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被人追杀(今日第一更!)

看到柯诗茗上身只是单薄的公司制服,小脸也因为寒冷冻得通红,苏玄从木椅上有些勉强的坐了起来。

中间柯诗茗想要帮忙,苏玄摆手示意她别动。

因为太过疼痛的原因,在这期间苏玄几乎对身体都没有什么掌控力。

故而,在服用完药物疼痛减少的这段期间,苏玄最需要做的就是活动四肢,来慢慢恢复对身体的掌控权。

“把羽绒服穿上吧,我现在好多了。”

苏玄将身上的紫色羽绒服递给柯诗茗,语气虽然还是虚弱,但要比半小时前好上许多。

见苏玄面色真的恢复不少,柯诗茗才放心地接过羽绒服,穿到身上。

很快,两人就陷入了一种无人说话的尴尬地步。

沉寂了一会儿后,柯诗茗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刚刚是什么情况?生病了吗?”

苏玄正在尝试站起身子,脸上挤出一副笑意,回答道:“老毛病了。”

看到被她放在木椅上的小药盒,想到这个是苏玄随身携带的。

柯诗茗紧咬红唇:“经常会发作?”

苏玄看到小药盒,将其拿在手中,掂量了其重量后,喃喃自语:“比刚拿来的时候轻多了。”

见苏玄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柯诗茗心中叹息,没有多问。

苏玄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一样,很神秘,在某个时刻也会让她感到十分的陌生。

接下来柯诗茗没有问话,而苏玄也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步步进行对身体的掌控和恢复。

四颗药片跟六颗差距还是很大的,如果服用六颗的话,恐怕他现在基本能和常人无异了。

但也没法再补,同一时间频繁服药,只会让药效减半,并且可能因为副作用,恶化苏玄的状况,得不偿失。

直到又过去半个小时。

只见路灯下,苏玄就像是在做康复运动的患者,不停在伸胳膊,踢踢腿。

现在的他,就像是个普通人。

柯诗茗在穿上羽绒服就好多了,看着苏玄正在慢慢运动的模样,不知为何,她突然鼻子一酸。

突然出现在天河市的苏玄就像是一个谜。

恐怕整个天河市都没人知道,苏玄在离开的这八年里,经历了怎样的生活。

他来到天河市,就以雷霆之势压得天河市顶尖豪族,所有的势力喘不过来气。

恐怖的杀伐手段,让人闻风丧胆。

在外人看上去高高在上宛如神明,风光至极。

但……柯诗茗内心一颤。

如果刚刚自己没在苏玄的身旁,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她亲眼所见,仅是一瞬间的功夫,苏玄就因为恐怖的疼痛而丧失一切行动能力。

甚至连说话都是极为勉强的,在这种程度下,他能凭借自己拿到衣服内兜里的药服用吗?

如果没人帮他服药的话,他又会怎样?

一个人蜷缩在寒冷的夜里,等待死亡?

这些都是柯诗茗的猜想。

就算苏玄能自己服用药物,想到他一个人在经历痛苦后,在路灯下孤独的运动身体。

这种场景,让人光是想想,都忍不住对苏玄产生种“怜悯”情绪。

当苏玄停止运动后,他缓缓开口道:“差不多了。”

经过半个小时的睡眠,以及半个小时的恢复,苏玄现在身体基本上已经恢复得跟正常人没区别了。

“那,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吧。”柯诗茗不放心地道。

万一苏玄在回家的路上又突发病症了怎么办?

苏玄刚想开口。

突然,他眉头微皱。

“怎么了?”柯诗茗见状,心一下就悬起来了。

“只是身体还有些不舒服,没什么大碍。”苏玄道。

柯诗茗心才放下来。

“放心,这个症状发作后,短时间内都不会再犯了,现在也很晚了,你先回家吧。”

见苏玄拒绝自己的要求,柯诗茗犹豫道:“可是……”

“放心吧,我现在还不想死呢,肯定不会逞能。”苏玄笑道。

柯诗茗闻言,观察了一下苏玄,发现他真没什么异常后,才勉强答应:“那好吧,如果你中间再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记得跟我打电话。”

苏玄微笑。

正好路边驶来一辆出租车,苏玄伸手拦住。

“我先走了,你早点回家吧。”

“好。”

当苏玄坐着的那辆出租车渐行渐远后,柯诗茗重重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眼今晚的天空。

是阴天,乌云密布,连月亮都看不到。

出租车内。

“大兄弟,咱去哪啊?”司机师傅乐呵呵地问道。

“先围着天河市转一圈吧,尽量走市里,人群密集的地方。”苏玄语气平静地道。

“啊?”

司机师傅有点懵,直到苏玄递给他两张红钞。

他一脚踩上油门,豪气万分:“那大兄弟你可做坐好了。”

苏玄没有回话,而是目光凝重地望向窗外。

就在刚刚街上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武者的气息。

那个武者气息阴冷,带着丝丝杀意,已经锁定了他,正在飞速赶来。

“来杀我的?”苏玄心中沉吟。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天河市内居然会有武者的出现,并且还是眼下这个时候出现……

现在的苏玄身体状况虽然跟普通人差不多了,但要知道普通人哪怕是在一境武者面前,都跟婴儿似的。

更何况凭借气息,苏玄可以大致推测出那名武者的境界应该是四境,并且在四境武者里应该也是佼佼者般的人物了。

想到这,苏玄有些头疼。

单武此刻应该刚赶到紫禁城,而天一则被他勒令去保护宋灵和苏奈一了。

这也就导致,现在苏玄身边根本没人保护的尴尬局面。

然,谁又能想到,小小的天河市会出现一名武者?

而且看样子,那名武者显然是冲他而来的!

恰巧他现在身体虚弱的跟个普通人一样。

若换做平常,虽然因血战受重创实力大打折扣了,但想杀区区四境,还是不在话下的。

所以为了避免殃及柯诗茗,苏玄才会拒绝她,并且打了辆出租车离开。

至于为什么上来就让出租车司机绕着天河市跑,原因也很简单,能拖多会是一会儿。

他需要利用拖出来的这些时间,让身体尽可能的恢复一些实力……

苏玄看着干净窗户中反射的自己,面色苍白。

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如今都沦落到被一个四境蝼蚁追杀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