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犯病情(第七更,本日最后一章!)

两人吃完饭后,时间就已经不早了。

在这个季节的天河市,太阳下午四点左右就会落山,到了四点半,天空就会浮现朦胧夜幕了。

苏玄和柯诗茗两人走在大街上。

“苏玄,我现在回忆起高中时期那段时光,貌似有意思的记忆,全都有你跟青韫的存在呢。”柯诗茗漫步在路灯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苏玄面露回忆之色。

“比如,你跟青韫表白的那天晚上,说实话不光是青韫,我们全校都被那天的你给惊到了。”柯诗茗搓了搓手,呼出口热气。

苏玄笑了笑:“确实,那时候的高中学习紧,大家就算是谈恋爱也都怕被老师发现,只能搞地下恋情。”

“只有我傻子一样,当着全校的面向青韫表白,最后直接被教导主任给带办公室去了。”

柯诗茗闻言忍不住“噗嗤”一笑。

当时她也在场。

“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这大胆的举动,你就成了别人家的男朋友?”

“好多人都以你为标准,总是跟她的男朋友说,你看看你这么没出息,再看看苏玄人家都敢当着全校的面表白!”

“你肯定不是真心爱我!”

柯诗茗边说边学着那些女生们说话,很是有趣,引得苏玄都乐得不行。

他还真不知道,自己那晚表白后,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其实,我前段时间看到一句话,我觉得很对。”

“哪句话?”苏玄问道。

“高中时期的恋爱,是一段说喜欢有些不深情,说爱却又太过沉重的感情。”

“当然,像你跟青韫这种就是例外啦。”

“有多少高中时期就在一起,然后就算结婚也能做到相看两不厌的呢?”柯诗茗耸了耸肩。

“但高中不谈恋爱,是没有灵魂的。”苏玄半开玩笑地道。

柯诗茗深以为意的点了点头。

就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的时候。

突然,苏玄面色剧变,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脚步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

见苏玄停下来,已经走到前面的柯诗茗疑惑地转过头。

当看到苏玄的脸突然惨白起来的时候,柯诗茗吓了一跳。

她连忙快步到苏玄面前,惊呼出声:“苏玄,你怎么了?”

到了近距离才发现,苏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身体都在不停的抖动。

对于这突发一幕,柯诗茗顿时就慌了。

她用力搀扶苏玄防止他摔倒,神色慌张的重复问道:“苏玄,你到底怎么了?”

“刚刚不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药。”

瞬间的功夫,苏玄就连声音都虚弱地颤抖着。

“在哪里!?”柯诗茗急声问道。

现在苏玄十分吓人,不光身体在剧烈颤抖,那张煞白毫无血色的面孔,更是触目惊心。

在这室外令下的空气中,他额头都在不停分泌出豆大的冷汗!

如果是别人,柯诗茗可能会冷静下来,但苏玄这样,让柯诗茗直接就慌了。

不知是因为太过疼痛,虚弱的原因,苏玄没有回答他,但其紧紧拧着的眉头,代表着苏玄还未昏迷。

情急之下,她顾不上别的了,直接伸手在苏玄身上摩挲着,最终在苏玄的外衣的内兜里找到了一个小白盒。

她连忙拧开盒子,发现里面全是些味道苦涩至极,让人闻了就想吐的药片后。

她拿着小白盒,放在苏玄眼前,焦急问道:“你说的药是不是这个?”

苏玄像是用劲浑身力气似的,没有说话,而是动作幅度轻微地点了下头。

柯诗茗惊喜万分,就要给苏玄喂药。

但……

喂几颗啊!

她很想再问苏玄,但感受到苏玄已经逐渐薄弱的脉搏后,她贝齿紧咬红唇,从盒子里倒出四枚药片,然后喂给了苏玄。

好在苏玄强撑着意识没有昏阙,当感受到药物到嘴边后,他微微张嘴,将药片吞到了嘴里。

因没有多余的力气咽下,苦涩的白药片只能在他嘴里慢慢融化。

换做是旁人,恐怕早就忍不住苦味,当场狂吐出来了。

但相较于身上的疼痛而言,嘴里的这些苦涩并不算得上什么。

四片的药效虽然不会像之前吞服的六片一样,立刻止住苏玄的疼痛症状。

但还是十分有效地缓解了苏玄身上大部分的疼痛。

见苏玄服用药物后,短时间内就有了恢复的情况,柯诗茗重重松了口气。

她几乎以背着的方式,十分困难地将苏玄搬到路边木椅上。

这对柯诗茗这种从小没做过什么重活的女性还是很困难的。

然后又动作轻柔地将苏玄躺着放在木椅上,这样方便苏玄休息。

“苏玄,我要不要给你叫个救护车,我们去医院会不会更好些啊。”柯诗茗忍不住担忧道。

尽管苏玄吃了药,状况有些好转,但她还是不放心。

实在是苏玄刚刚的情况太吓人了,就跟随时会死亡一样,柯诗茗到现在脑海里都在不停浮现苏玄那张惨白的面孔。

“不,不用。”苏玄剧烈喘息,小声道。

见苏玄都能说话了,柯诗茗还是选择相信苏玄:“那好吧,那你就躺在这里休息?”

“会不会太冷了?”

说着,她就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了苏玄身上。

苏玄没有拒绝,他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了。

而且,他现在确实很冷,一种刺骨的冷,深入骨髓的那种。

这是他病情结束的后遗症。

现在天河市的室外温度是零下八度。

柯诗茗因为工作原因,需要穿着公司制服,唯一一件保暖的羽绒外套,也脱下来给苏玄盖上了。

寒风一吹,她都不自觉打冷颤。

期间苏玄闭上眼睛,像是昏迷了一样,但在柯诗茗的查探下,发现其呼吸均匀,多半是睡着了才放心。

其实在这段时间,柯诗茗完全可以到路边的服装店里买件衣服的。

但她担心苏玄,便一直陪在苏玄旁边。

中间还数次用手摸苏玄额头,来观察苏玄的体温……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过去,苏玄才缓缓睁开眼睛。

“你醒了!?”

旁边因为冷,一直在小跑运动的柯诗茗第一时间发现了苏玄,惊喜万分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