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尘埃落定(第四章)

五位看到合同后的董事,都是如此异常且夸张的反应,结果是什么,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出来。

看着一旁正朝他露出友好微笑的唐丰。

高天海阴鹜的脸庞已经因为愤怒扭曲在了一起。

他是如何让天祥集团跟现在的唐氏公司合作的?

从商业角度而言,唐氏公司根本无法满足他们对服装的需求啊!

高天海想不明白,这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也完全不符合正常人的思维逻辑!

哪有放着好的合作公司不选,选唐氏公司这种品牌效应低的可怜的公司?

难道天祥集团那些领导人脑袋都被驴踢了吗?

但!

眼下他想不想的明白已经不重要了,唐丰真的拿到了跟天祥集团合作的合同。

一旦这个合同正式启用,天祥集团正式向唐氏公司进行采购服装合作。

唐氏公司将会真正的突破天河市这个小地方,面向金陵市,乃至整个龙国!

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进步,也是唐氏公司飞跃式的成长。

而这一切的最大功臣便是正朝着他微笑的唐丰。

“啪!”

高天海直接气得将手里紧攥的电话,给摔在了地上。

唐丰的笑容,深深刺激到了他的心。

他不是没有底牌。

只是在天祥集团的合作协议面前,任何底牌都显得渺小又可笑。

除非他高天海能有办法,找到一个能比天祥集团跟唐氏公司合作创造出来的利益更高的办法。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五名保持中立的董事没有多看协议的内容。

没必要看。

就算这合同里的条件再怎么严苛,再怎么压榨,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去签。

这便是天祥集团能带给他们的利益!

美妇深吸口气,合上蓝色文件夹,跟身边的四名董事简单交流了几句后:“我们五人已经做出了决定。”

“为了公司的利益,以及未来的发展着想,我们五人将会带着自身股权,站在唐董事长这边。”

唐丰国字脸上笑容一直不变。

因为从开始,这个结局就已经定下来了。

美妇的话,就像是法官下达了最后的判决书,让高天海整个人瞬间如同失去了灵魂一样,呆滞在了原地。

“既然如此,那这件事也该结束了。”

唐丰脸上笑容收敛,转而变得威严了起来:“目前为止,十六位董事的投票已经结束,孰赢孰败已经高低立判。”

“从即日起,高天海你已经从唐氏公司的董事会被踢出了,具体事宜,我会让法务部跟你谈的。”

高天海面庞扭曲,他很想发狂的在这里大闹一场,或者冲到唐风面前,拽着他的衣领,将这个高高在上处决,审判他的家伙,狠狠地蹂躏一顿。

但,先不论唐丰本人就是从军队退役下来的,他打不过。

看着唐丰旁边的面色严峻的程勇,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要发疯。

突然,高天海忽然觉得自己在此时,好像个落魄的败狗。

“家乐,我们走。”

说出这话的时候,高天海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岁,就连那原本笔直地腰都显得佝偻了些许。

见高家乐没有回声,高天海转头看向自己儿子。

就发现半坐在地上高家乐,已经闭上了眼睛。

“家乐!”

高天海身体颤动,连忙去试高家乐的鼻息。

还有口气。

但气若悬丝,随时都有可能没命。

他想叫救护车,下意识低头慌忙地想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但余光看到了旁边,已经被他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高天海急忙的面庞,突然呆滞了。

这时苏玄走到唐丰面前淡淡道:“给他儿子叫个救护车吧。”

“好。”

苏玄的命令唐丰自然不会拒绝,并且他跟高天海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还不至于到见死不救的地步。

他让秘书叫了救护车。

随着救护车的赶到,将高家乐和高天海两人带走后,唐氏公司的这出闹剧才算落幕。

“今天这件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唐丰目光扫视了一眼那些刚刚站在高天海的董事。

那些董事闻言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才发现。

“关于天祥集团合同协议的事,晚上我会亲自召开会议,各单位部长,高管也都务必到场。”

“……”

另一边。

柯诗茗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苍白的脸色也有些红润。

齐开洲捧着个水杯在她旁边,时不时贴心的问一句:“柯姐,你渴不渴?”

看着从面时间内走出来的柯诗茗,苏玄微笑道:“等会我就送你回家,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柯诗茗摇了摇头:“不行?”

苏玄挑眉:“还有什么事吗?”

“我还没请你吃饭呢。”

苏玄哑然失笑。

“下次吧,还不差这一次。”

“不行。”柯诗茗嘟起小嘴,很是强硬地道:“我说了今天要请你吃饭的!”

苏玄见状,知道柯诗茗倔脾气上来了,只好苦笑应允。

不一会儿,唐丰一道道命令吩咐下去,处理完唐氏公司的事情后,就朝着苏玄这边小跑过来。

只见他刚到,就向苏玄脸色难堪地道:“抱歉,大人,没想到在我眼皮子底下居然会出现这种事。”

“先前我还向单都统保证一定会给柯小姐一个安稳的工作环境的。”

说完,唐丰脸色满脸愧疚地向柯诗茗鞠了一躬:“由于我的疏忽,差点害了柯小姐,真是罪该万死。”

苏玄倒是没什么,柯诗茗却受宠若惊连忙摆手:“唐董事长没什么,没什么的,您又没什么错,不用跟我道歉啊。”

虽然有苏玄给她撑腰,但在柯诗茗心里她始终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面对唐丰这种大人物的道歉,柯诗茗自然很是惶恐,更何况这次事件跟唐丰没有任何关系。

有柯诗茗的这句话,唐丰心才放松了些,但他鞠着的腰,还始终没抬起来。

“起来吧,不要再有下次。”苏玄平静地道。

唐丰如蒙大赦,这才直起腰,一脸感激的敬礼保证:“卑职保证,一定不会再有下次了!”

无论这件事跟唐丰有没有关系。

当单武将柯诗茗交给他的时候,柯诗茗出了任何不测,那就是唐丰的失职。

这是只属于军队中一种叫军令的东西。

唐丰身后的秘书,看到这一幕,已经呆傻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