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苏玄的惊讶(第五章!!)

得知柯诗茗都受了伤还执意要请苏玄吃饭,就连唐丰都忍不住一乐。

“这样吧,大人要不就去我上次带你们去的那家小饭馆?”

“小饭馆?”柯诗茗眼前一亮。

唐风笑道:“就在前段时间,我还带大人到一家饭馆吃过,味道在天河石绝对是一品绝美。”

苏玄点了点头。

虽然他曾品尝过过更美味的食材,但那家小馆的味道别说是天河市一流了。

若是店内的老板有意向发展商业的话,只要经营炒作的好,一夜间就能火爆整个龙国。

“那好啊,正好我还没确定究竟要去哪家饭店呢。”柯诗茗很高兴。

“只是……”唐丰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刚把高天海那个傻货给踹走,公司事情比较多,我可能没法送大人和柯小姐去了。”

“另外!”

唐丰收起脸上表情,严肃地对着苏玄道:“大人对唐氏公司的恩情,唐丰没齿难忘!”

“若以后大人有用得着卑职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卑职在所不辞!”

天祥集团之所以能跟他们小小的唐氏公司合作,自然另有蹊跷。

自然是苏玄动用自己的关系。

要是没有苏玄帮助他在前段时间跟天祥集团达成合作的话。

唐丰虽然也能有底牌拉拢让剩下的五名董事站在他这边。

但绝对达不到今天这个效果。

更何况,能跟天香集团合作,对于唐氏公司来说,已经算是天大的恩情了!

苏玄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只留下一句:“无论如何,记住,你是北方部队的人。”

之后,苏玄和柯诗茗就离开了。

然而唐丰却一直站在原地,直到苏玄完全消失在他视线中后,他才转身。

那张平日里威严无比的国字脸上,划过两道泪痕。

他喃喃自语:“这辈子值了。”

虽然这次随性的没有唐丰,但当苏玄和柯诗茗一来到小馆中。

一如既往在打扫饭馆卫生的小严,似乎是听到开门的声音,下意识抬头开口道:“今天的客人名额已经满了,你们……”

他话还没说完,在看到苏玄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

小严深吸口气,将手上的抹布放在了桌子上,朝苏玄恭敬鞠了一躬:“还请到楼上。”

态度毕恭毕敬,望向苏玄的眼神中也充满了崇敬。

跟上次因为苏玄说了句他爹厨艺不行,他恨不得砍了苏玄的态度皆然相反!

苏玄点了点头,没有觉得任何不妥。

毕竟,他早已习惯别人对自己恭敬的态度了。

倒是柯诗茗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小馆,她是天河市本地人,居然不知道这里居然还有这么个小馆。

而且小馆内装修简朴,颇有种古代客栈的感觉,让人感到新奇无比。

小严将苏玄带到楼上的一间包厢里,将已经准备好的菜单递给苏玄,恭敬道:“您想点什么菜,告诉我就好。”

苏玄接过菜单,又递给了柯诗茗。

“今天是这位小姐请客。”

见小馆里面别有洞天,再加上就连唐丰这位唐氏公司董事长都说味道一流的小馆。

柯诗茗都已经做好准备咬牙付款的准备了,但看到菜单上的标价后,她愣了一下。

居然跟平常菜价是一样的!

她自然惊喜万分,十分豪气地连点了不少,看样子就很有胃口的精美菜肴。

小严接过已经选好的菜单,恭敬开口:“稍等。”

他便恭敬地退离包厢。

要是往常在小馆里吃饭的那些客人见到小严这么一副模样,定会惊得下巴都得掉地上。

这还是那个狂妄的小严吗?

这家伙那股子狂妄劲儿跑哪去了?

在小严离开后,苏玄便开口道:“那个齐开洲,还记得吗?”

柯诗茗脑海里浮现出齐开洲逗乐的样子,笑道:“记得啊。”

苏玄“嗯”了一声,道:“我刚刚忘记跟唐丰讲了,等你休息好上班,记得跟唐丰说,把他录取了。”

“好。”柯诗茗点头。

在面试间的时候,齐开洲就很明显的跟她套近乎,还时不时地跟她讲他对唐氏公司的见解。

对于这种别有用心的行为,柯诗茗一眼就看穿了,但从中就可以看出齐开洲的情商,以及他对唐氏公司的认知还是很深厚的。

跟高家乐那个纨绔截然不同。

两人作为老同学,之间的话题自然不会少。

再加上苏玄在这些关系较好的朋友面前,话会比平常多,也会时不时开些玩笑之类的。

就这样,在两人愉快的聊天环境下,包厢内的门被打开了。

只见老严也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严孟辉,端着热腾腾的精美菜肴笑着走了进来。

不光老严,小严手里的菜盘上也有不少的菜肴。

父子俩将菜全都摆到桌上后,竟发现满满一桌!

柯诗茗有些结巴地:“我,我好像没点那么多啊。”

“多出来的那些菜,是我专门做出来迎接前辈的。”严孟辉笑着回答道。

说完他拿起桌子上准备好的白酒,倒了一满杯,一饮而尽。

他朝着苏玄感激道:“多些前辈之前的指点,否则恐怕晚辈余生都无法参破这最后的瓶颈。”

苏玄有些惊讶,虽然严孟辉在厨艺一路上已经积累了很深的底子,被他点拨后,突破瓶颈是迟早的事。

但就连他都没想到,这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严孟辉就突破了。

确实如同严孟辉所说,其在厨艺上的能力真的突破了。

今天苏玄所品尝的每一道菜,都要比两月前那些菜的水平高上不止一个档次。

柯诗茗则每吃一道菜,都会忍不住说一句:“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菜!”

不是她没文化,找不到词形容。

而是这菜的美味,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当柯诗茗吃饱了,看着桌子上还剩下那么多饭菜,她俏脸满是懊恼:“现在我才觉得浪费粮食是多么的可耻!”

“不过,我更觉得身为天河市本地人,居然不知道本地还有这么美味的小馆,真是白活了!”

柯诗茗觉得这完全侮辱了自己作为“吃货”的名誉。

严孟辉微笑:“作为前辈的朋友,您可以随时来这里就餐,并且不会收您一分钱。”

柯诗茗摇头:“前一点可以,但不收钱肯定不行,要不然你们这就算再好吃,我也不好意思来。”

“好。”

对严孟辉来说,钱不钱的并不重要,而是要回报苏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