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坐下,喝杯茶。(第三更,求恶魔果实!!)

按照计划的规定,叶龙小队一共分为三组。

一组是叶龙所在的小组,二组是副队长陈忠和冯杰还有三人,三组则是剩下六人组成的。

三个小组之间联系都是用通讯设备的。

烟花只是备用通讯方式。

只有一种情况会用烟花,那就是他们通讯设备损坏,无法跟其它小组取得沟通,在迫不得已下才会使用。

共有三种颜色。

蓝色烟花代表着他们需要救援!

这也就代表着,现在二组应该发现了异族,并且在某种原因下,已经跟异族展开了战斗。

若换做正常情况,这绝对是件好事,但眼下……

在没弄清楚那名“神秘”武者,究竟是何方神圣之前,若其真是异族人隐藏在这里的话。

那对于叶龙小队而言,将会是一场灭顶之灾!

不过,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双方已经开战,叶龙就没理由在下达撤退命令。

凡遇异族者,死战!

三组的组长祁斌当看到天空上的蓝色烟花后,也第一时间带着五名组员,迅速朝着烟花方向疾行,展开支援。

一处草木密集的树林中。

看着身后不停追来的西美帝国的人,冯杰面露狰狞之色:“陈副队,这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的陷阱,我们掩护你,你快走!”

说完,他就要带着剩下两名队员回头抵挡那群西美帝国的人。

他们就在十几分钟前,侦查到了西美帝国的踪迹,就在他们要进一步侦查,并且向叶龙汇报的时候。

突然,周围就有十几名西美帝国,金发碧眼的家伙将他们团团围住!

尽管他们已经杀出重围,但也付出了一名队员的生命。

这让二组的人无不震怒无比。

“不行,冯杰没我的命令,你不能擅自行动!”

“现在虽然不知道叶队他们的具体位置,但我已经放了求救烟花,他们肯定正在往这边赶。”

“我们尽量再多撑一会儿,等到叶队和三组的人到,再联手和这群西美帝国的杂种死战!”

“我知道小罗死了,你很愤怒,我同样也很悲痛,但我们头脑一定要保持理智,不能再做无味的牺牲了。”

陈忠神色焦急,心中担心冯杰真会因为队员的死,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顾命令去跟异族拼命。

一时怒火上头,不听命令,这是初入侦察队新人身上常见的毛病,更是要命的毛病!

万幸的是,冯杰只是发泄似的咆哮一声:“杂种”,便继续跟着陈忠逃跑了。

陈忠见状松了口气。

但眼下的场景,让这位加入侦察队数年之久的老人都心中一沉。

正如叶龙猜测般,天河山有西美帝国的异族人隐藏着。

但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其中隐藏人的数量居然如此恐怖,竟有足足百人之多!

在这百人里也有不少武者级别的存在。

这种规模的异族隐藏点,已经完全超出他和叶龙所料了。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带着冯杰他们逃,最大可能性的减少伤亡,等待叶龙他们的支援。

正在朝着战场赶来的叶龙,当感知到前方除了二组的人外,还有不少武者气息后,他当即下命令。

“小璇,立刻联络廉都统,说我们发现西美帝国异族的巨型隐藏点,极有可能是他们在天河市周围设立的大本营,让他们迅速派遣支援队过来。”

赵璇璇闻言内心一颤,立刻拿出通讯设备向廉宗那边汇报这边的情况。

远在部队办公室内的廉宗,当听到赵璇璇的汇报后,以及那名“神秘武者”的存在。

他“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通讯设备命令道:“我将亲自派人前去支援你们,在我没赶到之前,你们谁都不准死!”

放下通讯设备,廉宗便又迅速拿起座机电话,按下几个键,刚接通便喊道:“立马给我集结两百精锐小队!”

“小崔,到!”

“轮到你上场的时候到了,现在立刻马上,去支援叶龙他们,给我好好发挥你四境武者的实力!”

“我在集结完精锐小队后,就会立刻赶去在。”

“是!”小崔神色凝重地敬礼。

二话不说,他直接一脚踹破玻璃,从窗户中跳了下去。

廉宗:“……”

看着地上稀碎的玻璃片,廉宗很想骂娘!

真想让那家伙摔成残废,这样他就不敢肆无忌惮的出现“跳楼”行为了。

但,三楼的高度对四境武者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因为赵璇璇传来的一道情报,夜里安静的部队,突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热闹了起来。

两百人精锐小队集结的很快,廉宗不废话,直接走到站在他们面前,大声喊道:“凡遇异族者。”

两百人齐声咆哮:“血战!”

“出发!”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

天河山深处的一座隐秘无比的地方。

这里有数百个军绿色帐篷,以及诸多金发碧眼的人国外异族人在匆匆忙碌着。

“图斯夫阁下,此次龙国那群蠢货之所以能上当,全是阁下的功劳啊。”

“要不是你猜测出龙国侦察队的人今晚会搜查这里,让我们提前设好陷阱的话,恐怕我们不光要暴露行踪,还有可能在不知觉的情况下,被龙国的那群人包围,剿灭。”

一处宽大的帐篷里,有两个白种男子,坐在沙发上神色享受的品着红酒。

名叫图斯夫的白种男子不屑地道:“完全是龙国的那群蠢货太蠢,居然真敢来天河山搜查,这不就是找死吗?”

“只是可惜的是,这次钓到的鱼儿太少了,不过瘾。”

图斯夫遗憾地抿了口红酒。

另外一名叫汉斯的白种男子同样觉得很可惜:“确实,因为这几个小鱼儿,就暴露了我们隐藏数年的据点,真是遗憾啊。”

说完,汉斯放下酒杯,站起来道:“图斯夫阁下,事情已经闹大,恐怕龙国的部队正在赶来的路上,我们也该着离开了。”

图斯夫赞同地点头:“汉斯你说的没错,趁着现在我们应该见好就收,要不然等龙国部队过来,可就麻烦了。”

两人起身就要离开,去下达撤退命令。

但!

只见帐篷的帘子被一只手掀开。

一名神色平静的年轻男子缓缓走了起来。

他身上,脸上血迹斑斑,目光望着刚站起来的图斯夫和汉斯,淡淡道:“龙国有句古话。”

“远道而来既是客,别急,坐下来喝杯茶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