的。

他直接怒吼出声:“我是你的上司,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程勇面色不变,无动于衷。

这一下可属实把高天海给气坏了。

他很少接触这个保安部部长,只是听过些传闻,知道这是个从军队退役下来的木疙瘩。

之前他不以为意,但现在一看,这哪里是木头疙瘩啊,这都成铁疙瘩了!

“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开除你,让你卷铺盖滚蛋!?”

程勇没有回答,但又有一道不屑的声音响起。

“黄天海,何时你能耐大到,敢动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