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怎么是你?

苏玄白色的衣服,鞋子都溅满了鲜血,冰冷且毫无感情色彩的目光,就像是一个刚从血海炼狱中走出的修罗。

见苏玄出现,图斯夫跟汉斯两人面色大惊。

汉斯瞪大了瞳孔,眼中满是惊恐之色:“你是谁!?”

图斯夫也面色剧变,原本松懈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望着眼前的苏玄,他碧蓝色的双眸带着浓浓警惕之色!

他从眼前这个“神秘男人”身上竟然感受不到任何气息,仿佛就像是一团空气……

同时,图斯夫早就注意到苏玄身上的鲜血了。

他敢跟上帝打赌,这些血绝对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而是帐篷外,那些西美帝国士兵的血!

此刻,这处据点安静无比,图斯夫也感受不到其他士兵的气息。

这样就证明,神秘男人在他跟汉斯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就已经悄无声息间抹杀了所有士兵。

“龙国人。”苏玄微笑回答。

图斯夫和汉斯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中看到浓浓的杀意。

龙国在遇到西美帝国的异族会奋不顾身的死战。

西美帝国的人在看到龙国人时,也同样会红眼睛。

两个国家的争斗已经绵延近百年之久了,这段时间里所结下的血海深仇数不胜数,用死敌来形容彼此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没有对错,只有仇恨!

见两人一副随时要动手的样子,苏玄像是没看见一样,竟自顾自地坐在了帐篷中的椅子上。

“我有两个问题,如实回答,你们可以毫无知觉的死。”

苏玄拿起桌子上的红酒,倒进高脚杯中,抿了一口后,淡漠地目光放在两人身上。

“如果不听话,你们短时间内不会死,因为我会把你们交给宰执门,让那些家伙审讯你们。”

“再没得到我想要的情报之前,你们只会陷入生不如死折磨中度过余生。”

汉斯和图斯夫闻言,两人面面相觑,紧接着便是捧腹大笑。

“哦,我的上帝,图斯夫阁下这绝对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

“没错,汉斯,看来我们碰到这个龙国人,又是个蠢货。”图斯夫嗤笑。

如果说,因为一开始苏玄所表现出来的种种诡异,让他心生警惕的话。

那现在,苏玄的这一句话,就让他心中不屑无比。

杀他跟汉斯?

图斯夫自认,龙国确实有许多强者,翻手间就能抹杀他跟汉斯,毕竟他的实力放在龙国武者中,也只不过是五境巅峰罢了。

而汉斯的实力也只是五境。

但两人合力就算面对六境都是能全身而退的。

能灭杀他俩是有很多,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看上去连三十岁都不到的年轻家伙。

可能真有天骄,三十岁前达到六境。

毕竟,龙国能跟他们伟大的西美帝国相抗衡,他们虽然仇恨,但也会承认龙国的强大之处。

但!

这里是天河市,他们两人已经盘踞在这里数年之久了,对于天河市的情况,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汉斯和图斯夫两人轻蔑地举动,让苏玄皱眉:“看你们这意思是,不想配合?”

汉斯直接抽出腰间的长刀,二话不说,浑身肌肉全力爆发,朝着苏玄面露狰狞地一刀砍去!

“西美帝国万岁!”

汉斯动手的瞬间,图斯夫也从另一个位置向苏玄迅速冲去。

两名实力五境的西美帝国的人,左右包夹,几乎将苏玄所有的退路都给封死了。

夜,很静,天空上的乌云也在微风的推动下,慢慢散去,露出那弯弯月牙。

皎洁地月光照射下,西美帝国这处已经建立隐藏了数年之久的大据点,躺着十多具尸体。

这些最强都有三境实力的西美帝国士兵,在见到苏玄的瞬间,就被抹杀干净了。

帐篷内。

剧烈的疼痛让图斯夫,整个人像是油锅上的炸虾一样,蜷缩在地上。

他那张粗犷,金色毛发密集的脸上摆满了痛苦二字。

不过,当图斯夫勉强用余光看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汉斯后。他眼中布满了惊恐!

刚刚发生了什么?

就在他跟汉斯两人爆发全力,打算将这个狂妄自大的蠢货,锤成肉酱的时候。

在刹那间,他看到苏玄身体动了。

但,他只是看到动的那一瞬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最先靠近苏玄的汉斯便“莫宁奇妙”地直接像炮弹般飞了出去!

紧接着,他只觉得眼前一黑,腹部就像是被巨锤狠狠砸了一下似的,那种足矣摧毁他五脏六腑的恐怖力量,让他瞬间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汉斯,汉斯。”

图斯夫虚弱地向汉斯呼喊,他现在需要确定汉斯有没有死亡。

“他没死。”苏玄淡淡道。

图斯夫瞳孔一缩,抬头满目惊恐地看着眼前这名“神秘年轻男子。”

忽然想到苏玄刚刚说的那句话。

如果他们不老实回答他的问题,他并不会杀他们,而是会把他跟汉斯交给宰执门。

宰执门是怎样的机构,图斯夫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像他们这种埋藏在龙国各处的暗探,不光要提防当地驻扎部队派出的侦查小队,更是要提防宰执门!

甚至对于他们来说,宁愿战死也不愿被宰执门当成俘虏带走。

宰执门,有两个部门组成。

一是行动部门,二便是审查部门。

他们这种暗探只要被带到宰执门,就会被送往审查部门,进行生不如死的严刑拷打,来逼出宰执门想要的情报。

对潜伏在龙国的暗探而言,宰执门就是地狱一样的组织。

图斯夫很想愤然抵抗,哪怕是战死。

但他现在别说是战斗了,如肚子里万蚁噬心的疼痛感,让他动弹一下都像是被刀子划了一下似的。

在刚刚刹那间,他跟汉斯两人就已经丧失了一切战斗能力,只能如同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很快,帐篷的帘子,又被掀开。

一名身材火辣,穿着红色劲装,背负长剑的貌美女子出现在图斯夫,和苏玄的视线中。

见到女子,苏玄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怎么是你?”